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大雄的性事 下卷 840 教雪峰的年青往事(三)

作品:淫男乱女(大雄性事)|作者:笨蛋英子|分类:肉文小说|更新:2020-09-02 00:12:16|下载:淫男乱女(大雄性事)TXT下载
  2018-11-07840.教雪峰的年青往事(三)当教雪峰在他老婆的屄里射精后,张梦美要求休息一下,去卫生间清洗一下身上的汗渍。

  小雄和教雪峰坐到沙发上,接着听他讲述他的故事……不知不觉间已经在部队生活了一年半了,这一年半的时间总体概括只有两个字“难熬”。

  但是之所以不知不觉是因为在这一年半里,妈妈差不多一个月能来看我一次。

  爸爸呢由于政绩较好,升官了,又去了离家更远的地方,妈妈每次来基本都是偷着来的,其实就算是大摇大摆的来爸爸也不会知道。

  从第一次在宾馆那晚以后,我和妈妈就再也没偷偷摸摸的做过爱,我甚至有些怀念那种感觉,说白了,人,就是贱的。

  已经是六月中旬了,估计妈妈又快来看我了,心里的一切的不快于烦恼都随着这个想法而烟消云散。

  晚上夜班,本来很清静的值班室突然变的有些嘈杂,原来是班长的未婚妻来看他,还带了一个女人。

  当我第一眼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心里突然有了种莫名的冲动,我说不清是心理上的还是生理上的,也许两者都有。

  一眨眼到了饭点儿,她们两个都没走,出去买些蔬菜,还有一些羊肉,最重要的是还有两箱啤酒。

  大家围了一桌,有说有笑的开始准备吃上一顿涮锅。

  可我的心却没在吃上,而是一直在偷偷的瞄着坐在我1点钟方向的那个女人。

  她不是很漂亮,个子应该跟妈妈差不多吧,很瘦,留着跟妈妈一样的发型,由于我跟人家不熟,也不敢仔细的瞅她。

  只是时不时的偷看两眼,但是内心却有了个很淫荡的想法,我想肏她,或者说的委婉点的话,那就是想让她做我女朋友。

  “雪峰,把酒起开啊。”

  班长一巴掌给我打醒了。

  “我……我先去躺厕所。”

  我起身快步的走了出去。

  “你看他,懒驴上磨屎尿多。”

  我听到背后传了班长的笑骂声,其实我并不是想上厕所,走到门口我狠狠的扇了自己一个大嘴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会有这个想法。

  我爱的人是妈妈啊,我不应该有这种想法,绝对不应该有,你不能做对不起妈妈的事,我默默的对自己说。

  调整了心态,我转身快步向屋内走去。

  “快快快,就等你了。”

  班长的对象笑眯眯的冲我摆手。

  “不好意思啊。”

  我挠了挠头这顿饭吃了很久,慢慢的酒喝多了话也就多了,可能是由于酒精的作用吧,我竟然主动和她唠起嗑来。

  她也很善于攀谈,在她口中我得知她叫林梦雨。

  今年33岁,可是看她的样子,我一直认为她撑死也就是二十几岁。

  “不是吧,你三十三?”

  我眼睛瞪的都快掉出来了.“不象吧?”

  班长的对象在旁边插嘴道。

  “太年轻了。”

  这不是我在故意夸她,她确实太年轻了。

  林梦雨是一个很豪爽的女人,不象一般的女孩,扭扭捏捏的,她很大方,“教……教雪峰是吧,来,姐姐跟你喝一杯。”

  “谢谢啊,姐。”

  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那顿饭一直吃到深夜11点多,把她们送上,心里竟然有了种恋恋不舍的感觉,但是我知道我太自作多情了,可能就算我真的有勇气敢去做对不起妈妈的事,但是人家根本也没把我当回事,也许在她眼里我只是个小屁孩儿。

  直到看着车子渐渐消失在夜幕中,班长拍了我一把,我才缓过神。

  鬼使神差地我在第二天晚上给她打了个电话,“姐姐,干嘛呢?”

  那天吃饭,她给我们班里几个人留了电话号码。

  “你是?”

  “教雪峰啊,你昨天喝多了吧。”

  “你呀,小弟弟。”

  那是我们第一次聊天,好像一直聊了一个多小时,聊了很多,从部队的各种趣事聊到一些文学书籍,最后聊到了感情。

  我发现我已经爱上这个女人了,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爱,也许我只是想肏她。

  因为我根本不知道爱是什么。

  我不知道是属于早熟还是晚熟,但是在当兵之前除了妈妈,我没跟任何女人主动接触过。

  “姐姐,做我老婆好吗?”

