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3)

作品:雪月静好|作者:Yunalesca|分类:肉文小说|更新:2020-09-02 04:13:13|下载:雪月静好TXT下载
  第三章忽然的曝光(世界线0112)作者:yunalesca2019年5月18字数:11109第三章:忽然的曝光(世界线0112)“好的,我会你。”张驰说。

  少女鼓勇气的决定,他没有办法说出任何反对的话。

  梁宛月看着毫不犹豫回应的张驰,脸上的表有些复杂。

  过了一会,她就这样抱着怀的猫,转身离开。

  张驰搬起地上的纸箱,紧紧跟在她后面。像是个推着车追赶女俩的傻爸爸。

  托猫的福,张驰第一次进入了梁宛月的闺房。

  她可能在这里住得不是很频繁,小屋陈设较为简单,还有三平米左右的空地。

  猫天生有种君临天下的气质。没过两分钟,它便接受了这块新的“领地”。

  颇为满意的巡视一周后,它又开始扒拉梁宛月的裤索取拥抱。

  张驰颇为羡慕的看着猫被小萝莉搂抱在苞待放的口、眯眼享受的小模样,又想起了昨天它那可怜兮兮的形象。

  简直判若两猫。

  “我……想去买些猫粮。”梁宛月抬起头,道。

  “好的。”张驰点头道,“只是,能不能借大飞哥的车用一下?猫不太方便上地铁,而且可能需要买些大东西。”

  梁宛月点点头,抱着猫去了卧。不多时,便带来tesla那颇有辨识度的车形钥匙。

  张驰的手机震动了两下。由岐姐发来一个鼓励的表,还附带一句留言:“稳住,慢些开。”

  第一次驾驶电动汽车,张驰明白了由岐姐说的慢些开真的是纸面。因为只是稍微踩下加速踏板,车子就像疯牛一样向前猛冲。

  急刹车把身边的梁宛月吓了一跳。

  被一人一猫同时用不解的眼神注视,张驰脸上出一尴尬。

  魔都的周末上午,堵车现象并不严重。一个小时左右,便赶到了安琪的店。

  一屋子的喵星人让梁宛月双眼冒出了亮闪闪的小星星。她左顾右盼,恨不得将它们全都抓紧自己的脑袋里豢养。

  同样双眼冒出小星星的还有安琪。她注视着安琪怀的布偶,不住地赞叹着它的毛和眼睛。

  张驰毫不怀疑,安琪愿意节衣缩食将这只猫从任何人手里买下来。

  但,梁宛月肯定是不会出卖的。

  似乎感受到了领地被入侵,黑猫“吉吉”从属于它的柜上猫立而起,顺着安琪的手臂爬到了她的怀里。

  人对人,猫对猫。

  梁宛月身穿普通的t恤和牛仔裤,但眉目致得像个瓷娃娃。她怀的布偶毛纯正,紫香的眸子晶莹透亮,纯洁而贵。

  另一边,则是“琪琪”和“吉吉”的组合。魔女身穿着白碎花裙,平跟凉鞋搭配着袜的脚别有一番风味。五官虽不如梁宛月一般惊艳,却格外耐看,颇江南女子婉如的风味。怀的黑猫生的古灵怪,一双黑瞳左右环顾后,锁定了它认定的对手,一副当家作的模样。

  在张驰说明由后,安琪反而有些犹豫了。因为她不知道这只布偶的出生况和疫苗接种况。布偶猫的脆弱她再清楚不过,她不知道,萍相逢的二人,是否愿意为它付出成本、承担风险。

  当安琪说明其利害后,梁宛月红着脸从包掏出一叠东西。

  里面有她怀猫的cfa统证书,而且显示它是以一只已经完成绝育的猫。另外还有猫的详细信息、疫苗接种记录等。

  却惟独没有它的名字。不知它原本的人,在写下“望好心人善待”的时候,是怎样一种心。

  这些资料原本放置在猫的临时小窝纸箱,第一次看到它时,梁宛月就忍不住将这些资料收起来了。

  当梁宛月红着脸坦白这些时,张驰忽然觉得,眼前这执拗的女孩,很可。

  为了让它过得更好,她甚至放下了对自己的成见呢。

  接下来的过程就很顺利了。猫抓板、猫爬架、小纸屋、猫砂盆这些大件自不用说,就连猫粮、化毛膏、猫砂这些耗材都是只选贵的,不选对的。梁宛月这小富婆出手之阔绰再次刷新了张驰的认知。

