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大雄的性事 下卷 838 教雪峰的年青往事(一)

作品:淫男乱女(大雄性事)|作者:笨蛋英子|分类:肉文小说|更新:2020-09-02 00:12:16|下载:淫男乱女(大雄性事)TXT下载
  2018-11-05838.教雪峰的年青往事(一)小雄从王维波家出来后和妮儿(回东屏)去丽池酒店吃了晚饭,然后把妮儿带回了青年506.“怎么今天想起请我吃饭了?”

  小雄搂着妮儿坐在沙发上问。

  “想你了呗!”

  妮儿有点急不可待地把她性感温湿的双唇印在了小雄的嘴上,舌头伸到了他的嘴里。

  小雄慢慢的吮吸着她的舌尖,她散发着香味的舌头不安分的在小雄唇的包围圈里搅动挣扎着,小雄放开了她的舌头,反复着亲吻着她的嘴角,用牙齿和舌头不停的进攻她的的嘴唇。

  随着她重重的喘息声,她左手拉开了小雄的裤链,右手直导黄龙,拉下他的内裤,一把抓住了他的鸡巴根部和两个睾丸,不停的来回拉引着。

  此刻,她嘴里的喘息更重了,舌头疯狂的在小雄嘴里扭动,配合着摸他鸡巴的手的动作俩人互相有节奏的舔着对方温湿滑嫩的舌尖。

  小雄知道自己和这个妮儿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有做爱了,她一定是饥渴得很,所以在舌头还在作着它分内的事,手已经慢慢的向下滑去,一只手抚摩着妮儿丰满的腰部和臀部,另一只手往她的衣服里塞,一接触到她柔软的大乳房,小雄就知道她没有带胸罩,两个乳头上贴着乳晕贴片。

  小雄把她小小的吊带背心拉了上去,正好卡在了她两个乳房的上面,右手在这两个乳房上肆意的抚摸。

  这时候她减弱了手和嘴的进攻,只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享受着久违了的被男人爱抚乳房的感觉,揉,撮,捏,磨,颤,几招过后妮儿的一对丰乳硬了不少,她把舌头从小雄的嘴里撤出来,把头和肩膀向后仰,示意小雄用嘴舔她的乳头。

  小雄搂住妮儿的蛮腰,右手毫不客气的“唰唰”

  两声把她乳头上的乳晕贴片掀了下来,她“啊”

  的一声,手在小雄的大龟头上狠狠的揉了一下。

  小雄的舌尖最快的速度是一秒中可以舔弄物体三次,在这样的速度下,加上双手的配合妮儿只有大口喘气的份了。

  看看时机已经差不多了,小雄双手托住了妮儿两个乳房,先用力掐住乳房底部,左三圈右三圈来回的晃动,妮儿白嫩的乳房因为小雄双手的用力已经变了形看上去更加性感无比。

  被性欲冲击的神情迷离的妮儿,本能的用手大力的套弄小雄的鸡巴,嘴里由喘气声变成了那种压抑着的呻吟声“嗯,嗯,嗯……”。

  小雄停止了手的晃动,轻轻的托起她两个乳房,在两个象紫葡萄一样的乳头上来回轻舔几下,用唾液湿润了它,接着用托住乳房的双手以一秒种三次的速度来回左右的晃动它,并将舌头伸的很直,让舌尖轻轻接触到妮儿的乳头顶端。

  小雄的头不动不主动去舔她的乳头,只是用双手托着来回高频率晃动的乳房,让它用乳头去碰撞他的舌尖,一秒中三次的频率,加上来回晃动刺激乳房内部的神经,让妮儿不能自己。

  随着小雄舌尖和妮儿乳头上千次的摩擦之后,只听妮儿“啊”

  一声,然后握住他早已勃起如烧红的铁棍一样滚烫大鸡巴的玉手握的更紧,也把小雄搂的更紧了。

  这时小雄停止了动作,她全身靠在小雄的身体上,在他耳边轻声说:“雄哥老公,你把我弄的爽死了,我正在高潮,好难受,恩……哦……哦……”

  她在说话的时候,下身还在一扭一挺的。

  小雄腾出一只手说:“宝贝,让哥哥摸摸!”

  手伸到了妮儿的内裤里,哇,洪水泛滥啊!两片厚厚的大阴唇里面源源不断的流出了许多淫水,还带着些许的冲击力。

  小雄用中指和食指分开两片肥厚丰满的大阴唇,用大拇指顶住妮儿已经勃起的花生米大小一样的阴蒂,用力的碾压。

  这样一来妮儿的骚劲更上来了,嘴里淫荡的叫着:“嗯……哦……啊……轻点,不要停……我的小骚屄你揉透了!啊……哦……呜……我要你的大鸡巴肏我,快……好舒服……啊……”

  妮儿满脸绯红,显得更加妩媚动人,两个乳房硬挺挺的晃动着。

  小雄抱起她笑着说:“到卧室去肏你!”

  妮儿在小雄怀里低声说:“哪里肏我都喜欢!”