  在一个雨夜,我终于鼓起勇气向她表白,因为我已经看出来了,我妈妈来了。

  连长也很爽快,准了我一天假。

  林梦雨为我做了一大桌子的菜,虽然看上去不是那么好看,但是吃起来味道还不错,我们一人开了一瓶啤酒,一边吃着饭,一边聊着天,但是我的心思却没在这个上面。

  “你上我旁边坐着来不行么?”

  一张圆形的桌子,我俩面对面的坐着,我坐在床上,她在凳子上坐着。

  “多挤啊。”

  “不来拉到。”

  我端起酒杯,示意她喝一口。

  “来来来。”

  她端着酒杯走了过来,我往一边挪了挪屁股给她腾出了个地方离我的计划又近了一步,我心里暗笑。

  由于酒精的作用,我准备开始发起攻势。

  放下筷子,我用右手搂住了她的腰,她并没有反抗,而且一点要反抗的意思都没有,就任由我那么搂着她。

  “做了这么多菜,累了吧?”

  我问她。

  “没有啊,只要你喜欢吃就行了。”

  “那我该怎么报答你啊?”

  我贱笑着。

  “你在部队里也吃不到什么好吃的,以后你要想吃什么你就告诉我,然后上我这里来吃。”

  不知道是我想多了,还是怎样,她的身上有了些妈妈的影子,甚至跟妈妈喜欢做的动作都一样,她笑着,捏着我的鼻子轻轻的左右摇晃。

  “那亲一个吧。”

  “不要。”

  我右手没离开她的腰,伸出左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没怎么用力就把她按倒在了床上。

  由于她是平躺在床上的,于是我左手轻轻用力把她往我这边搂,其实根本不是因为我用力而是她很配合,她很配合的转过身来。

  我们两个二话没说,舌与舌就已经纠缠到了一起。

  由于我不是太懂女人,主要一开始也没敢,我们两个就那样一直在用舌头打架,吻了不知多久。

  其实我的鸡巴在刚亲到她的时候就已经硬了,我把手轻轻的伸进了她的衣服。

  “哦,手感还不错。”

  她的皮肤比较光滑,而且由于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小肚子稍稍有点发福,让人摸上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而妈妈呢,平时特别注意保养,尤其是对于身体的胖瘦之类的,在以前的时候妈妈的肚子赘肉很多,但是在我当兵之后,她不知道用了什么鬼方法,减肥减到了八十多斤,肚子是平的。

  我的手慢慢的向上游走,舌头还在她的嘴里疯狂的肆虐,渐渐的我的手已经触到了她的胸罩,用左手向她的后背摸索,想找到她胸罩的扣子。

  “嗯……”

  她把我的舌头在嘴里吐出来,“是不是太快点了?我……”

  她还没说完,但是已经来不急了,她的胸罩已经被我解开了,“快吗?”

  当我的手刚刚碰触到她那没有丝毫保护的乳房的时候,我不知道我是该高兴还是失望,太他妈小啦,平的。

  “算了,不管了,肏了再说吧。”

  我心想。

  老天爷太不公了,这是不把妈妈算在内我肏的第一个女人,可是她的胸简直就是飞机场,如果拿妈妈的胸跟她的做个比较的话,说的过分点都能5比1了。

  “嗯……”

  我轻轻的揉捏着她那根本就用手抓不起来的奶子,玩妈妈的奶子的时候我可以用手抓着,然后使劲的捏,可是她呢?我只能用手掌平放在她的胸上然后不停的揉,不过偶尔也能抓一下啦。

  她可能被我弄出感觉了吧,轻哼了一声她的乳头比较大,我不停的用一根手指上下左右不规则的的快速的拨弄着她的乳头“哦……”

  她总是呻吟一下就没声了,这不得不让我怀疑是我弄的她不爽还是因为她不好意思.玩够了她的奶子,我的手慢慢的向下移动,准备进攻她的私处。

  本来我心里还在想如果她阻拦我该怎么做呢,可是没想到,我很顺利的就摸到了一团毛绒绒的东西,但是在往下摸就不那么顺利了,由于她穿的是紧身的牛仔裤,她的裆部被裤子紧紧的勒着,我的手只能伸到她的阴蒂上面的部位。

  “老婆。”

  我亲了她脸蛋一口。

  “嗯?”

  “裤子脱了吧。”

  我轻声说。

  “讨厌。”

  她笑骂了一句,然后用手轻轻的解开了裤子上的纽扣。

  原来肏个女人就这么容易啊,我心里暗想,于是我在床上爬起来,帮着她把裤子方便我插入。

  我也算是个老油子了,没费吹灰之力整根鸡巴都没入进了她的阴道,其实我也没想这么野蛮,只不过她的水太多了,一插就到底儿了。

  “啊……”

  她很显然是没做好足够的准备,被我这么一插,发出了一声惨叫。

  “怎么了老婆?”

