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十章 沟渠(下)

作品:姐姐的救赎|作者:Yunalesca|分类:肉文小说|更新:2020-09-02 01:00:35|下载:姐姐的救赎TXT下载
  第二十章`沟渠(下)2019年8月5日字数:107917。

  “冯兄弟,你这要求还真不容易办。”阮军喘着粗气道,“整个县城都找遍了,都没有太合适的地方。”

  “没办法,这么大投资,选址不能马虎啊。”我擦了擦额头的汗,递上一口槟榔。

  在阮军眼里,槟榔无所不能。喝酒时助兴,吃完饭漱口;累了给劲,困了提神;天冷能暖身体,天热能降暑气。

  在他的撺掇下,我也试了一口。被那种突如其来的窒息感憋得怀疑人生。尤其他喜欢的都是味道最“正”的究脑壳烟果,我表示完全接受不能。

  “冯兄弟,你说你不抽烟,不嚼槟榔,那酒呢?”阮军一边咧嘴享受这卤水和口水的碰撞,一边笑着问我。

  “一杯就倒。”我苦笑道,“我最怕酒局了。”

  “别担心,这都不是问题。”阮军神秘一笑,道,“没酒量,演技也成。到时候看我的吧。”

  “哈哈,那到时候就全靠军哥了。”我说。

  “那,天色不早了,明天继续找?”

  “我请示一下领导,再说吧。”我说,“晚上还有安排?”

  “没啥安排,今天约了一哥们儿吃饭喝酒,看冯兄弟有没有兴趣。”阮军说。

  “我这一杯就倒的酒量,只怕陪不好军哥啊。”我稍稍推脱道。

  “没事,就吃个便饭。”阮军拍着我的肩膀,笑道,“我那朋友是县一中的老师,我们就在他们职工食堂点几个菜,随便喝喝。他的酒量也不行。”

  县一中?

  小雨的母校,县里唯一一所像样的高中。

  “那就蹭一顿吧,反正回去也得找地方吃饭。”我说。

  县一中的地理位置还不错,就坐落在主干道旁边。简单的围墙在空地中围出一片区域,包括了教学楼、食堂、宿舍楼、体育馆等设施。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只不过,教学楼的外墙颜色和装潢,都直白的阐述着,学校的拮据。

  教学楼旁边,是大片裸露着黄土的“运动场”。黄土的地面还算平整,上面有跑过步的痕迹,也有摇摇欲坠的篮球架,还有被踩踏露出根基的水泥乒乓球台,却没有水泥和地胶。运动场中间有一个看上去年代久远的“舞台”,看来这也是学校集会的地方。

  地方财政如此,学校的境遇可想而知。根据我之前了解的情况,县一中能有这样的升学率,已经很不简单。但,还有更多人,可能连县一中都上不起。

  刚下车,便看到一辆欧蓝德停在运动场旁。

  中间是一个有点儿发福的中年男人,他一手搭在旁边校服女孩的肩膀上,和另一边的男人说着话。

  发福男人脸上丝毫没有老态,一头油光锃亮的黑发,与他同样油滑的脸交相辉映。而另一个男人则身形消瘦,两鬓微霜,看起来便是五十多岁的模样。女孩的身材有些瘦小,和小宁差不多,但单薄的校服短袖下,胸前的起伏似乎不小。

  小女孩楚楚可怜的样子,像极了大灰狼旁边瑟瑟发抖的小白兔。

  “高总,高校长。”阮军主动打招呼道,“呦,珊珊也在。”

  “小阮兄弟,好久不见了。”发福男人神色如常,搭在女孩肩上的手反而将她搂紧了些,道,“这不是来看看干女儿嘛。”

  女孩子眼中的厌恶一闪而过,恢复了刚刚怯生生的模样。

  “咦,这位是?”他将视线转向我,道。

  “啊,一个外地朋友,带他在这边逛逛。”阮军说。

  “小阮兄弟的朋友,也就是我老高的朋友。今天就不打扰了,有事尽管找我。”