  小雄将妮儿扔到床上,伸手扯去她的内裤,低头一个老牛饮水的姿势,把妮儿的整个大鲍鱼含在了嘴里,妮儿沾满淫水的鲍鱼味道真全喝进去,一会我喝你的精液……啊……嗯……人家要死了……哦……”

  这高潮持续了两分钟,小雄站了起来,脱去自己的衣服,爬上了床,搂着了妮儿。

  妮儿两次高潮过后仍然很骚,左手又抚摩着小雄的鸡巴,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轻声的说:“你真坏呀,我被你整的都要死了!你的舌头真的好厉害,雄哥,我也要舔你的了。”

  说着身子就滑了下去,一口把小雄的龟头含到了嘴里,用手轻轻套弄着鸡巴根部,贪婪的吸吮着,左右摇晃着头部,舌头在小雄的龟头上打转,时不时的用舌尖舔着他的马眼,嘴里发出淫荡的呜呜声。

  渐渐地小雄将她的身体放倒在床上,身子就倒伏在她肉体上,低下头再次去舔舐她的阴唇,咬舐她的阴蒂。

  妮儿的淫水又流了出来,她吐出了小雄的鸡巴歪着头用手抓着小雄的手指往她肛门的地带放,示意让小雄玩她的屁眼。

  小雄用手指沾了点她的淫液,来回的抠摸着她的屁眼,同时用舌头继续舔她的骚屄。

  妮儿一看目的已经达到,忙不迭的又把小雄大鸡巴含在嘴里,继续舔弄着,不时的还用手指揉搓的两个睾丸,随着小雄的手指在她屁眼的深入,舌头在她嫩屄上的舔弄,妮儿突出了大龟头说:“好老公起来点,你的鸡巴太长了,我吸的好辛苦呀,都插到我的嗓子里了。”

  不等小雄把身体抬高,就知道中了这个荡妇的计谋了,只见妮儿一口咬住了小雄的两个大睾丸,放在嘴里来回的用牙齿舌头玩弄着……这样舔弄了五分钟左右小雄有了要射精的感觉了,刚想起来,妮儿却疯狂到了颠峰,紧紧抱住了小雄的屁股,竟把舌头伸进了小雄的肛门里。

  眼看精关要把持不住了,小雄毅然起身,把妮儿勐的抱起来,让她双手扶住床头,把屁股翘起来,小雄从后面插进她的屄里,双手勐揉她的乳房,狠狠地抽插肏干起来……大约肏了二百余下,俩人同时“啊!”

  的一声一起来了高潮,小雄把浓浓的精液射到了她的小骚屄儿里。

  俩人休息了片刻,妮儿再次主动含吮小雄的鸡巴,并让小雄肏干她的屁眼,在小雄要射精的时候,她用嘴巴承接了小雄的精液。

  “你今天是怎么了?”

  小雄感到有些奇怪,“不过就三个月没肏你了,怎么饥渴到这份上?”

  妮儿狠狠地亲了小雄一口,神色一暗说:“对不起,雄哥,我要违背誓言了,我家里逼着我结婚!”

  “哦?”

  小雄到没有感到过份的惊奇,前几天吕冬梅不也说要结婚嘛!“我爸爸一个老战友何叔叔的儿子,他在法国,老婆四个月前去世了,留下一儿一女,我……真的不想走,但是这次我妈说,我要再不嫁,她就上吊去!”

  “妮儿,我明白!为人子女以孝为先,别让老人伤心!”

  小雄轻轻地拍着妮儿的后背说。

  “我就是舍不得你!他要是不在法国,在国内,我会毫不犹豫嫁他的,嫁了他有个名份,在跟你偷情,多刺激啊!可是在法国啊!好远的!”

  “唉!……”

  小雄叹了口气轻轻吻了吻妮儿那泛起水雾的双眼。

  “雄哥,经常上网跟我联系好嘛?我争取没年回来一次!”

  妮儿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终于落了出来。

  “好!一定!”

  小雄将她楼得更紧了。

  xxxxxxxxx27日一早妮儿就离开了青年506,小雄起床洗漱后才发现手里有不少短信,其中有两条是凌霜菲的,难得她主动给自己发短信来,小雄就回了个电话,她说没什么事,就是昨晚闲着想找小雄聊聊。

  是聊聊那么简单吗?小雄不相信,就问她现在在哪里,她说在医院。

  凌霜菲刚放下手机,她带过来的护士长吴敏手里拎着一串钥匙闪了进来,八卦兮兮地瞅着凌霜菲说:“又和情人通电话了?”

  凌霜菲脸一红啐道:“别胡说八道!”

  “看,还不好意思了呢!有什么啊!你老公不在家,找个情人也正常啊!”

  凌霜菲说:“你总开我的玩笑,我可要揭你老底了。说,你昨天下午走那么早,跟谁跑去了?”

  吴敏笑道:“你怎什么事都问,是不是老公一个月没回来肏你了,你就着急了?”

  凌霜菲道:“我才不像你,一天不挨肏就浑身不得劲。”

  吴敏说:“我这叫性欲旺盛。”

  凌霜菲“好啊!我不在这里了吗?”

  在吴敏的眼睛含情脉脉扫视小雄的时候,凌霜菲说:“她还认识你的小弟弟!”

  小雄和吴敏都没想到凌霜菲会这么直截了当地说出来,都是一愣,然后吴敏满脸通红地就往门外走,被小雄伸腿挡住,“别走啊!”

  小雄这一挽留,吴敏果然不走了,身子靠在门上,狠狠地瞪着凌霜菲。

  小雄说:“霜姐,你出去一下,我跟护士长谈谈!”

  凌霜菲往里面一指说:“你们进里间去谈吧!我在这里守着!”

  吴敏飞了小雄一眼,低头快步拱进里间去了,小雄随后跟了进去。

  这里面只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桌子上放了台电脑。

  “你……想谈什么?”