  我停在那没动,不是因为害怕她怎么了,而是她的屄,虽然不是很紧,但是也绝对不松,我的整根鸡巴都被她的屄紧紧的包裹着,一股热热的感觉先是袭向龟头,然后传向我的整根鸡巴。

  那种暖暖的热热的感觉从四面八方袭来。

  幸好这种感觉我已经适应了,不然肯定刚刚插进去就射了。

  “没……没什么。”

  她微闭着双眼,表情看上去很痛苦。

  “哦。”

  我才不管你怎样呢,于是我轻轻开始抽动,“这就是你的屄吗?老子今天终于肏着了,还算不错。”

  我心里暗想。

  “嗯……啊……”

  可能刚刚开始那一下的痛楚感已经消失了,她开始轻声的呻吟。

  “啪唧……啪唧……扑滋……扑滋……”

  我的鸡巴在她的小屄里肏进肏出,每进出一次都会传出那种我非常爱听的声音,我用手扶着她的屁股,示意让她把屁股抬高些,然后我趴在了她的身上,双手粗鲁的揉捏着她的屁股,当我刚想借着在她小屄里流出的淫水把手指插进她屁眼的刹那,却被她阻拦了。

  “不要。”

  “怎么了?”

  我对于她现在的所作所为真的是有些来气。

  “疼。”

  “肏你妈的,装鸡毛处女啊,我刚才要舔你屄的时候又不是没看到,黑乎乎的大阴唇,不知道让多少人肏过了。”

  我心里暗骂。

  “就进去一根。”

  我的手指轻轻的的在她的屁眼周围游走,不时的划着圈。

  “不要啦……嗯……”

  她一边呻吟,一边摇头,貌似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不让我扣进去。

  “算了,好饭不怕晚,哥以后肯定会把鸡巴都插进去的。”

  于是我放弃了扣她屁眼的念头,开始全心全意的进攻着她的小屄。

  “嗯……啊……哦哦……”

  她叫床的声音单调的让我想睡觉。

  “老婆……舒服吗?”

  我决定开始慢慢的引导她,让她变的跟妈妈一样淫荡。

  “嗯……啊……嗯……”

  我不知道她是在呻吟还是在回答我,于是我又加快了速度。

  “舒服……舒服吗老婆……啊……”

  我喘着粗气再次的问道。

  “嗯……啊……啊……”

  “老公肏的爽不爽,嗯……哦……上天了吧……”

  “哦……嗯……嗯……”

  无论我说什么,她的反映只有一个,嗯嗯啊啊的呻吟声,弄的我差一点还没射就软了。

  “肏死你……肏死你的小烂屄……老婆的屄真舒服,肏翻你……”

  虽然跟她做爱和我预想的差了太多,但是由于我连续不断的快速抽动,我感觉我已经马上要射了,于是我把一直忍着没敢说的话说了出来。

  “嗯?”

  她微闭的眼睛这时睁开了,那种单调的呻吟声也随之消失,她瞪着老大的眼睛看着我,好像看怪物一样“去你妈的吧,管你呢。”

  无论怎样我都抑制不住精子即将喷涌而出的感觉,使上了吃奶的力气,快速的抽动着,速度快到甚至可以让妈妈连续达到两次高潮,可就是在这样的速度下,她还是一声没坑的瞅着我。

  “哦……”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w4w4w我射了,精子一滴不落的射进了她的小屄,我喘着粗气瘫软在了她的身上。

  可我射精后的第一感觉不是爽,而是突然想到了妈妈,有了种莫名的负罪感,感觉我做了对不起妈妈的事。

  算了,做都做了,也没后悔药买。

  于是我趴在她身上,想去亲亲她,没想到她却扭过头去。

  饭菜不可口?”

  “没有。”

  我使劲的盯着她的胸脯看,这才叫胸呢,我心想。

  “死孩子,别没正经,走,先去看看你们领导。”

  说着她打开后备箱,在里面拿出了两袋子东西,由于是黑色的袋子我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有什么,但是肯定是送礼的啦。

  “妈,别。”

  我连忙拦住她。

  “怎么了?”

  她不有点不解。

  “我……”

  我要是告诉她我因为去肏别的女的而跟连长请假说我妈来了,我不知道她会怎么想。

  其实我也可以随便编个理由,但是当时反映就是没那么快。

  “你是不是惹事啦?”