  瘦高男人也和阮军打了个招呼,然后两人便上车走了。

  “珊珊,我们来找周老师吃饭,要一起吗?”阮军对停留在原地的珊珊问道。

  “我……不了……我想回去……”带着哭腔,珊珊转身向宿舍楼跑去。

  “哎,可怜啊。家里欠了钱,把她卖给了高建州。以后的日子还有得熬啊。”

  “那个长得像中年林子聪的家伙就是声名远扬的高老板?”心中已有猜测,我确认道。

  “对。旁边那个瘦的是他亲哥,副校长高建国。”阮军嘴角多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

  “还真是地头蛇啊。”我感叹道,“这家子还有什么别的人物吗?”

  “老三高建乡也在学校,不过是个草包,主要管招生。”阮军说,“不过,上面还有一个,他们三兄弟的堂哥,副县长高传志。”

  我长吸了口气,道:“看来,想在l县做点什么,还真不能离了姓高的。”

  阮军笑道:“平心而论,高建州在本地还算个不错的合作伙伴。”

  “这是我老板该考虑的事了。”我摇头笑道,“要不,咱们先开饭?”

  “稍等一会,我那哥们马上就到。”

  阮军正说着,便有个男人迎了上来。他身材可比我和阮军好多了,和我一般高,但肩宽腿长,身材匀称,典型的衣服架子。

  “说曹操曹操就到,”阮军笑道,“冯兄弟,介绍一下,这是我哥们,周翔。

  他在一中当体育老师。”

  “老周,这是冯总,从省城来。现在在l县考察,可能会在这边投个大项目。”

  阮军的介绍让周翔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冷着脸道:“冯总好。听说高总今天过来了,冯总有兴趣的话,去他的饭局可能更加合适。学校的伙食粗糙,比不得外面。”

  我还没来得及解释,阮军先发作了。他破口骂道:“老周你他妈阴阳怪气些什么呢?我带人过来,饭都吃不上一顿?这位冯兄弟,和那些老板不一样。”

  我拦住阮军,笑道:“周老师误会了。我小冯确实是过来考察的,但到贵校蹭饭却另有目的。我女朋友的母校就是这里,所以想过来看看。”

  事实上,周翔刚才的反应让我对他多了几分好感,所以才出言解释。

  周翔脸上的神色缓和了几分,道:“冯总应该看到了,这里……确实没有什么好看的。”

  “高老师叫我小冯就行。”我笑着说,“物质虽然匮乏,内里却不失神韵。”

  周翔神色微动,正想说些什么,却被阮军打断:“别在这儿东拉西扯了,都是自己人。先吃饭吧!”

  等待小菜上桌的时候,我仔细观察了一会这位周翔老师。他五官称得上俊朗,衣服和发型都打理得大方整洁。但眉间似乎总盘旋着一丝阴郁的味道。看起来,他的工作生活应该不是很顺利。

  几杯啤酒下肚,两人的话匣子也渐渐打开了。阮军向我介绍了周翔。他原来是县一中的学生,成绩优异,也是l县为数不多考上“211”名校的学生。毕业后放弃大城市的机遇,回到母校工作。在他的带领下,l县每届都能有一小批学生通过舞蹈特长考上不错的学校,对县一中的升学率的起到了关键作用。

  “文化课成绩需要大量投入,多年积累才能见成效。从专业特长另辟蹊径确实是个好办法。”我喝下一口冰啤酒,道。

  学校食堂小卖部只有我不太能接受的雪花啤酒。东北原产地的正宗老雪花和南方能买到的味道大不相同。南方城市的雪花,苦味完全脱离了我能忍受的范围。

  但是在大热天,冰冷的温度让我勉强接受了这样的味道。

  阮军笑道:“可不是?虽然老周总是板着一副臭脸,但看在他为本县人民做了不少贡献的份上,我勉强忍忍也就过去了。”