  如果她是男,真的可以考虑发展成为“月世界”会员啊。

  许久没有遇到过的大单让安琪的心大好。她嘴角噙着笑,耐心的向梁宛月绍着布偶猫的习和作为铲屎官的攻略。倒是抢掉了张驰不少戏份。

  不过这也无所谓。只要猫还在,张驰和梁宛月就不会缺少话题。

  养猫是个深不见底的,张驰十分清楚这点。

  给梁若雪拍了一张小萝莉逗猫的照片。照片的她,脸上的笑意甚至比和男朋友在一起时的更加真实。

  或者说,纯真。

  梁若雪用回复点了个赞,然后鼓励他再接再厉。

  与张驰一起将大包小包装上车,梁宛月亮晶晶的眼全是对后养猫生活的憧憬。

  告别安琪,她有些不舍的在猫舍环顾了一圈。如果不是因为布偶会有一定程度的“排他”特,她可能会考虑再带一只回家了。

  不过,她和安琪加了微信,方便之后的随时。

  *********年方三十的陆寻没有正经工作,因为他有太多的好。l的纯正野街,喜欢与他的狐朋友喝酒吹,也喜欢到自家商铺和出租屋去收个零花钱。

  花钱、收钱都是小事,关键是他享受那种人一等的感觉。作为魔都土着,只要不沾赌和,家的不动产够让他三代无忧。

  将他的红停在路边,刚下车,他就看到一对男女抱着一只猫上车离开。

  来了生意么?真是难得啊。

  走进挂着“家园猫舍”门头的自家门面,他很贴心的在门外挂上了人外出的牌子,然后进屋锁上了门。

  他的到来,驱散了安琪心难得产生的那一喜悦。

  “啊,接了个大单吗?恭喜恭喜。”

  陆寻的外部条件还不错,虽然稍微矮了些,但因为常常去健身房撩妹,他的身材保持的很好。脸上长得也凑活,属于去酒吧一般不会空手而归的那种。

  但他脸上的笑容,让安琪有些反胃。

  安琪犹豫着,要不要把刚刚收到的货款补上上个月的房租。小姑娘出手阔绰,这一单至少可以维持一个月的常开销。

  但账上的余额给她带来的安全感,让她犹豫了。

  见安琪有些迟疑的样子,陆寻摆出胜利者的姿态,在猫舍踱步。这些个小可,真是了他大忙呢。

  他慢慢走到安琪身后,忽然一把搂出了安琪的纤腰,下身与她紧贴在一起。

  埋首到安琪的长发,深深的了一口气。

  安琪象征的挣扎了一下,却没有用出力气。她的手抱着她的吉吉,如果不放下,她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不要……在这里……”

  感受着身后陆寻的轻薄,她发出了无助的呢喃。

  她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准确的说,从前几天的续租,她掏不出房租的时候,她就知道了。