  妈妈显得有些着急。

  “没有。”

  算了,于是我一咬牙一跺脚就把那件事不算完整的告诉了妈妈。

  “哦。”

  妈妈只是简单的表示她听明白了,然后拎着东西就往我们的楼里走,我知道她肯定是生气了。

  还好,无论怎样她毕竟是我妈妈,她是很会说谎的。

  当连长刚一看到她的时候觉得有些惊讶,心里肯定在想,不是才来一个星期吗,怎么又来了,可当妈妈把那些东西塞给他的时候,他却变的满脸笑颜。

  两袋子东西换了我一天的假,于是坐着那辆奥迪一熘烟的消失在了一大帮人羡慕的视线里。

  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坐那么好的车,当时跟个小孩是的,哪都看,哇哇的乱叫,却一点都没注意妈妈的表情。

  她开着车,始终一句话都没有说。

  “妈,你怎么了。”

  随着好奇心与兴奋感的逐渐消失,我开始注意到妈妈不对头。

  “没什么,坐好了,再磕着你。”

  妈妈连看都没看我一眼。

  “对不起,妈妈。”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嘎吱。”

  她来了个急刹车,我的脑袋差点磕到玻璃上。

  “你大了儿子。”

  妈妈的眼圈微红,“妈妈不该管你什么的,真的,所以你没必要说对不起。”

  “妈。”

  “儿子,你二十了,你有你自己的想法。我知道,就算妈妈再怎么打扮,再怎么想让自己年轻,可妈妈始终还是老了,我每天费劲心思,都想让自己变的年轻,变的漂亮,不图别的,我只是想尽量做到让你喜欢……”

  “妈……”

  “你让妈说完。”

  妈妈点燃了一支烟,随后把烟盒仍给了我,“妈妈不反对你交女朋友,因为我是你妈妈,你是我儿子,就算你说永远不交女朋友,你觉得现实吗?妈妈和你都生活在虚幻里,幻想着我们永远在一起,可是毕竟我们是母子,无论怎样我们都是不能……不可朝向我们所想的那个地步发展的,这是……这是乱伦……”

  “不!妈,我爱你……上次对你说完我就再也没说过,但是我真的爱你……我不管什么乱伦,我不管……”

  我大概能听出妈妈是什么意思了,我急的哭了出来。

  “傻儿子”

  妈妈搂着我,摸着我的头,“你永远都是妈妈的好儿子,妈妈会老的,你不可能一辈子不娶老婆。”

  “妈,我错了,真的错了。”

  我哭的唏哩哗啦的,鼻涕淌了她一身。

  “傻孩子,找到女朋友是好事,你没有错,错的是妈妈。”

  我的头发很短,而且是趴在她怀里,我很清楚的感觉到有很多湿湿的东西掉落在了我的脑袋上,一滴,两滴,三滴……无数……“妈妈,原谅我一次吧,就这一次,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儿子你知道吗,妈妈并没有怪你的意思,如果你认为妈妈是在怪你,是在生你的气,那你就错怪妈妈了。我们所做的事是天理不容的,是会遭到无数人唾骂的,妈妈希望你有个好的归宿,无论你选择什么样的女人,妈妈都支持你。”

  “我不,我就要你,永久要你,别人谁我都不要。”

  我几乎是咆哮着说出来的。

  “傻儿子,你……”

  还没等她说完,她的嘴就已经被我的舌头堵上了,“嗯……儿……”

  我可不懂得什么叫循序渐进,特别是现在这种情况,我的舌头在她的口中肆虐还不到5秒,我的手就已经伸进了她的衣服里隔着胸罩我疯狂的揉捏着她的奶子,她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一下搞愣了,我没管她,把手在她胸罩的缝隙下伸了进去,使劲的来回推动。

  不知道弄了多久,我觉得舌头和嘴都已经酸了,妈妈还沉浸在我为她口交的快感中,伴随着我已经炉火纯青的嘴上功夫,她的高潮降临了,“啊……快……啊……快……不行了……啊……啊啊……啊……”

  我的舌头不停的在她的小屄里进进出出,她的手疯狂的揉搓着自己的大阴蒂,“嗯……”

  她的双腿使劲的夹着我的头,屁股不停的往上一顶一顶的,浑身轻微的颤抖着。

  “妈妈……”

  我快速的脱去裤子,示意她为我口交。

  “死孩子……嗯……”

  她的快感还没消散,夹住我的双腿轻轻的松开后情不自禁的哼了一声。

  “嗯……妈妈……”

  当她的香舌刚刚碰触到我鸡巴的一刹那,我不禁喊出声来,其实我有一大半是装的。

  妈妈的舌尖不停的在我的龟头上画着圈,时而含着我的龟头,轻轻的吸吮,时而把我的鸡巴整根吞下,不停的用嘴和手套弄着。

  我把双手伸向她的乳房,手指轻轻的捏着她的乳头,“妈妈。”

  “嗯?”