  周翔正想说些什么来辩解,我接口道:“但是,专业课的考试……成本不低呢。以l县的经济水平,恐怕能负担得起的家庭不多吧。”

  周翔阴沉着脸,猛地灌了一杯啤酒。

  阮军安慰道:“兄弟,你已经尽力了,有些事,你也没办法。”

  “冯兄弟,你是不知道,我这位兄弟,这么多年的工资全都用来帮助这些学生了。自己都奔四了,老婆没娶,房子没买,积蓄没有一分。吃个饭还总要我买单……”

  我拿起旁边的酒瓶,给周翔满上,然后举杯道:“周老师,敬你!”

  两三杯酒下肚,周翔的脸色才缓和下来,道:“我也想帮助他们每个人,但……确实能力有限。”

  我看着他充满沮丧的双眼,正色道:“我虽然不是什么大款,却还有一点积蓄。放到学校可能激不起什么浪花,帮助几个学生应该还是可以的。”

  周翔激动地拉住我的手,面露惊喜道:“冯兄弟这话当真?”

  阮军笑道:“你别把人家冯兄弟吓跑了。他都开口了,还能有假?”

  我说:“当然当真。不过,我也有条件。”

  “请说。”周翔竟从口袋里掏出一本备忘录,似乎想要把我的条件记下来。

  “第一,我的能力有限,能帮助的人也有限。我信得过周老师,人选由你定,但是我要看到他的资料,包括成绩、品格、家庭情况等。”

  周翔点头道:“这是应该的。我的学生我都了解,基本都上门拜访过。”

  “第二,这不是捐款。准确的说,是借款。不但需要欠条,我还要利息,按照央行基准利息计算。”我看着周翔突变的脸色,继续道,“参加工作之后,他们需要按月还钱。当然,如果成绩优异,利息甚至本金都可以有减免。而且,还的钱不用给我,继续给周老师帮助后面的学生。”

  周翔看着我,歉然道:“对不起,冯兄弟,直到刚才,我还在误会你的动机。

  我……”

  “不用解释。”我笑道,“我也是相信周老师,才提出这样的方案。对了,每位学生大约需要多少钱?”

  周翔将手里的备忘录翻到新的一页,一边写写划划一边说:“培训我来负责;主要费用在报考、差旅和住宿。另外我没有陪考的时间和经验,只能找一家培训机构……一个学生,最节约的情况下,大概2-3万吧。”

  他收起纸笔,用充满希冀的眼神看着我。

  “培训机构的话,我来想办法。去除这部分费用,一个学生30000应该没问题了吧。”我估摸了一下银行卡的余额,说,“那……麻烦周老师先挑选5位学生吧,可以吗?”

  “啊……嗯,好,我先替孩子们谢谢冯兄弟。”眉间掩饰不住的欣喜暴露了周翔此刻的所想。这位周老师真是有一颗金子般的心啊。

  酒至微醺,周翔对我说的“谢谢”已经数不清了。

  宾主尽欢。在阮军的搀扶下,我才顺利的走出食堂,上了车。

  “冯兄弟,你这酒量,还真没撒谎啊。”阮军笑道。

  “那当然,我是真……不能喝。”我大着舌头道,“军哥,我怎么觉得……被你……摆了一道啊……”

  “哈哈哈,瞒不过冯兄弟,我确实有这样的想法来着。不过,还是得冯兄弟愿意啊。”阮军诚实道。

  “是啊。我得回宾馆了……要向女朋友……汇报一下……”我说。

  8。

  到了酒店,用冷水洗了个脸,对镜子试着说了几句话。

  不想让视频那边的小雨知道我喝酒了。毕竟隔着手机是闻不到酒味的,所以只要不露出破绽就行。

  “喂~哥哥~”

  “小巫女~咦,在做撒子?”

