阅读历史
换源:

【】(1.2)涤罪之夜

作品:青之轨迹|作者:yunalesca|分类:肉文小说|更新:2020-09-02 06:04:28|下载:青之轨迹TXT下载
  涤罪之夜2018年9月2日-2涤罪之夜郁金香会所,在米兰城的地位十分特殊。

  它是米兰城的同类场所中,唯一一家欢迎平民入内的。一楼经营廉价的快餐,全天候营业;二楼是较为平价的酒吧,各型各色的人聚集之处;三楼是富丽堂皇的俱乐部,只有会员才可进入;四楼及以上是私人空间,以及可供租赁的魔法修炼房。

  为了防止不同楼层的客人的摩擦与冲突,四个楼层分别只能从东、西、南、北四门进入,其中东门通一楼,南门通二楼,西门同三楼,北门通四楼以上。楼层间的通道只对工作人员及部分贵宾会员启用。

  郁金香内部员工的住处在地下,负一楼和负二楼。

  将炼金术与魔导术运用于各行业,是光明帝国发展迅速的重要原因。如果没有炼金材料与大型魔法阵的加入,郁金香的内部建设可能无法实现。

  将妮娅送到房间,方青本想去找雷丁,商量之后的计划,但是看到妮娅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对。

  “妮娅,你身上受伤了吗?”方青关切道。

  “嗯。”妮娅委屈的低下了头。

  经过片刻的犹豫,方青开口说:“妮娅,把外衣脱掉,哥哥帮你治疗一下吧。”

  妮娅爬到床上站起身,将洋裙从身上褪下。稍稍停滞了一下,她将身上最后的屏障胸衣也脱了下来,随后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摆出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妮娅的全身除了一双白色过膝长袜,已经不着寸缕。

  方青知道,少女是如此毫无保留的信任自己。

  妮娅胸口的小乳鸽被已经毙命的沃夫一番近乎凌虐的拿捏,上面布满了青一道红一道的伤痕,右侧的甚至被捏得肿了起来,看着就让人心疼无比。

  视线转下,少女的臀部似乎也有些青紫。

  吟唱着并不太熟悉的咒语,空气中的水元素之力逐渐向方青的双手处汇集。

  百年前的那次事变,让以圣光为信仰的教廷近乎全军覆没,治愈能力最强的信仰之光也渐渐消失殆尽。所以绝大部分治疗类魔法都失传了。

  方青此时吟唱的是水系初级治疗魔法“凝泉术”,这个魔法的咒语在初级魔法中属于最晦涩难懂的类型,再加上如果需要精修这类魔法,几乎就要放弃水系魔法中最强的冰类攻击魔法,所以这个魔法几乎没有人会选择研习和使用。

  初级魔法的效力和作用范围都很有限,“凝泉术”的治疗效果需要魔法师的双手或是法杖直接接触到病灶,才可发挥。

  妮娅感到胸前忽然多了一双大手,身体不由得颤抖了一下,随即想到这双手的主人,她很快平静下来。随后,从大手上传来一阵清凉感缓解胸前难忍的胀痛。

  瞬间的舒适让妮娅忍不住呻吟出声。

  方青稳定心神,继续吟唱咒语延续魔法的效力。他的主修为风系魔法,可以轻易使用风系中级魔法,但是面对这个冷门的水系魔法,使用起来难度并不低。

  经过了五分钟的治疗,妮娅胸前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在治疗魔法的滋润下,原本有些苍白的皮肤上多了一点莹润的光泽。

  妮娅睁开了眼睛,正好对上了方青依然澄澈的目光。

  她的脸上重新出现了纯真的笑容,撒娇道:“哥哥,背后也要。”

  说着,她翻过了身,趴在了床上,露出了纤瘦的背和娇臀。

  当方青治好妮娅背上的擦伤和臀部的淤伤,妮娅已经进入了梦乡。方青小心翼翼的帮她翻过身。少女呼吸平稳,嘴角微微上翘,应该是在做着好梦。

  帮妮娅盖好被子,方青小心翼翼的带上门,转身进入了隔壁的房间。

  ——————————————————————————————方青进入房间,两人已经等候他多时了。

  雷丁的脸色有些难看,虽然他早料到自己离开后,这边的情况会恶化,但没想到对方吃相竟然如此难看。

  一位美少妇站在雷丁身前。完全熟透的身材娇艳欲滴,金色的襦裙与粉金色的秀发交相辉映,双手背在身后,一种端庄,高贵的气质由内而外散发出来。

  她是百合,郁金香会所二楼酒吧与三楼会员俱乐部的领班。

  “小青,你回来了。”看到方青进入,百合主动迎了上来,双手张开,脸上带着春风般的和煦笑容。

  “百合姐,我回来了。”方青说着,上前一步,与百合拥抱在了一起。从进入郁金香的第一天,他和百合之间就有一种奇异的亲近感,像是相识已久的亲人一般。

  “咳咳。”雷丁在一边打断了二人,说,“先说正事,待会再叙旧不迟。”