  她用手套弄着我的鸡巴,抬头看了我一眼。

  “我想进去。”

  “妈妈帮你吸出来吧。”

  “我们去后面,我想进去。”

  “把裤子穿好。”

  我知道她这话的意思,于是我在副驾驶的座位直接翻到了车后座。

  妈妈整理了一下裙子,把那已经被我撕的残破不堪的丝袜全部脱了下来,打车门,走下车,她刚把后车门打开,我就粗鲁的一把给她拽了进来。

  “你轻点。”

  妈妈可能是被我弄疼了。

  “大鸡巴想死你了。”

  “嗯。”

  很显然她还是有些不高兴。

  于是我把裤子脱了个精光,让她平躺在座位上。

  她不高兴归不高兴,但是还是很配合我,把她那条仅剩的牛仔裙褪到了脚踝。

  本来我是还想再做点什么,不过一想算了,还是直入主题吧。

  由于空间实在是太小,我只能一条腿跪在车座上,另一只腿半蹲半跪的在车座下面,“妈妈我进来了哦。”

  我扶着鸡巴对准了她的小屄说。

  “嗯……”

  妈妈的一支脚搭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另一条在后座上的腿蜷成了v字型,然后用手扒着她的小屄,准备让我插入。

  “骚妈妈,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了?”

  “死孩子,快肏吧!”

  妈妈微闭着眼睛,由于下面分泌的淫水不少,扒着屄的手有些滑,于是她又重新的用手扒开她的阴唇。

  “真是的。”

  说完,我的鸡巴已经肏进了她的小屄。

  “啊……”

  “嘿嘿。”

  我淫笑着。

  “死孩子。”

  这个姿势真的是太别扭了,导致我的鸡巴不能全部都插进去,撑死了也就进去了一半吧。

  “不管了。”

  我心想,于是我开始慢慢的抽动起来。

  “嗯……啊……”

  她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骚屄妈妈……肏死你……”

  “哦……喔……嗯……啊……啊……”

  “嗯……哦……妈妈……肏死你……肏死你的小骚屄……”

  “嗯……啊……啊……嗯……肏吧……嗯……”

  我把她放蜷在后座的那条腿抗在了肩上,右手环着她那条放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大腿,这样的话我就能插入的深一些,感觉也比刚才舒服多了。

  “嗯……啊……哦哦……啊……儿子……啊……”

  “舒服吗。”

  “嗯……舒……舒服……嗯……嗯……啊……啊……舒服。”

  “那还要不要让我肏了。”

  “让……啊……啊……快一点……嗯……让……”

  “这才是我的好妈妈……”

  我把吃奶的力气都使上了,我的鸡巴在她的屄腔里快速的来回抽动着。

  “嗯……啊肏……肏死妈了……啊……嗯……”

  “肏死你……啊……妈妈……屄里真舒服……啊……”

  “肏吧……啊……嗯……妈妈这屄啊……嗯……儿子肏……肏的太好了……嗯……啊……哦……啊啊啊……”

  以前的那种感觉又回来了,这全都是我鸡巴的功劳啊,我心里暗笑。

  “嗯……啊……快快快……啊……快……”

  “嗯……肏死你……来了没……”

  我问道。

  我听明了她的意思,狠狠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傻孩子,妈妈只是觉得这样太自私了。”

  “不……我不管,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永远都属于妈妈一个人。我这辈子就这样了。”

  “傻子。”

  妈妈笑了笑,“刚多大就说一辈子,你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那我也不管。”

  说着,我在她身上爬起来,准备再肏她一次。

  “傻子。”

  妈妈赶忙阻止我,“你不累啊。”

  “不累,肏妈妈几次都不累。”

  我贱笑着。

  “好了,好了,快起来,妈妈来看你不就是让你肏的吗,把衣服穿好,我们去宾馆。”

  “在车上做多有情调啊。”

  “再把你那小腰给你累折了还情调呢。”

  妈妈说着就要起来。

  “就在这嘛,好妈妈了。”

  “听话,要不妈妈生气了。”

  “好了好了,听你的还不行吗。”

  很短暂的一天,甚至让我觉得只是过了一个小时。

  我年纪大吗?不大啊,才20而已,在宾馆跟妈妈缠绵了一天,但是我们只做了三次,我是实在没有力气了。

  可能是做的次数太多了吧,没有当初刚刚接触到性的那种激情了。

  那天我们聊了很多,聊的最多的就是关于我们之间的感情。

  因为我们两个都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了。

  不知道应该把这份感情如何去定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明明知道这份感情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还偏偏要去尝试,甚至连妈妈这个年纪的人都感到迷茫。

  也许是我太幼稚吧,我总是认为这件事无所谓,只要我和妈妈真心相爱就好了,只要我们彼此都想和对方在一起,那其他的还在乎什么呢?可是当我说出来后,妈妈笑着说我是傻子。

  如果我是傻子她又是什么呢?我们做的事情是一样的,可能有一个词形容的最贴切吧,欲罢不能。

  xxxxxxxxx说到这里,教雪峰再次叹了口气,小雄理解地说:“母子的爱往往就是这样的,明知是不可能或者不为世俗所允许的,但是就放不下!”