  “哈哈哈,哥哥,你一定猜不到,原来芸姐原来之前玩过刀塔,稍微熟悉一下之后,她比我和阳阳都厉害呢!我们在开黑~”小雨开心的声音传来,打消了我露馅的担忧。

  简单说了两句,便挂断了视频。

  我拿出今天记录在手机上的信息。

  l县这个地方,还真有意思。土地规划一塌糊涂。今天考察的,所有方便建店的位置,几乎都被盖上了这边最为多见的小二楼。

  拆房建店?不,会增加成本不说,以后有什么纠纷,就难办了。

  但是,我依然发现了一两处理想的建店地址,只是没有告诉阮军。商场如战场,虽然与他比较投缘,但我却需要对我公司负责。

  其中有一处,便是l县大道旁边的一个路口处。只不过,那里已经有一栋小三层。据了解,那是高建州的产业。

  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手机的提示音响起。

  周翔还真是心急,他说已经整理好最需要帮助的名单,给我过目。但是要先和我确认一下,是否真心实意帮助她们,是否有其它企图。

  我有些哭笑不得。这年头,想做点好事真难,居然还要被怀疑动机吗。

  “周老师想多了。我与他们素不相识,想出一份力也只是看在女朋友的份上。

  我愿意相信你,可以完全不和他们见面。而且,这都什么年代了,区区三万块钱能让我有什么别的企图。”

  不多时,那边回复道:“对不起,冯兄弟。请不要介意,因为在这积贫之地,三万块已经足以把一个人连皮带骨拖进深渊。”

  然后,一个word文档被发送过来。

  打开电脑,看到里面的创建人信息,不禁感叹这位周老师效率是真高。里面的内容似乎是他在短短的一个多小时内手打的。

  文档里描述了五个困难学生的信息,甚至附上了她们的照片。

  之所以用“她们”,是因为我发现文档内的五个学生都是女生。

  而最后一个,便是今天有过一面之缘的珊珊,曲珊珊。

  “全是女生?”我微信询问道。

  “是啊。l县就是这样,重男轻女的现象还很严重。家里有儿子的,还会想办法赚些钱,供他读书,帮他攒老婆本;家里只有女儿的,只想着怎么卖个好价钱,能送高中已经很不容易了。”

  真没想到,都这个年代了,距离市区才一百多公里的l县居然会原始到这个地步。

  那,小雨的过去,估计比我想象的更加艰难吧。

  阵阵酸意涌上心头,我不禁埋怨自己,为何没有早些认识她。

  一直没敢问她是怎么熬过那几年的。既怕勾起她心中的旧伤,也怕自己听完会心酸难忍。

  好在,没等我再多脑补,便接到了姐姐的电话。

  “冯兄~”姐姐的心情似乎很不错。

  “诶,姐姐晚上好~”被姐姐的声音感染,我的心情也飘了起来。

  “冯兄那边的工作顺利吗?”

  “还不错呢,贾律师安排的向导帮助很大。”我说,“姐姐呢?那边交流会怎么样?”

  “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所以就溜了。”姐姐声音中多了几分少女的狡黠,“在一个老同学开的店里蹭饭。”

  “想不到姐姐也会溜号呢。”

  “冯兄不知道吧,我之前可是个问题学生。大一时还曾翘课一个月去旅游来着。”

  “这还真想不到。”我惊讶道,“姐姐年轻的时候这么狂野吗?”

  “嗯?我现在很老了吗?”

  听到姐姐隐隐偷着刀光的话语,我才意识到说溜嘴了。

  还好姐姐没有纠结这个问题。她收起了外放的气场,笑道:“好吧,说正事。

  同学说送我一只滩羊带回来,我不太擅长处理。冯兄会做吗?”

  “啊,当然,那可是好东西啊。”我赞道,“和外婆学过一手羊肉汤,应该还算靠谱。”

  “那,周六,在家里,期待冯兄的表演了?”