  身后的陆寻,依靠家的房产,了她的经营收入和积蓄的一大部分。

  她不是没想过换地。但抛开更换地址带来的损失不说,寸土寸金的魔都,很难在找到条件类似但比这儿便宜的地方了。

  三个月前,当她再也无法凑房租,引来陆寻催收时,对方提出请她吃饭。

  她没法拒绝。因为猫舍的这群小可,是她长久奋斗的唯一见证。

  醉酒,被送回,在她无力的反抗下,一切就这样发生了。

  苏醒过来的她,双手抱膝,在身心都在撕裂般痛苦的时刻,她最终出了理智而痛苦的抉择。

  她的老家是苏州这片富庶之地,但身在重组家庭,没有收入来源,地位尴尬。重男轻女环境下,她名上的哥哥和早已榨家的资源。而她,甚至需要在拮据的经营出部分收入寄给家的。

  她听说,名上的父早就为她准备了“联姻”的对象。只等她无力维持、落魄回家。

  她不能没有它们,也不想回到家里去继续暗无天的生活。

  陆寻一向以绅士自居。所以,在续租,如果安琪缴纳一半房租,他便来一次;如果安琪没有房租,他便来两次。将充分的决定权给这位强自支撑的少女店。

  一月两次,频率正好。既能享受到少女一生最鲜的体,又不会觉得腻。

  而且,比起在酒吧的那些烈,眼前的拮据少女更方便掌握,也更加安全。

  回想着这几个月的福,他不禁感叹,半年前就开始的设计,还真是值回票价啊。

  这样想着,他的双手开始不老实的从裙下开始进攻。

  他忘记了,前几次的“援助际”都是在床上完成的。而现在,他们还身店──安琪工作的地方。

  不规矩的动作迎来了少女的反抗。她坚决的动作挣开了身后作恶的手。在这瞬间,她了决定,将今天收到的货款补上上次的房租,而不是用身体来抵债。

  她抗拒的动作让陆寻心升起了一火苗。转过身的少女怀抱着黑猫,一人一猫都用愤怒的眼神盯着这位“入侵者”。

  陆寻忽然伸手,抢过安琪手的吉吉,向旁边的半人的柜上作势一扔。

  安琪发出一声惊呼,向柜扑了过去,终于在吉吉与柜接触之前,双手将它接住。

  惊慌,安琪忘记了猫的天赋异禀。这样的抛出不会让它受到任何伤害。

  陆寻也没想到,他恶作剧一般的随手动作,竟然给他创造了一个绝好的机会。

  因为扑救的动作,安琪的上半身几乎扑倒在了柜上。陆寻顺势压在了她的身上。双手快速的摸索着撩起了她的裙摆,扯下了无力保护她的裤。

  安琪放下手的黑猫,开始全力挣扎。她的身比身上的男人并不矮多少,忽然发难之下,陆寻险些没按住已到嘴边的肥羊。

  他伏首在她的耳边,急切道:“这次算双份,今天之后,这个月我不会再来。”

  安琪放弃了挣扎。或许,在第一次失身于陆寻之后,她就会了两害取其轻的“理智分析”。减少一次,这对她来说,无疑是更大的“优惠”。

  当然,这也是有代价的。

  被吉吉注视着的安琪,忽然觉得整个猫舍的猫都在看着自己。而她,就在众猫睽睽之下,被身后的陆寻用这种耻的姿势进入了身体。

  这只是代价一。代价二就是,前几次在卧室进行的时候,陆寻多少会戴上个作为安全措施和心理安慰的套套,而这次,他却选择忽略了这一步。

  忽然被入侵带来的疼痛较前几次弱了许多,这对身体来说多少是件好事。但这也让安琪觉得自己的身体更加下而廉价。

  是啊,廉价。大时,欠缺关怀的安琪在男生的糖衣下很快坠入河,禁不住前男友的苦苦哀求,在恋三个月时便草草委身于他。初夜的,被前男友用租房楼下面馆带出的卫生纸擦掉,扔进了垃圾桶。

  或许,相比当时天真的献身,现在用来换些房租,会更有意呢。安琪自嘲的想到。

  而她身后着活塞运动的陆寻,已经在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快感之下微醺。当着她心的梦想,将她压倒在努力奋斗的地方,给她一场耻的后入,这样的心理快感甚至盖过了无套入负距离接触的舒爽。

  第一次酒后办事时,为了保险起见,他使用了安全措施。经过对少女身体的了解后,他知道了这个步骤完全是多余的。而后来的易,安琪坚持要隔着那层橡胶,这也让他心颇为遗憾。

  而今天,这个遗憾被他用简单粗的方法释放了。虽然代价是这个月不能再来,但来方长,他有的是时间将少女身上的妙一一解锁──在他烦腻之前。

  最让他满意的是,身下的安琪虽是满心不愿,面痛苦和羞赧,但身体却诚实的反馈着感受,不多时便分泌出滑腻的汁──没有了橡胶的阻隔,这次的感觉更加直观。

  安琪默默承受着屈的冲击,心想,还好依依今天不再。否则,这一幕可能会被她看见。

  李依依是她大宿舍的闺,也是她的老乡和合伙人。李依依回家探,恰好避开了这一幕,这让安琪心多少有些安慰──仅仅持续了一瞬间。

  因为,陆寻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而他没有停下腰部的动作,直接接通了电话,并开启了免提。

  “寻哥,嘛呢?”扬声器传来了带着几分京味儿的普通话。

  “我啊,没嘛,玩玩rpg。”陆寻笑着回道。他的腰部放慢了动作,控制着自己的尖端研磨着安琪体的软。

  “啊,rpg游戏?寻哥你不是不玩儿电脑吗?”男子回应道。

  “侬脑子瓦特啦?rpg,means股,懂伐?”陆寻忍住笑,一本正经的解释道。为了佐证,他还把手机接近下身,并挺动几下身体,发出“啪啪啪”的撞击声。

  “懂!不愧是寻哥,讲究!”男子发出明了的大笑声,道,“那我就先不打扰了,今晚,老地方见?”