  不知道什么时候张梦美已经回来了,她一丝不挂的从老公身后抱住老公的脖子说:“你对婆婆的爱,她在天之灵一定能感应到的!”

  小雄问:“你婆婆她……”

  教雪峰暗然失色地说:“去世了!不在了!哦,妈妈!”

  张梦美低头在老公教雪峰的头发上亲吻着说:“老公,别伤心了,婆婆知道你爱他,胜似爱任何一个女人,她会为你自豪的!”

  教雪峰抬起了头,勉强地笑了笑说:“是的,妈妈不在了,但是我现在有了你,一个非常出色的老婆。”

  张梦美从老公身后翻过来,坐在老公身上,双脚伸到小雄的腿上说:“那当然,谁的老婆会这么理解自己的老公呢?”

  教雪峰低头亲吻了一下老婆的红唇,伸手要去拿香烟,被张梦美一把打掉说:“你还抽?”

  教雪峰低低笑了笑,抽回手放在老婆的乳房上,“好,好,今天不抽了,都听你的!”

  这时,门铃响起来,张梦美从老公身上跳下来对小雄说:“不用慌,这个时间来的不是教瑗就是李涛!”

  她走到门边,从猫眼看出去,“是教瑗!”

  拉开了门。

  “妈!……”

  教瑗叫了一声就止住了,不单单是因为看到一丝不挂的妈妈,还因为看到在客厅里光着下身小雄和同样光着下身的爸爸,“你们……”

  “李涛呢?”

  “他今晚有饭局!少爷来了?”

  教瑗冲客厅点点头算是打招呼,心里一阵欣喜,这趟家没白回来。

  见是教瑗,自己也肏过她,小雄也就坦然了,他也冲教瑗点点头。

  教瑗将手里的包递给妈妈,脱去鞋子也没换上脱鞋,就拱进卫生间中去了。

  教雪峰说:“不用理她,这丫头不好好在婆家,老往回跑,不像话!”

  张梦美将女儿的包挂到衣架上说:“还不是冲你的大鸡巴跑回来的嘛?”

  “这叫什么话?嫁人了就是人家的人,老公不在家,不是还有公公吗?”

  “且!就她公公?李志浩?连我都满足不了,怎么能满足咱的女儿!”

  教雪峰啐了一口说:“女儿跟你一样,骚屄一个!”

  “废话,不骚屄,会给她爸爸肏吗?”

  教雪峰又叹息一声,冲小雄说:“没什么。”

  妈妈刚想启动车子又停住了,“不跟朋友们告别了吗?”

  “算了,离别太伤感。”

  我示意她开车,因为我也算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了,痛哭流涕的告别还不如默默的离开。

  妈妈没说话,启动了车子,当车子启动后我回头看了眼这个生活了一年半的地方,心里有些酸酸的感觉。

  “妈,你刚才想说什么?”

  我不爱喜欢伤感的东西,所以极力的想把自己往别的事情上引导。

  “没什么。”

  “你肯定有事,怎么了妈妈?”

  我太了解她了。

  妈妈转过头看了我一眼,“我跟……我跟你爸离婚了。”

  “什么?”

  我有点不敢相信她所说的。

  “前天刚离。”

  妈妈苦笑了一下。

  “为了我?”

  现在想想当时说出这话挺好笑的。

  “傻孩子。”

  妈妈深吸了口烟,随后把烟头仍出窗外。

  “离了好,哈哈哈。”

  我大笑了起来,真的是高兴,从心底里高兴,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身上背了一万年的一块千斤巨石,在她说出那句话的一瞬间,一下子消失了,那种感觉好像应该叫如释重负吧。

  “嗯?”

  妈妈没想到我会有这样的反映。

  “你就一点不难受吗?”

  她问我。

  “说实话呢,我真的一点都不难受;说假话呢,只有一点点的难受,毕竟是他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来。”

  这是我内心的真实想法,我确实一点难受的感觉都没有,相反,我是太高兴了。

  “妈,你跟他为什么要离婚?”