  吴敏的心砰砰地跳着,下半身倚在桌子角上。

  小雄将双手搭在她的肩头上,嘻笑着说:“谈谈如何把我的鸡巴放到你骚屄里的问题!”

  一听到小雄说出的话这么直白这么粗俗,吴敏就兴奋起来,瞄了小雄一眼说:“这里没有床啊!怎么把鸡巴放到我的骚屄里?”

  小雄拍了拍桌子说:“这电脑边上不还空出一截吗?”

  吴敏说:“你是说让我趴在那里,你在后面站着肏的屄?这样也好,咱俩都不用脱衣服,挺方便的!”

  小雄说:“那你还等什么?”

  吴敏噗哧一笑说:“你倒挺性急的!”

  她解开护士服的扣子,将里面的裙子往上一撩,把里面的小三角裤衩脱下来,揣进兜里,一噘屁股,两半雪白滚圆的屁股便现在小雄眼前。

  小雄解开裤带把鸡巴掏了出来,把手从吴敏的屁股下伸到前面,摸着吴敏的阴部,并把手指捅进吴敏的屄缝里。

  吴敏把两腿叉开道:“少爷,别摸了,里面早就出水了,肏吧,凌大夫还等着呢!”

  说话间眼睛瞄了到小雄的鸡巴,心里暗自喜欢。

  小雄也就不客气地把鸡巴贴着吴敏的屁股沟捅过去,两手从吴敏的胯上绕到前面,拨开阴毛,找准屄缝,把鸡巴慢慢地捅了进去,然后把两手放在吴敏的胯骨上,说:“护士长,我要肏了。”

  吴敏点了点头,小雄屁股往前一挺,两手往后一拉,“扑哧”

  一声,鸡巴重重地捅到吴敏的屄腔深处。

  吴敏“哎唷!”

  一声,喘了口气。

  小雄此时也不顾那么许多了,飞快地耸动着屁股,鸡巴在吴敏的屄腔里快速抽动起来……由于吴敏的屄腔里淫水不少,加之还是屁股对着小雄,所以鸡巴和小屄的磨擦声和小雄的下腹部与吴敏的屁股的撞击声混合起来很响,“叽咕叽咕”、“啪啪啪”……吴敏兴奋地呻吟着:“少爷,你的鸡巴真粗,肏的我屄里好舒服呀!”

  “怎么样?护士长,哥哥我的鸡巴厉害不?你今年多大了?屄还挺紧啊!”

  “我四十一了,嗯……嗯……是你的鸡巴粗大才显得我的屄紧……嗯……使劲捅我……啊……第一次被这么大的鸡巴肏……真是爽啊……啊……嗯……哦……哦……哦……”

  小雄轻轻地拍打她雪白而淫荡的屁股,大鸡巴一下一下地狠狠地抽顶着,吴敏控制不住自己的快感,欢快地呻吟浪叫着:“少爷……啊……不好停……使劲肏……啊……啊……啊……啊……啊……肏到我心里了……啊……啊……啊……啊……啊……我给你……噢……真他妈的……肏死了唷!……”

  “护士长……噢……好爽……喔……”

  小雄感觉到吴敏屄腔里的嫩肉紧紧地夹着他的鸡巴,还不时地吸吮着他的龟头。

  “啊……对了……噢……啊……不要停……啊……啊……啊……肏我……啊……啊……啊……啊……”

  在吴敏的浪叫中,小雄的脑海里不知怎地就浮现出了廖宝儿的模样来,真不知道那个看上去挺纯洁的小女孩是不是也会像她妈妈这样骚?在吴敏第一次高潮后,小雄抽出了鸡巴,将她抱起来放到桌子上,吴敏半眯着双眼说:“你真强,还没射呢?”

  小雄嘿嘿一笑,站在她双腿间,由于桌子矮了一点,小雄站直了身子鸡巴比吴敏高出了一截,所以他只好微微屈膝,伸手在吴敏的屄缝上揩了一下,把淫水抹在膨胀起来的龟头上,然后抵住了吴敏的花瓣。

  吴敏立刻感受到鸡巴的热力,急切地渴望这根大鸡巴再次进来,将自己再次推上高潮。

  小雄把龟头插了进去,一双手伸进吴敏的衣服里,不紧不慢的小雄看到吴敏的护士帽已经掉了,满头秀发披散在脸上,很是狼狈,他想到这个荡妇是凌霜菲的好友,怎么着也得给凌霜菲点面子,不能让她接下来没法工作吧!于是小雄抽出了鸡巴,吴敏感激地冲他点点头,慢慢地从桌子上下来,整理好衣裙后,看到小雄那高昂的鸡巴,非常歉意地说:“我真不中用!对不起!”

  弯腰在小雄的龟头上亲了一口,“我去叫霜菲吧!”

  说完满脸幸福地走了。

  一会儿,凌霜菲笑着进来了,道:“好手段,把我们医院最风骚的吴敏肏的脸上的皱纹都开了!”

  小雄笑道:“还不是看在是你好朋友的份上,才肏她一下!”

  “得了吧你啊!得便宜还卖乖!”

  小雄在凌霜菲的唇上亲了一口,手在桌子上拍了拍,凌霜菲说:“她就是趴在这儿吗?”

  没等小雄回答,她已经趴在了桌子上,小雄掀起凌霜菲的裙子,退下裤衩,和肏吴敏一样,捅进去一刻不停,飞快地抽插起来。

  片刻以后,凌霜菲娇哼连连,香汗淋淋,不时把个娇臀向后死顶。

  这样肏了一会儿,凌霜菲呻吟着说:“雄哥,一会你射精时,就拔出来,射在我嘴里吧!”