  “好嘞,到时候看我的吧。需要接机吗?”

  “那就不客气了,周六早上见,航班号稍后发到冯兄手机上~”

  与姐姐重逢,应该是小雨人生中的一个重要节点吧。

  或者说,与我相逢又是另一个?

  于我又何尝不是呢,不知不觉中,已经习惯了有她们的生活。

  第二天的考察,已经只是形式化了。较好的地段昨天已经逛了个遍,今天找得这些地方,甚至连基本条件都达不到。

  “辛苦了,军哥,下午不用再麻烦了,我回酒店写报告就好。”

  就着碗里的荷包蛋,我扒拉了一大口饭,才恢复了几分力气。l县路边摊的味道还行,尤其是这个擂辣椒炒荷包蛋盖饭,让我有些流连忘返。

  手机看片:lsjvod.com上午跑到了l县许多犄角旮旯的地方,但这些地方都有硬伤,最终一无所获。

  “啊?不考察了吗?”阮军擦了擦脑门上的汗,道。他点的东西还没上来,一瓶冰可乐已经下肚。

  “没必要了。这几天辛苦军哥了。”我摆摆手,道。

  “客气什么。那我先回去了,下午正好高老板找我有点事。”

  回到入住的宾馆,我打开电脑,开始就这两天的考察结果撰写报告。

  写着报告,忽然接到了周翔的微信。

  他委婉的询问我资料审核的情况。我心想,这位周老师还真是心急啊。不过想来也是,在l县这种地方,能找到一个白出钱的傻子可不容易,我回复让他到酒店来面谈。他没有犹豫便答应了。

  “冯兄弟,我昨天提交的资料,都是我反复筛选出出来最困难、最急需帮助的几个女生。如果仍然有疑惑,我可以带路去她们家家访。”高翔顶着一脑门的汗水和诚恳道。

  “家访就不必了,但有一点小小的疑惑。”我看着他的样子,心中暗暗有些感动。我看得出来,对于这些学生,他完全抱着一腔热血在争取和帮助,没有夹杂其它。

  “昨天到学校的时候,和高总与高校长有一面之缘。当时这位曲珊珊同学也在。据我所知,她已经被高总收为干女儿。”我看着周翔越来越阴沉的脸色,继续道,“所以,她真的还需要我这点帮助吗?”

  周翔的嘴唇动了动,终究没说出话来。他从口袋中掏出一包精白沙,抽出一根,忽然想到这是我的房间。

  我笑着摆摆手,示意轻便。

  一口气将一根烟抽掉一半,才从嘴里呼出白色的浊气。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过肺不伤心”?

  我把膝上的电脑放到床头,看着他,等待他给我一个解释。

  “珊珊……很聪明,她知道,我可能帮不到她。”周翔颓然道。刚刚那口过肺的烟,似乎将他的元气都抽走了一部分,原本挺拔的身形,似乎都有些佝偻了。

  “所以,是她主动去找高老板的?”我问道。

  “不,不是,她爸沉迷买码,连续『包双』十多期,把家里赔了个底朝天,还欠了姓高的一大笔钱。这个,阮胖子,啊,阮军也知道的。”周翔说。

  “所以,这点钱能帮到她什么?”我说。

  “我会劝她,暂时离姓高的远点,先把考试完成。后面的……我会再想办法。”

  他搔弄着头上的黑发,在尝试说服我,或者也是在说服他自己。

  “我明白了。不过我需要她自己确认。周老师说,她是个聪明的女孩子,相信她自己能明白的。如果她想继续当高总的干女儿,我觉得还是帮助其他人比较好。”我站起身,打开房间的窗户,道,“不如这样,趁现在还是午休时间,高老师把她叫过来,我们当面说清楚吧。”

  周翔给她打了电话,费了一番口舌,终于让她同意现在过来。颇具讽刺味道的是,家徒四壁的女高中生,居然拥有自己的手机。

  这个女孩子,没有她表现的那样简单。恐怕,周老师也被她骗了过去。

  “周老师,约我在这里见面,是想考虑当时的提议了吗?”刚进门,曲珊珊便拉开了校服短袖领口的口子,露出浅兰的胸衣一角,“好热啊。”

  动作做到一半,她忽然看到了我,似笑非笑道:“冯老板是吧?怎么,想和周老师一起来吗?”