  其实我心里也知道,不可能是完全为了我。

  “没什么,其实我跟你爸爸也没什么感情可言了……”

  “他不是我爸了已经。”

  我打断了她的话。

  “他跟我说,要让你留在部队,想办法让你当军官,当职业军人,我不同意,因为我知道你也不可能愿意,但是他……”

  说到这,妈妈竟然哭了。

  “妈……”

  “我说我不同意,我说你大了,一定要征求你的意见,可他……他说这件事他做主,你必须留在部队……”

  妈妈用纸巾擦了擦眼泪,“后来妈妈也急了,我跟他说,我可不想让我的儿子再吃苦了,他没能耐,一辈子就当个破警察,我可不想让我的孩子跟他一样,可当我说到这……呜呜呜呜……”

  她再也说不下去了,她把车停靠在路边,不停的用手擦着眼泪。

  “怎么了,妈,你到是说啊……”

  “没……没什么……”

  妈妈擦了擦眼泪刚想继续开车。

  “肏他妈的,他是不是打你了?”

  “没……没有……”

  “我整死他……”

  我也急了,在我的印象里,我爸除了打过我,从来就没动过我妈……“好了儿子。别闹了。妈妈不是没事吗,再说了都已经离婚了,你爸很有自知之明,知道你不可能跟着他,你也已经大了,有自主选择权。所以现在我们都自由了。”

  “真的啊?”

  虽然我不知道他们的这个婚到底是怎么离的,我也没在跟前,但是我还是懂一些法律的,象我这么大的孩子,法院是无权把我强行的判给谁的。

  “嗯。”

  “妈妈我爱死你啦。”

  我抱着她一顿狂亲。

  “傻小子,别闹。”

  妈妈破涕为笑。

  “他还真的很有自知之明。”

  我摇头晃脑,呲牙咧嘴的说道,我不是有病,我只是因为高兴的。

  “喜欢这里吗?”

  妈妈岔开了话题。

  “哪里?”

  我有点没明白。

  “这个城市。”

  “还行啊,比家里强。”

  我说的是事实,这个城市比我的老家强了很多。

  “我们留在这里好吗儿子?”

  妈妈第二次把车停下,转过头看着我。

  “好啊好啊。”

  其实我无数次的想过类似的情节,甚至连做梦都梦到过,在一个新的城市,只有我和妈妈,没人认识我们,我们可以如恋人一般手挽着手走在大街上,当我当着众多的行人的面亲她一口的时候她会轻轻的拍着我说讨厌。

  我们应该有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甚至还应该去生一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孩那段日子真是美妙啊!在我们的家在这张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床上,我们可以干任何事情,不用顾及任何的一切,不用去想我那该死的生身父亲,不用去在乎世人所谓的道德伦理。

  在这个只属于我们的家,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床上,我们只需要发挥人类最本能的东西,让对方享受到人生最美妙的一刻,让彼此达到最巅峰的高潮。

  我们乱伦,我们快乐,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无知。

  人的一生很短暂,利用短暂的一生做想做的事,做能做到的事不是很快乐吗?好好的活着,快乐的活着这才是最重要的。

  既然没有办法停止这段感情那就让它继续,一直到永远,这是我和妈妈共同的决定。

  虽然……很幼稚……也很不现实……但是对于我们,其实也许很早它就已经成为了现实……就在我们搬进新家的一个月以后,一个电话打破了我和妈妈平静的生活,那是妈妈最要好的一个闺蜜,我管她叫楚姨,她说她老公去世了。

  妈妈因为开饭店,没有多少时间去接触其他的人,这个楚姨是妈妈最要好的一个好朋友,甚至比亲姐妹还要亲。

  而这个楚姨也非常疼我,我跟她的感情也很好,她老公是尿毒症去世的。

  六个小时后,我和妈妈乘飞机回到了老家,到了楚姨的家。

  屋子里人很多,楚姨坐在卧室的床上抹着眼泪。

  “姐。”

  当我妈妈走进屋的那一刹那,楚姨哭着,扑到了妈妈身上。

  “小雨,强子人已经走了,你再这样也无济于事,坚强点。”

  妈妈把楚姨搂在怀里安慰说,楚姨叫楚明雨。

  “你说一个好……好好的人……怎么……怎么说没就没了……”

  楚姨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我不禁也有些心酸,但是另一件事把我已经马上要掉下的眼泪给抹消了。

  那就是我的楚姨,由于刚才人多嘈杂,还有楚姨哭哭啼啼的样子,我也没来得及仔细观察她,但是现在,我就坐在她对面的凳子上。

  楚姨是个标准的美人胚子,以前听妈妈说,如果她不是因为个子的原因,完全可以做个模特。

  她的头发很短,眼睛很漂亮,但是由于极度的悲哀,已经哭的又红又肿了,但是就算是这样也无法掩盖她眼睛的美丽,高挺的鼻梁下一张樱桃小口,让人有种恨不得把舌头伸进去探个究竟的冲动。