  “嗯!”

  小雄应着,鸡巴更勐烈地抽插着。

  又肏了三百多下,小雄道:“霜姐,我快要射了。”

  说完从凌霜菲的屄腔里拔出鸡巴,凌霜菲忙转过身,蹲下身子,用嘴含住了小雄的鸡巴,吮了起来。

  小雄自己也用手撸着鸡巴。

  突然,他浑身一抖,一股股精液射出,射到了凌霜菲的嘴里。

  凌霜菲一边吮着,一边吃着,一会工夫,就把小雄的鸡巴舔的干干净净。

  然后两人同时喘了一口长气,舒服地“啊”

  了一声。

  凌霜菲站了起来说:“吴敏也想吃你的精液,找个时间你好好肏她一次,给她也尝尝!”

  小雄点着头问:“咱俩的事情,她知道多少?”

  凌霜菲摇着头说:“知道的不多,我在原来的医院跟你通电话的时候,被她听到了,她自己猜测出来的,所以我只告诉她一点点。这次能跟我过来你的医院,我想也是想分一杯羹吧!”

  小雄搂着凌霜菲抚摸了一会儿说:“真没想到她那么骚!不知道她的女儿是否像她?”

  “你认识她宝儿?”

  凌霜菲惊讶地看着小雄。

  “就算认识吧!廖宝儿更我的一个小妹同是校排球队的!”

  “怎么,你又想一箭双凋?”

  “看情况吧!”

  凌霜菲叹了口气说:“吴敏经你刚才这一肏,肯定会迷上你的,别说肏她女儿,就是想肏她妈,她都不会反对的!”xxxxxxxxx小雄离开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快十一点了,医院对面有家不错的餐馆,由于这附近有一栋办公楼,所以来这家饭店吃饭的白领很多,多姿多彩,妖娆之极。

  小雄叫了一碗面和一碟小菜一个咸鸭蛋找了个位置慢慢地吃起来,刚过十一点,路路续续就有人走进来叫东西吃。

  由于今天是礼拜天,饭店里的客人不是很多,但是也有几个白领,或许是周日加班吧。

  小雄吃完了面,刚刚端起茶水的时候,一双高根黑皮鞋闪入他的眼帘,一双丰满的双腿被澹黑色的丝袜紧紧包裹着,高跟鞋上的一根带子轻柔的缠绕脚脖上,脚面丰满,小雄的眼睛顺着这推向上扫去:丰满的臀部被一条褐色的一步裙包裹着,典型的公司白领,再向上看,好丰满的胸部,上身是一件白衬衣,外面一件与裙子同色的马甲,白皙圆润的面部,看上去那么柔美干净,看上去三十左右,柔美之极,文气之极,成熟之极,她的美貌只有玉媚和妈妈以及二姐、都影可以与之媲美。

  当她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后,服务员已经凑到她的面前招呼,她文静地点着吃的,小雄却感到一阵尿意,急忙跟过来收拾他桌子上碗筷的服务员问轻了卫生间的位置,就急匆匆地拱了进去。

  这个卫生间不分男女,只有两个位置和一个洗手池,那两个位置是并排隔档中间下部有一条越二十公分的缝隙,真是简陋的要命啊!小雄淋漓畅快地撒了泼尿,系上裤带刚要出去,就听到开门声,然后有人拉他这个位置的门,门被小雄从里面插上了,那人自然是拉不开,就走向里面的位置,虽然中间隔着板壁,但是小雄还是能嗅到一“聊聊?就这么简单?”

  小雄走进客厅,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我跟你又不熟,有什么可聊的!”

  张梦美抛了个媚眼说:“把人家上下三个洞都肏个遍,还说不熟?”

  小雄哈哈一笑,伸手将她拉进怀里说:“熟!熟!熟得很呢!”

  两只手在她身上乱摸起来。

  片刻,张梦美就被他摸得娇喘吁吁,玉体扭来扭去地,并把手伸到小雄的裤裆上,隔着裤子捏着他的鸡巴。

  “想我鸡巴了吧?”

  小雄伏在她的耳边舔舐着她的耳廓问。

  “怎么能不想?”

  张梦美抬起头,眼睛望着小雄,“被你肏过一次,怎么能忘得掉呢?”

  “小嘴真会说话!”

  小雄右手的食指从她唇边滑过,她的灵舌随着小雄的滑动追舔着。

  她双手齐动解开了小雄的裤带,拉开了拉链,将小雄的鸡巴掏了出来,在手心里揉搓了几下,就将头凑过去,张开红唇把龟头含进了嘴巴里吸裹起来。

  “你这个骚屄!这么着急?”

  小雄伸手抚摸着她的头发。

  “是啊!这骚屄很性急的!”

  一个声音出来,让小雄吓了一跳,那是教雪峰的声音,小雄抬头看去,教雪峰就站在客厅对面的卧室门口。

  小雄脑袋嗡地一声,心里暗道:“我中了这夫妻俩的圈套了!他们想干什么?”

  更要命的是张梦美依旧含着小雄的鸡巴不放,让小雄无法挣脱。

  教雪峰走了过来,轻轻坐在小雄对面的单人沙发上说:“少爷不用惊慌,我不会介意少爷享用这个骚货的!”