  与她昨天那怯生生的样子判若两人。如果不是身上的校服,我都会以为她是一位混迹夜店的公主了。

  不过,身穿校服,似乎对某些人还是加分项?

  “别胡闹了!”高翔涨红了脸,怒道,“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

  “我,这个样子不对吗?”曲珊珊脸上尽是嘲讽的笑意,“周老师,不会以为『干女儿』是字面含义吧?”

  “你……”被气得哑口无言,周翔握紧了拳头,行将暴走。

  我拨开周翔,道:“曲同学,抱歉打扰你午休了。是这样,周老师觉得你可能需要帮助。没错,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负担你艺考期间的所有报考、差旅费用。当然,你可以不再去当谁的干女儿。”

  “你想上我?”她瞟了我一眼,直白道。

  “不想。”我坦然笑道,“你没我女朋友漂亮。”

  9。

  我忽然的反击成功让伶牙俐齿的小丫头暂时哑火了。过了许久,才憋出一句:“妻不如妾,妾不如偷,你敢说你一点都不想上我?”

  小丫头找到反击的角度,为了增加说服力,还把上衣脱了下来,露出较脸上更白皙的胸腹部肌肤和漂亮的肌肉线条。

  “不想。”我说,“女朋友管得严,让她知道偷吃,我非被她吃了不可。”

  “口是心非。”小丫头词穷道。

  她现在的位置有些尴尬,身上还握着自己的上衣,穿也不是扔也不是。索性整个人往床上一趟,做出一副随便你们处置的模样。

  我看了看她躺倒的位置,对周翔道:“周老师,咱们借一步说话,让她好好午睡。待会你再送她回去就好。”

  坐在酒店大厅唯一的会客桌旁,周翔再次点燃一根烟,一言不发。

  “周老师,我看得出来,这孩子本质不坏。她只是在拒绝你的帮助,或者说,不想拖累你。”我说,“这个名额给她留着,我现在就把剩下四个人的钱转给你。”

  “这……”周翔的脸上全是讶异,“冯兄弟,这怎么好……”

  或许他以为曲珊珊的表现会让我对他名单上的其它人也产生恶感,进而终止支援计划吧。

  直到手机银行提示到账,他才接受了这突如其来的“馅饼”。

  失而复得的喜悦让周翔对我千恩万谢。而我,对这位周老师的敬意又多了三分。他脸上这种发自内心的快乐和欣慰,是装不出来的。

  “对了,周老师,能不能安排我与贵校校长见一面?”我说,“听军哥说,校长是周老师的老师,也是坚守l县的教育界老前辈。我这边有个计划草案,如果得以实现,说不定能帮到更多学生。”