  “你是说,这次的事情,是一个陷阱?”百合收起了笑容,严肃道。

  “是,虽然去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但对方的手段还是让我们防不胜防。”

  雷丁说,“好在他们没有算到小方的实力,我们才能平安归来。”

  “那,人质呢?”百合皱着眉,问道。

  “人救回来了。”雷丁叹了口气,继续道,“虽然根基的损伤还有修补的可能,但是心志已经完全被毁。北帅对这个小公子已经完全没有指望了。”

  “那北帅……”

  “放心吧,兽人威胁一日不除,帝国一日不能少了北帅。”雷丁道。

  北帅,光明帝国北元帅奥斯丁·安切洛蒂。驻守帝国背部要塞不堕之城已经2年。在他的带领下,边塞守军士气高昂,防守稳固,这才带来帝国这2年的飞速平稳发展。

  而安切洛蒂元帅也是郁金香幕后的老板之一。也是最大的股东。

  “怪不得他们如此嚣张。这次的事情如果没处理得当,对北帅的影响还是会比较大,那这边的事情难免首尾难顾,甚至有易主的可能。”百合说。

  “是的。这段时间委屈大家了。”雷丁叹息道。

  百合的脸上一片黯然。虽然她们在郁金香会为一些权贵提供陪床的服务,但是从来都是你情我愿,一些激烈的手段也会在控制的范围内。但是雷丁离开的这段时间,郁金香内部动荡,百合也难与众多欲望上脑的权贵或白丁们周旋,许多姐妹都惨遭淫手,甚至她自己也……“好在妮娅没有遭她们的毒手,不然我们真的愧对她父母。”百合说。

  雷丁的脸色有些难看。这件事情他听说了。对方竟然丧心病狂到相对妮娅动手。最后在百合的周旋下才作罢。不过相应的,他们趁机在百合的身上痛快的发泄了一番。

  百合之前是这边的头牌,许多青年都在百合温柔的陪伴下度过成人礼,其中的一些最后在魔法殿堂中有了一番成就。她本身是光元素亲和体质,并成为了见习魔法师。后家中落难,走投无路的她走上了这条不归路。除去百合温柔如冬阳的性格,丰满的身体和娴熟的技术,更因为光元素的特性,百合的陪床对一些魔法师的冥想有辅助作用,所以一时名躁米兰。

  早在五年前,百合就不再担任陪床的工作,而走向台前,成为二三楼女服务人员的领班。

  而雷丁对百合一直有情。多年前,他在百合的温柔中成为了男人,虽然百合身堕风尘,但他从未介意。或者说他多年的梦想就是将百合娶回家。

  为了掩护妮娅,百合无奈成为了对方欲望发泄的工具。他们将平时高贵端庄的百合再次拖进了欲望的深渊,他们将她身上的华服扒下,将她紫色的发带解开。

  在她金色的长发、温柔的俏脸、丰满的酥胸、修长的美腿和她如花的下身中发泄他们罪恶的欲望。

  想到这里,雷丁一拳砸在了铁木的桌面上,硬生生砸出了一个拳印。

  “百合姐,你有没有受伤?”方青说。

  “姐姐没事的。”感受到方青浓烈的关切,百合微笑道,“姐姐不是迂腐之人,知道怎么保护自己的身体。”

  方青满足了她对弟弟的所有幻想。他身材匀称,面貌清秀,心地善良,实力强大,行事磊落,最可贵的是,他似乎丝毫不会被肉欲影响,对她们这种从业人员也是尊重和关爱有加。在酒吧,他多次帮助姐妹们解围。

  百合和其他姐妹都有过用身体辅助方青冥想的想法,但都被他婉拒。也只有他,在拒绝她们的时候,不会让她们产生被嫌弃的感觉。

  “明早行动吧,事不宜迟。”雷丁下定了决心。

  “你们刚回来,要不先修整两天?”百合担心到。

  “没事,相信我们。”雷丁说,“更何况,他们对方青的实力一无所知。”

  “嗯,既然如此,我有个主意。”百合说,“小青,帮姐姐个忙。”

  郁金香四楼的某个房间内。这里刚刚结束了一场欲望的沙龙。

  而沙龙的主人,艾伦,正坐在沙发上,抽着雪茄,饶有兴致的看着仍然吊在房间中央的,沙龙的主菜,莉莉丝。

  今天的莉莉丝,依然鲜嫩可口。

  她全身赤裸,双手被绑在身后,大小适中的乳房在重力的作用下,显得美味无比。而右边的乳头上,穿着一个金色的环,环上雕刻着一朵小巧而华丽的郁金香——这是郁金香所有参与陪床的服务人员的标志。

  轻轻拉动机关,被吊在空中的莉莉丝被绳索控制,水平转动了半圈。

  少女双脚被捆成“蛙腿”状,大小腿被绑在一起,导致下身门户大开。经过这些天的“洗礼”,少女的下身显得有些凄惨。原本紧闭的花瓣已经高高肿起,难以合上。后庭在多日的折磨后不但红肿不堪,甚至还有一点脱出。