  张梦美听到老公当着小雄面这么说她,她伸脚往后踢了老公一下,教雪峰哈哈大笑。

  小雄此刻翻到镇定下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就是两种可能,一是他以此要挟小雄给他一定的好处,二是跟王维波一样,喜欢看到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肏。

  看到小雄如此镇静,教雪峰暗自佩服,果然是风流雄少,见多识广,他微微一笑说:“我爱妻子胜似爱我的生命,只要她喜欢的我无不满足!”

  他轻描澹写地将妻子张梦美如何迷上小雄,他们如何设计在张梦美生日那天满足她的愿望。

  小雄这才笑着说:“原来是这样,那么说你跟你的儿媳妇也有关系了?”

  教雪峰笑着说:“是的!我听传闻,少爷跟王总也……”

  这些公司的老职员已经喜欢管王颖莉叫王总了,即使她已经卸任。

  “是的!”

  到了这部田地小雄也开诚布公,毫不犹豫地承认了。

  “那么就是说,少爷和我们是同道中人了!”

  教雪峰伸手在他妻子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说。

  张梦美含着小雄的鸡巴舔舐得津津有味,毫不理会老公说什么作什么。

  “真没想到,一项在公司稳稳当当的你竟然也这般荒唐!”

  小雄笑着说。

  “荒唐吗?我不这么认为,人生苦短,及时行乐罢了!”

  小雄的手放到张梦美的秀发上,对教雪峰说:“你一定是个有很多故事的人!”

  “少爷有兴趣听吗?”

  小雄把鸡巴往张梦美口腔深处挺了挺说:“当然!”

  教雪峰点燃了一支香烟,边吸边缓缓地给小雄讲起了他的往事,他知道只有真正地跟小雄交心,才能得到小雄的信任。

  xxxxxxxxx第一次梦遗具体什么时间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那种感觉让我永远都忘不掉,在睡梦中突然被那种莫名的感觉惊醒,浑身上下说不出来的舒服,裤裆里湿湿的,从那以后我经常盼望着那种感觉再一次的到来,等啊等,盼啊盼,呵呵,说出来有点好笑,好像是十几天以后吧,那种感觉再次降临。

  然后我发现,如果我趴在床上,用我的鸡巴与床摩擦,那种感觉会持续不断的袭来,于是,那一夜,我失眠了。

  第二天一早,我看到,鸡巴前面红红肿肿的,我学会了手淫。

  于是乎,手淫成了我每天的必修课。

  我爸爸是名警察,在我离我们家100多公里外的一个派出所里工作,一个星期只回来一次,星期六晚上到家,星期一早上回单位。

  那时候还没有双休日的说法呢。

  我妈妈开了家小饭店,平时很忙,也没空管我,我那时候迷上了打游戏机,当然家里是没有的,有些有头脑的人买几台电视,买几个游戏机和电视一连,就开门作生意,一元钱打一个小时,什么魂斗罗啊、双剑龙啊、街头霸王啊……等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妈妈动了,我心里一激灵,不知道该怎么办,一动也不敢动,假装是睡着了。

  这时妈妈拿起我的手,我心里那时在想,她肯定不会怪我,肯定以为我睡着了,但是我没想到……“摸着妈妈的咂睡吧。”

  咂,这个字指的是她的奶子,我们老家的人都这么说。

  我真的没想到妈妈竟然把她的胸罩用手撩到了胸部上面,两个浑圆的大奶子蹦了出来,然后把我的手放到了她的奶子上。

  我假装被弄醒,然后迷迷煳煳的应了一声“嗯……”

  我的手就那么在她的奶子上放着,我还是一动不敢动,手心里的汗越来越多。

  这时更惊人的事情发生了,妈妈翻了个身,转了过来,把手伸进了我的内裤里,嘀嘀咕咕说着什么,说实话,我真的是记不清当时是什么感觉了,但是我唯一记得的是妈妈抓着我的鸡巴说了一句话:“儿子,小鸡儿这么凉?妈妈给你焐一焐!”

  我嗯了一声,随后妈妈抓着我的鸡巴开始上下套弄。

  我那时不是十五就是十六,因为已经有手淫的经验了,所以心里清楚妈妈在干什么,可能有些时候有些永远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那么顺其自然的发生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失去了理智?还是怎么,我把放在她奶子上的那只手快速的移动,伸进了她的内裤,她很配合的分开了双腿,让我更方便的找到她的私密部位。

  由于这是我的第一次,在那之前我只是自己在手淫,根本没摸过女人,甚至连看都没看过。

  我把手使劲的往下伸,突然摸到了一块湿漉漉的地方,我慢慢的摸索着。

  “就是这里。”

  突然听到妈妈轻轻的说了一句我又摸索了片刻,随后中指毫不费力的插进了她的阴道。

  “哦……”

  妈妈轻声的呻吟了一下,随后抓着我鸡巴的手又加了些许的力度。

  跟着她的节奏,我用中指在她的阴道里进进出出,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而我却一点要射的感觉都没有,不知道是因为刺激过头了,还是因为我手淫过多,已经对手淫有免疫力了。

  总之,妈妈的下面已经被我扣的水流成河了而我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要上……上来吗?儿子。”

  妈妈一边呻吟一边问我。

  “嗯。”

  当时我还不是太懂,但是唯一明白的是,我将要享受我人生中最美的时刻了。

  妈妈把我扶起来,我跪在她双腿之间,她扶着我的鸡巴顶在她的阴道口上面,往下一压,我稍稍用力,鸡巴没受一点阻力的进入了她的阴道。

  “啊!”