  “好的,没问题。校长现在出差了,这周末就能会来。我今晚就给他打电话汇报。”他毫不迟疑道。

  回到房间,开门的声音让曲珊珊从睡梦中醒来。她打着哈欠,撑了个懒腰,才大大方方的穿上衣服。

  “周老师,我们回去吧~”她上前想要挽住周翔的手,却被他躲开。讨了个没趣的她,瞟到了我脸上戏谑的笑,冷哼一声,道:“怂包。”这才从房间内走出。

  我合上电脑,扔在床头柜上。被这俩闹得错过了午睡的时间,我需要补个觉。

  接下来的三天,我一边写着报告,一边拿着记事本在l县大街上逛荡。就这样“消极怠工”到了周五,我开车回到市区,结束了这阶段的考察。

  10。

  和小雨舔到即止,相互绝顶一次后,我们便相拥着进入了梦乡。

  六点自然醒的时候,从她的拥抱中抽出上半身,从她的臀沟中抽出下半身,竟让我产生了一种老夫老妻的感觉。

  好在,下身仍保持着战斗的昂扬。

  看着仍在睡梦中的小雨咂了咂嘴,翻了个身继续睡去,我脸上的表情一定慈祥得像个父亲。

  哎,有女朋友的生活,就是这样充实,且枯燥。

  清晨的机场高速空无一车,我顺利在姐姐的航班降落前半小时抵达。

  接机的人群渐渐散去,重逢的喜悦冲散了他们脸上早起的疲倦。我按捺这心中的急切,告诉自己,以姐姐佛系的性格,一定会出现在人流的最后。

  人流从密集到稀疏。15分钟,已经没有这次航班的旅客出站了。但姐姐的身影依然没有出现。

  我掏出手机,拨打了姐姐的号码。把听筒放到耳边的时候,熟悉的铃声竟在我身后响起。

  我猛地回过头,她就这样俏生生的站在身后。

  恬静的浅笑冲散了我的不安与惊讶,我就这样愣在原地。

  就像几个月前那样,她走到我的面前,给了我一个温柔的拥抱。

  “我回来了。”

  在淡淡馨香中接通神经断路的我,才轻轻地回应道:“欢迎回来。”

  “姐姐,出去一趟,怎么觉得你变皮了?”回去的路上,我忍不住说。

  “是冯兄变笨了才对吧。”姐姐回应道,“头等舱是提前出仓的,我早就出站了。谁知道冯兄只是傻傻呆呆地盯着出站口,也不会环顾一下。”

  “好吧,我的锅。”我说,“姐姐打个电话给小雨吧,我出门的时候她且睡呢。叫她起来,我们一起去那边吧。”

  姐姐在行李箱带回的滩羊还只是半大羊羔。已经除去头毛内脏的公羊只剩下15斤左右。据说是昨天半夜才宰杀的盐池滩羊。

  看着那匀称漂亮的脂肪纹路,我知道今天有口福了。

  这个级别的食材,只需要最简单的处理方法即可。我的做法是向外婆学来的清炖。将羊肉简单的分成几大块,焯水后放进大锅中,加上葱姜便合盖炖上。

  为了处理这只羊,姐姐在菜市场买了口大炖锅。还买了其它的食材和调料。

  待到羊汤发白,皮肉脱骨,便把羊肉捞出,去掉骨头,切成小片装盘。羊骨头继续扔回国内熬煮。

  暑热未完全褪去的天气,空调拉满,围在一起吃羊肉喝羊汤,别有一番享受。

  小雨和她的姐妹淘阳阳都是无辣不欢的口味。我为她们准备了川味红油麻辣油碟和海南黄灯笼酸辣蘸水。吃的时候,夹起羊肉在羊汤锅中涮热,然后沾上味碟入口。

  第一片羊肉刚入口,小雨便两眼放光,然后变身为没有感情的吃羊肉机器。

  “小雨,慢点,给我留点~”嘴里速度比不过小雨的阳阳见小雨鸡块自便把面前的那盘羊肉夹掉一大半,连忙抗议道。

  “没关系,放开吃,这连骨带肉有15斤呢,里面还有几盘。”我笑道。

  “哥,这肉真好吃!离开新疆后,我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羊肉呢。”小梵也赞道。

  “哈哈,都是姐姐带回来的羊肉好,我就随便清炖了一下。”

  “羊肉炖到脱骨,却不干不柴,羊皮还保留着一丝弹性。冯兄的火候掌握得恰到好处。”姐姐点评道,“这个酸辣蘸水,也别有一番风味。里面应该有黄灯笼、小米椒,蒜蓉,嗯,还有一点味道尝不出来,是秘方吗?”