  以前因为有楚姨夫在世,我从没有用一个男人的目光去审视楚姨,所以也不曾发现她的美。

  现在楚姨夫不在了,我又经过妈妈的熏陶,没有爸爸的束缚,我这个好色的心开始萌动了,看楚姨的目光也再不是以前那个外甥对楚姨的目光了。

  “雪峰。”

  还没等我再仔细往下看,就被妈妈打断了,“你快去看看有什么能帮的上忙的没。”

  妈妈显得有些生气的样子,可能是她发现了我瞅楚姨的时候那种淫荡的眼神了吧。

  “嗯,好的。”

  我起身,在屋里走了出去,心里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负罪感,在今天这种情况下,我想的竟然是一种不切合实际,而且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教雪峰啊,教雪峰,你真是个淫棍,彻头彻尾的大流氓。

  当我和妈妈在老家逗留了一个星期后,回到了那个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家。

  “累死了,洗个澡赶快上床觉觉。”

  妈妈一边脱着衣服,一边说道。

  “嗯。”

  于是我把身上为数不多的两件衣服瞬间脱了个精光,赤裸着身体在妈妈面前扭动着屁股,我的鸡巴还没勃起,随着我摆动的节奏左右的晃荡。

  “你个死孩子。”

  妈妈笑了一下,她身上现在仅剩一件胸罩还有那根本起不到任何遮挡作用的丁字裤。

  “啦啦啦。”

  我还在扭动着身体,我的鸡巴象是有灵性一般,在看到她那美丽的酮体,还有那诱发人强大欲望的丁字裤的时候,渐渐的勃起了。

  “不就是比妈妈多一个东西吗。”

  说着她转过身,学着我的样子轻轻的扭动着她的屁股,她的屁股随着她扭动的节奏不规律的左右摆动着。

  “嘿嘿,我要跟妈妈一起洗。”

  我跑上去,一把抱住她,用手轻轻的捏着她的屁股。

  “好好好,小流氓。”

  其实这些天我和妈妈都憋坏了,连续一个星期,我们都没有做过爱了。

  在浴室里我不停的对我赶忙解释。

  “没有就好,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打什么歪心眼,小心连妈妈都不理你。”

  “知道啦,知道啦。”

  我连忙打着哈哈。

  其实在她说我楚姨要来的那一刹那,我就已经想好了,一定要把楚姨弄到手,我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以前的我幼稚,不懂事。

  而现在我大了,也成熟了,我不想每天肏的人都是同一个,没错,她是我的妈妈,肏起来相当的过瘾,那种感觉是肏任何人都找不到的。

  但是人就是这样的,喜新厌旧,不知道满足,还有无底的欲望。

  但是我也是有我自己的原则的,可能是跟妈妈在一起的久了吧,从那一刻起我开始计划起怎么搞定我的楚姨,虽然那个想法是那么的不切合实际,就象计划盗窃瑞士银行一样。

  但是有些事你必须要去做,要去尝试,如果一旦成功你会觉得很有成就感,而如果你觉得根本不现实就不去做,当它一旦变为现实,恐怕你连肠子都悔青了。

  xxxxxxxxx张梦美笑着说:“他说的楚姨就是我妈!这家伙先是肏了我妈,我妈为了和他长久,才把我嫁给了他!”

  “虽然是这样,但是我们结婚以后,我绝对你真的是我的良配!真的是我命中的妻子!”

  教雪峰说。

  “算你有良心!”

  张梦美看着小雄亲吻她洁白的脚趾,心里痒痒地说。

  这时教瑗从卫生间出来,刚刚冲过澡的她一丝不挂,脸上一点羞耻都没有,“哦,爸爸原来跟我姥姥有一腿,你们可从没有告诉过我呀!”

  她一屁股坐到小雄的身边。

  张梦美说:“什么事都得让你知道吗?”

  小雄问教雪峰:“刚才你说,你和你妈妈去楚姨家,怎么没提到你老婆呢?”

  张梦美笑着说:“那时候我才十五岁,长的青苹果似的,他哪里会看上我啊!”

  教雪峰好不掩饰地说:“是的!我老婆说的不错!当时我的心思都在妈妈身上,当然也有楚姨,根本没有把她放在心上。那时候,她还满脸青春痘呢!”

  张梦美白了老公一眼说:“如果你不是先肏了我妈,我们俩还真的不一定会走到一起。”

  教雪峰澹澹地笑了笑,又吸了一口香烟,张梦美本想说他,但是看那根香烟已经抽了半截,只是在老公脸上轻轻拍了一下,没有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