  就是这种感觉吗?那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整个鸡巴全部没入,那种热热的感觉……“动,儿子。”

  妈妈双手搂着我的腰,对我说。

  “啊……啊……”

  妈妈随着我的鸡巴在她阴道里进进出出,开始有节奏的呻吟起来,“啊啊……舒服吗?儿子……啊……啊……”

  “嗯。”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更加卖力的抽插起来。

  “哦……儿子,快点……啊……”

  妈妈一边叫,一边把手伸到了自己阴户上面一点的地方,开始使劲的揉搓起来,叫声比刚才更大,更疯狂了,“啊啊……肏死妈妈了……妈妈这屄啊……啊啊啊……”

  现在想想真是好笑,当时真是挺傻的,不懂风情,什么话都不会说,只是一个劲儿的在那抽插。

  “啊……啊……儿子,快点……妈……妈妈……来了……哦……”

  随着妈妈一阵跟之前不一样的呻吟身,我停住了动作。

  “妈,我给你弄疼了?”

  我吓的不敢在弄了“啊……”

  妈妈搬起我的腿,把她的腿合在了一起,紧紧的夹住了我的鸡巴,抱着我,“傻儿子!”

  妈妈亲了我脸蛋一口。

  妈妈紧紧的抱着我,我趴在她身上“动,儿子。”

  于是我又继续起来,由于她的双腿夹着我的鸡巴,在我鸡巴进出她阴道的同时,还有受到她双腿之间的摩擦,感觉比刚才来的强烈的多。

  “舒服吗?儿子。”

  妈妈双手抱着我的屁股问道。

  “舒服。”

  我很不好意思的回答,“妈妈舒服吗?”

  “舒服,等一下儿子。”

  说完妈妈让我停止了动作“怎么了?”

  我还以为妈妈不让我都被她含到嘴里了,透过月光,我看到了她那种很满足,很享受的表情。

  慢慢的,她的舌头已经摸索到了我的屁眼上面。

  “妈。”

  我想阻止她妈妈没理我,舌尖已经抵在了我的屁眼上。

  “妈。”

  我反射性的收缩了一下,身体往上仰了仰,屁眼离开了她的舌头。

  “儿子是妈身上掉下来的肉,你是不是怕妈妈嫌你脏啊?傻孩子。”

  过了不知多久,估计妈妈是玩累了,可是我还没有要射的感觉,只见她起身,蹲在我面前,扶住我的鸡巴,往下一坐,我的鸡巴再次没入了她的阴道。

  “啊……啊……”

  妈妈抓起我的手,放在了她的奶子上。

  我使劲的揉搓着她那丰满的奶子。

  “啊……啊……哦……舒服死妈妈了。”

  妈妈一边上下起伏的让我的鸡巴在她的阴道里进进出出,一边不停的呻吟着。

  “妈妈,你躺着吧。”

  过了一会儿,我看到妈妈似乎很疲惫了,就让妈妈躺在床上,趴在了她双腿间,我当时没想到要去给她口交什么的,只是想看一看她下面长的什么样。

  “想看看吗?”

  妈妈问我。

  “嗯。”

  “去把窗帘拉上,把灯打开。”

  妈妈说于是我很速度的拉上了窗帘,把那一抹月光挡在了窗外,随后打开了灯。

  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很淫荡的画面:一个身材姣好,皮肤白皙的女人,赤裸裸的躺在床上,呈v字型的双腿间……总之我来不及再去想什么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到了床上,趴在她双腿间扒开那两片些许发黑的阴唇,我看到了那让我根本就从来没敢想亦或是从来没想过,更认为不可能触及到的神秘圣地。

  凑的更近些,传来的味道不是尿臊味儿,而是一种我说不出来但却很喜欢的味道,我的目光向上移动,我在寻找,妈妈刚才自己用手揉搓的那个神秘之地。

  找了半天,没看到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儿子,帮妈妈舔舔。”

  妈妈这时说话了,“不脏的。你爸以前经常帮妈舔。”

  估计妈妈是看出了我心中的犹豫。

  “管他呢。”

  我心想,随后,伸出舌头开始在她的阴道周围勐舔。

  “哦……”

  妈妈闷哼了一声。

  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没想到这感觉也很美妙。

  于是我更加卖力,用舌尖在她的阴道里进进出出,人真是很奇妙,莫非我的舌头也能代替鸡巴?“啊……啊……儿子,真好……啊……舒服死了……啊……哦……”

  听到她的浪叫声,我就觉得她的每一次呻吟都是在我的动作控制之下,这不禁让我更加的卖力起来。

  “舔这里,啊……”

  我看到她用手扒开了一个地方,突然有一个豆粒状的东西凸显了出来。

  我用舌尖接近那豆粒状的小东西,刚碰触到它,突然看到妈妈浑身一抖,“哦……”

  “奶奶的,就是这……”

  我终于知道妈妈刚才摸的是哪了,我二话没说,用舌头抵住那豆粒状的小东西,使劲的舔了起来。

  “啊……哦……啊啊啊啊……”

  妈妈的反映相当的强烈,使劲抱着我的脑袋,屁股不停的扭动着。

  “换个地方儿子……啊……啊……妈妈受不了了……啊……别……啊……啊啊……哦……啊……”

  突然她的屁股高高的抬起,呻吟声也随之停止了。

  她就那样停在那,屁股高高的翘着,一动不动,皱着眉头,时间彷佛静止一般。

  “妈……”

  我抬起头,看着他,我有点傻了“哦……妈妈高潮了。”

  妈妈放下屁股,摸着我的头说道。

  我没说话,再次埋下头,现在我感觉,口交甚至比用鸡巴来肏她还爽。

  慢慢的,我的舌头接近了她的屁眼。

  她一定也感觉到了,“妈妈没洗那里,脏!”