  “算是吧,还放了柠檬香茅草和桂林的四方井腐乳,是外婆原来教我的配方。

  很久没做了,还好没有失手。”被姐姐夸得心花怒放,我痛快的吐露出秘方。

  原本静静吃肉的小宁默默地掏出记事本,在上面唰唰唰的记录起来。

  吃肉,还要喝汤。中间涮肉的羊汤被加入萝卜,炖煮一段时间后,姐姐将汤分到了每个人的碗里。

  加入萝卜后,羊汤的味道更加清甜,那股若有若无的天然奶香味,也变得更为明显。

  “卧槽,太舒服了。”农旭“吨吨吨”喝下一大碗汤,长舒口气,叹道,“死胖子,你怎么不早说会这手。这样吧,只要每周能吃上一顿这样的羊肉,以后你就是我哥,来,阳阳,叫晨哥~”

  没反应过来的阳阳正打算照做,被小雨及时制止,这才发现被秃头怪安排了。

  她红着脸锤了农旭一拳,然后把他面前碟里的羊肉夹走,继续大快朵颐。

  羊肉只剩下两盘,但大家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我拿出小宁带来的手工红薯粉,和剩下的羊肉羊汤一起煮了一锅,总算是结束了这场羊汤盛宴。

  “晨哥,手艺真棒,小雨姐以后有福气了。”小宁笑道。

  “我就三板斧,说起做饭应该还是小宁厉害。”我说,“最近生意怎么样?”

  “还算稳定,妈妈想开一家分店,但我不太赞成。”小宁说,“我们管理能力有限,不具备开分店的条件。”

  “嗯,步步为营最好。”我点头道。

  “其实,”小宁继续说,“我不想一直开奶茶店,如果有机会,我想转型开个咖啡馆。就是对这方面没什么研究。”

  “咖啡我比较熟,需要的话可以教你一点。”芸姐忽然说。

  不只是因为热乎的羊汤,还是小巫女的滋润,芸姐的脸上红扑扑的,气色比之前判若两人。

  “嗯嗯,那就拜托芸姐了。”小宁笑道。

  “死胖子,这边给她们娘子军收拾吧,陪我出去抽支烟。”

  “小梵那件事,暂时告一段落了。”农旭沉声道。

  “怎么了?”

  “我们查到的关键人物,死了,醉酒驾驶,交通事故。”农旭说,“这次打草惊蛇,之后再想查,就更难了。”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觉得后背有些发凉。

  似乎注意到我的脸色有些难看,农旭出言安慰道:“没关系。经过这次,他们至少得安分好一阵子。所以最近应该不会有类似的问题了。”

  “所以,让他们收手一段时间,也算是没白辛苦吧。”看到他隐隐有些郁闷的样子,我也说着安慰的话。

  “不行。”农旭扔掉手中还剩下半截的烟头,道,“不把他们连根拔起,我是不会罢休的。”

  良久的沉默后,农旭开口问道:“你那边呢,怎么样?”

  “有谱了。只是,有件事我还在犹豫。”我说。

  “说来听听?”

  “想在l县展开生意,高建州那里是避不开的。但是,我内心中,不太想和这样的人合作。”

  “这个问题简单,商场如战场,合作伙伴只分为有用的和没用的。”农旭笑道,“高建州这种人,想在他眼皮底下撇开他做生意,是不可能的。”

  “我明白了。”我深吸口气,道。

  “明白什么了?决定怎么办?”他诘问道。

  “好吧,其实我还没决定。不然,就让老板来决定吧。”我无奈道。

  “我先回去了。趁着羊肉这股热火劲儿,今晚可不能荒废。”农旭一脸“你懂得”的笑容,向楼下走去,嘴里还哼着跑调的歌曲“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

  我跟在他身后,感受着腹内温热的力量已经传递到全身。今晚,的确值得期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