  她的嘴里,头发上,身上都布满了白浊的痕迹,下身还在不断向下滴落着肮脏的液体。

  很难想象,短在两周之前,莉莉丝还是郁金香内少数不陪床的服务人员。她拥有不错的天赋,尤其在水系魔法方面,听说她已经掌握了水系初级魔法中的几乎所有魔法。以她22岁的年龄,已经有资格进入帝国的魔法工坊工作了。

  如果她出生在和自己差不多的家庭,恐怕都不会正眼瞧自己吧。艾伦想。

  早在十多年前,艾伦便被建议修炼魔法——因为他实在不是修炼武技的材料。

  但是十多年过去了,他吟唱的咒语依然无法得到魔法元素的响应。

  他的老师最开始建议他与女性魔法师进行交合。好在他老爹是郁金香会所的管理者之一。最开始确实效果不错,他几乎可以引起与水元素的共鸣,完成人生中的第一次施法。但多次之后,这个方法也渐渐失去了效果。

  他的老师无奈,偷偷告诉他另一个方法。找一位保留了处子之身的水元素亲和的女魔法师——魔法水平还不能太低。在破处的瞬间,双方都处于情绪剧烈波动的时候,说不定能让艾伦一举功成。

  然而实施起来却难上加难,主要是“祭品”太难找。

  所以当莉莉丝到郁金香应聘调酒师的时候,艾伦差点大笑出声。

  然而莉莉丝却完全无视了艾伦的“示爱”,而且她也只做调酒师的工作。与水元素的微妙共鸣,让她调制的酒很受酒吧的欢迎,加上她俏丽的外表和拒人千里之外的清冷气质,很快便成为了郁金香酒吧的招牌。

  而雷丁与他父亲一样,是郁金香的日常管理人员。在雷丁和百合的周旋下,他一直无法对莉莉丝下手。

  直到一个半月前,雷丁被外派,据说很有可能回不来。一个月过去,杳无音讯。他父亲已经接管了雷丁留下的所有工作。他迫不及待的对莉莉丝下手了。

  那时的郁金香会所,人人自危。艾伦几乎将半数服务人员睡了个遍。不过他没想到的是,莉莉丝居然主动找到他,向他提出了不准碰百合与妮娅的要求,并索要了一大笔钱。就这样将自己宝贵的第一次献了出来。

  那天,莉莉丝在他的要求下,穿着她平时调酒时穿的白色长裙,走进了这个房间。不过特别的是,她被要求里面不准穿着任何衣物。

  在玩遍她全身的肌肤后,他要求莉莉丝仰躺在床上,手臂勾住大腿,将下身暴露在他面前,还要用双手扒开从未经人事的花瓣,供他“验货”。

  看到莉莉丝羞愤的表情,颤抖的身躯以及那层代表纯洁的薄膜,艾伦再也忍不住,提枪而上。在莉莉丝的惨声中完全占有了她。

  瞬间他的情绪达到顶峰。下身少女的颤抖似乎让他感受到了水元素的波动。

  不过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在不到五分钟的征伐后,他再也把持不住,将欲望喷射在了莉莉丝曾经纯洁的体内。

  将阳物从莉莉丝体内依依不舍的拔出,看着莉莉丝下身流出夹着血丝的白浊液体,染红了她的长裙,强烈的满足感让艾伦差点呻吟出声。他试着吟唱咒语,终于,他完成了人生中第一个魔法,最低级的“水弹术”。

  虽然魔法不久后就消散了,但是毕竟还是完成了。他忍不住发出了狂喜的大笑。

  忽然,他感到一阵杀机。莉莉丝已经从床上坐起,冰冷的俏脸上,丝毫没有掩饰杀气。而她的手中,已经凝聚了一枚带着蓝色光芒的冰锥。

  正当艾伦吓得魂飞魄散时,莉莉丝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处境。冰锥消散了,而她脸上的杀意也化为了深深地羞辱与无奈。

  艾伦大喜,趁势在莉莉丝身上又来了几发。随后他感觉自己对水元素的感应更强了。

  而莉莉丝,也在这段时间之内任他玩了个遍。先是被采了后庭花,后又被迫含玉弄箫。后来艾伦越来越过分,他叫了平时同玩的米兰学院的同学一起奸淫莉莉丝。

  而莉莉丝下水的事情也传开了,她在床上的媚态也被艾伦当做谈资自已宣传。

  当她带着一身伤痛坚持在酒吧调酒时,客人们看着她的眼神也变了。许多客人甚至在她调酒的过程中想要轻薄于她。

  想到这里,艾伦感到血液似乎在向下身涌去。他想要再来一发了。

  在晚上的沙龙里,他们同学四人围绕莉莉丝被绑起来的娇躯,每人至少发泄了四五次。最后莉莉丝实在不堪他们的凌辱,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此时的莉莉丝,眉头紧皱,似乎在梦里也在经受着他们的凌辱。在长时间的捆绑后,红绳已经深入她浑身的美肉,让她的美乳和翘臀更加突出。而下身凄美的景象让小艾伦再次昂首挺胸。他再也忍不住,向前冲刺,再次进入了莉莉丝的身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