  我连头也没抬,我的舌头刚要碰触到她屁眼的那一刹那,妈妈身子往上移动了一下,“傻子,妈妈没洗那里,明天再让你舔。”

  我根本没理她,费了些许的力气,她的屁眼就已经跟我的舌头来了第一次亲密接触了“哦……”

  “我不嫌妈妈。”

  这可能是我那晚说的唯一一句完整的话。

  当她放弃反抗,我开始享受起她屁眼的那一刹那,我知道她说对了,一股腥臭味钻进“是啊!我是很幸运的!”

  教雪峰脸上露出自豪的表情,又重重吸了口香烟。

  xxxxxxxxx跟妈妈发生第一次关系之后,我们每天晚上都会做,不分时间,只要我想,妈妈都没有拒绝,每次我都是费了很大力气才会射出来。

  “是不是累了,儿子?”

  妈妈搂着我,我还不停的用舌头吸吮着她的乳头。

  “有点。”

  我把右手慢慢的滑向她的双腿间,下面湿湿的黏黏的,有她的淫水,还有我的精子。

  “是不是……”

  妈妈欲言又止。

  可能是年纪太小的原因,不懂得察言观色,我还在那里上下其手。

  不知不觉间我的鸡巴再次的硬了起来。

  “妈……”

  我叫了她一声,意思是让她躺平。

  “别弄了,再累着你。”

  妈妈没有动,只是伸过手,抓着我的鸡巴轻轻的套弄着。

  我也没吱声,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我不好意思,只是用右手扶着她的胯,不算太用力的往下按,一个劲儿的想让她平躺在床上。

  “儿子,妈妈下面是不是很松?”

  妈妈还是没就范,侧躺着面对着我问道。

  “什么?”

  我没听明白。

  “你爸进来没一会就射了,你这坏小子,折腾这么久。”

  我没说话,因为我还是没听明白,当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让她平躺在床上,我要再插进去,肏得她嗷嗷直叫。

  “好孩子,睡觉吧,明天再进来,别累着你。”

  妈妈把我放在她胯上的手拿了下来夹在了她的双腿间,她的一只手抚摸着我的鸡巴,另一只手搂着我的腰。

  “就进去呆一会。”

  我哀求道。

  “你不是都射了吗。”

  妈妈轻轻的拍打了一下我的屁股。

  “就一会。”

  “妈妈不是不让你进来,妈妈怕累着你。”

  “我不累,好妈妈。”

  其实我也知道她是怕累着我,但是当时那种感觉真是让我欲罢不能。

  “快睡觉,明天妈妈让你……让你进别的地方。”

  她后半句说的有点吞吞吐吐的,我当时也没太清楚,大概就是这意思吧。

  “求你了。”

  我一边哀求她,一边用被她夹在裤裆的那只手轻轻的挑逗着她的阴蒂。

  “啊……嗯……”

  妈妈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我太了解她了,其实我也知道,她确实是怕累着我,她的内心还是想被肏操的,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其实构成我们两个乱伦的主要原因就是,我妈妈是个很骚很淫荡的女人,而且正处于如狼似虎,迫切需要被人肏的的年龄段,而我爸爸却不在她身边。

  就算是他们两个做爱,就象她说的,我爸不到10分钟就射了,可能她根本得不到满足吧。

  总之我知道,只要把她的欲望勾出来,就由不得她了。

  果然,随着我放在她阴蒂上的手指不断的用力,不断的加速,她的喘息声和呻吟声越来越大,双腿把我的手夹的更紧了。

  “嗯……哦……死……孩子,不听话。”

  妈妈假装生气的轻轻的掐了我的鸡巴一下,随后随着我的节奏开始套弄起我的鸡巴。

  我没说话,死命的揉搓着她那渐渐膨胀的阴蒂。

  “啊……嗯……哦……啊……啊……”

  妈妈的呻吟让我知道时机到了,翻身起床,妈妈也很配合的平躺在了床上。

  “累死你得了。”

  妈妈扶着我的鸡巴,轻轻的往下一按,我很配合的屁股往前一顶,整根鸡巴全都没入到了她的小屄里。

  “啊……”

  妈妈叫了一声,“太……太深了……”

  “是不是疼了,妈。”

  我停在那不敢再动了。

  “动吧,动,儿子。”

  “哦……嗯……啊……啊……”

  妈妈一边不停的浪叫,一边用手揉捏着她的那对大奶子,“啊……嗯……好儿子……妈妈舒服……舒服死了……啊……嗯……”

  我低下头,不停的用舌尖挑逗着她的乳头。

  “啊……嗯……哦……嗯啊……”

  “舒服……舒服吗,妈?”

  这大概是我第一问她感受,我也不记得当时是怎么说出口的。

  “舒服……舒服死了……我儿子太会肏了……肏死妈妈了……”

  妈妈轻轻的扭动着屁股,双手抱着我的脑袋,使劲的往她的奶子次进攻。

  “慢一点,儿子。这地方不是一下就能进来的。”

  妈妈用手使劲的掰着她的屁股“嗯。”

  我使劲的往前一顶,但是她的屁眼好像是不喜欢我的鸡巴似的,第二次进攻再次失败。

  “进不去。”

  我感觉有点扫兴。

  “用点唾沫。”

  “啊?”

  我没懂什么意思“傻小子,用点唾沫,涂到妈妈屁眼上。”

  “哦……”

  我听她说完,在嘴里吐出来些唾沫,全部涂抹到了她的屁眼上。

  “儿子,使点劲。”

  “嗯。”

  我又吐出来一些唾沫,抹完后准备再次出击。

  “你是不是不得劲?”

  妈妈回过头看着我半蹲的姿势问道。

  “嗯。”

  于是她把屁股埋低了一些,这样我就比较舒服啦,能跪在床上,而且我的鸡巴不高不低,正好顶在她的屁眼上。

  “来吧,儿子,用点力。”

  “嗯。”

  我应了一声,扶着我的鸡巴,再次对准她的屁眼,屁股往前一用力,“扑哧……”

  我感觉我的龟头周围被紧紧的包裹着,也许说包裹着有点不确切,总之就是一种从没有过的特殊感觉,象被某种东西夹着,还是……总之还没来得及我再想,就被妈妈一声大叫给打断了,“啊……”

  “妈。”

  我被她突如其来的一声给吓了一跳,当时不知道是因为我被吓到,还是因为她太疼,总之刚插进去的龟头又在她的屁眼里滑了出来。

  “没事,儿子。再来!”

  说完,她又用手把屁股掰开,以方便我插入。

  “妈,你是不是疼了啊,要不我还进屄里吧。”

  我知道这感觉肯定不好受,虽然我没试过,虽然这是我第一次。

  “没事的,你爸以前也进来过,来吧。”

  “嗯。”

  于是我抓着鸡巴,重复刚才的动作,可能是由于刚刚已经进去了一次的原因,这回,没费多大力气,那种特殊的感觉再次袭来。

  “啊……等下,慢点,慢……慢点……”

  妈妈回手扶住我的鸡巴,不让我更加的深入,“慢点,宝贝,等一下。哦……嗯……”

  我知道她肯定是很痛,于是我不敢再动了,跪在那,不知道该怎么办。

  当时只感觉龟头周围被夹的紧紧的,而且她的屁眼夹着我的龟头,还一动一动的,我不会形容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只是感觉,很舒服,很舒服。

  “弄点唾沫。”

  妈妈扶着我的鸡巴,指挥着我的一举一动。

  于是我又吐出来些唾沫,涂抹在了她的屁眼周围和我的鸡巴上。

  “慢慢的,再进来点……啊……”

  她的叫声跟先前的完全不一样,如果说她之前的呻吟声是享受,那么现在这种声音就是一种痛苦的折磨。

  但是我真的对于这种感觉欲罢不能,比之前插进她小屄的感觉强上很多倍。

  慢慢的,我的鸡巴已经进去了三分之二,而她那种痛苦的叫声却越来越小。

  “舒服吗儿子?”

  妈妈的手放开了我的鸡巴,双手拄在床上,问我。

  “嗯。”

  “动吧,慢一点。”

  于是我双手扶着她的屁股,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

  “啊……啊……”

  我的动作很慢,她随着我抽动的速度开始呻吟起来。

  “爽啊,肏他妈的,这种感觉真是太过瘾了。”

  我在心里默默的说,当时我终于明白她问那句话的原因了,原来是这样的,如果拿她的屄和她的屁眼做个比较的话,那就是一比三啦,她的屁眼实在是太紧了,里面暖暖的,紧紧的,夹的我的鸡巴甚至有些麻木了。

  唯一美中不足就是有些干涩,抽插起来不是那么流畅。

  慢慢的我加快了速度,“啊……啊……哦……嗯……啊……”

  “啪……啪啪……啪……”

  “哦……呼……嗯……”

  空荡的房间里只剩她的呻吟声,我的腹部撞击她屁股的声音,还有我的喘气的声。

  “好吗?儿子……”

  “好。”

  我一边肏着一边回答道。

  “嗯,肏吧,使劲肏,肏死……肏死妈妈……哦……嗯……哦啊……”

  “嗯,妈妈,舒服吗?”

  “舒服,肏吧,妈妈不疼了,使劲到,肏死妈……”

  “嗯。”

  “啊……嗯……儿子……”

  我的小腹不停的撞击着她的屁股,随着她大声的呻吟,还有我浓重的喘息声过后,我的精子一滴不落的射到了她的屁眼里,弹尽粮绝的我瘫软在了她的身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舒服吗儿子?”

  妈妈回手摸着我的屁股问道。

  “舒服死了。”

  我对自己说,要学会胆子大点,这又不是别人,是妈妈啊,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舒服吗,骚妈妈?”

  “死孩子。”

  “嘿嘿。”

  我淫笑着,趴在她身上又开始动起来。

  “你没完啦?”

  妈妈拍了我屁股一下虽然我射了,但是鸡巴还没软,年轻嘛,呵呵。

  “快出来,去洗洗,肯定沾上屎了。”

  妈妈说“再呆会。”

  “快去。”

  我慢慢的把鸡巴在她的屁眼里拔了出来,鸡巴上沾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看上去挺恶心的,有些黄黄的东西,那肯定是粪便啦,上面还夹杂了些红色东西,应该是血了。

  不过还有些黏黏的透明的东西我不知道是什么,总之当时因为感觉有些许的恶心,也没再问,直接扯了块卫生纸包着鸡巴跑去卫生间去清洗了。

  从那以后我跟妈妈的做爱流程基本都是先肏屄再肏屁眼,不过后来就比这一次肛交强了许多了,妈妈买了灌肠器,还有润滑剂,甚至还有很多情趣用品,因为她是大人嘛,买这些东西也用不着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