  “好。先挂了。”

  两行屈的泪顺着脸颊下,安琪心如刀绞。她本以为,自己强忍着不发出声音,不作出回应,便是最好的反抗。没想到,在被当成道的易,她卑微的坚持竟是如此可笑。

  是时候了。陆寻伸出左手,抓住安琪的头发,将她地按在柜上;右手同时发难,食猛地戳入了安琪娇的后庭花。

  安琪没有毫防备。她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呼,双手不小心弄疼了坐在柜上的吉吉。吉吉发出抗议的“喵呜”声,一跃离开了安琪被脑后大手限制住的视线。

  受到刺激剧烈收紧的腔道,让陆寻到达了预想的顶峰。他畅快的释放着体积蓄的浓稠液体,甚至还发出了一声畅快的欢呼。

  “多谢款待。下个月见。”

  陆寻用安琪的裤擦下身的粘液,顺手扔到了柜上。他拍了拍安琪的部,非常贴心的她把撩在腰间的裙子放下,遮住了狼藉的下身。

  他走了。安琪却像被抽掉了脊梁一般,无力的趴在柜上,眼睛呆滞地看着前方。

  下身出了一团团粘稠的液体。既有陆寻留下的大量男体液,也有安琪分泌的被搅成沫状的液。它们顺着她光洁的退,一路向下,渐渐到了她的小脚上,到了地上。空气弥漫的石楠花的味道。

  脚上传来了软乎乎的触感。

  安琪终于从刚才的冲击苏醒。她急忙弯下腰,将趴在脚边撒娇的吉吉抱入怀。唯恐它沾染到脚上腥臭肮脏的液体。

  将吉吉放置在柜上,她开始清理那个男人留下的残局。

  她看着桌上沾满白液体的裤,放弃了用它清理下身的想法。用餐巾纸粗略的擦了擦,她匆匆锁上了陆寻刚刚离开的后门,走进了浴室。

  将下身洗得发红发痛,安琪终于从浴室里出来。而敲门声,已经响了一阵。

  安琪打开门,脸上带着几分不悦的李依依站在门外。

  但当她看到安琪脸上的疲累时,脸上气鼓鼓的表瞬间不见,关切道:“琪琪,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刚刚了卫生,有些累。”安琪搪塞道,“一身大汗洗了个澡,所以把门锁了,不好意思,害你久等了。”

  一身大汗?只怕是一身大汉吧。安琪在心自嘲道。

  “没事没事。我家琪琪最勤快了~咦,什么味儿啊?”依依皱了皱鼻子,道。

  “啊,新买的空气清新剂,猫防过敏型。味道挺怪的,下次不用了。”

  安琪心庆幸。眼前的闺家底殷实,不知民间疾苦。对男女之事也出奇的迟钝。今天的事,才得以遮掩过去。

  所以,安琪更加不能让她知道这些,对于猫舍的困境,她也没有将压力分摊到李依依身上。毕竟,李依依只是玩票支持,安琪不希望她投入太多。

  李依依趴在柜前逗弄着吉吉。安琪的手机忽然响起了微信提示音。

  “安琪,信得过我的话,把公众号给我来运营吧。每个月多少能创造些收入。”

  是张驰,萍相逢的张驰。好不容易忍住的泪夺眶而出。她急忙转过身,不让闺发现她的异样。

  “琪琪,上次带你认识的继哥哥,有没有给咱们绍生意啊?”李依依问道。

  “啊,有的,了大忙了。”安琪擦眼泪回应道。

  心苦笑。那位大哥确实给她绍了十多单生意,但他在业务开始之前就说明,他的绍是有偿的。而且,他很懂行,每一单生意都卷走大部分的利润,只给安琪留下些聊胜于无的贴补。

  “好的,那就拜托你了。”安琪回复道。生活还要继续,她不能倒下,只能用疲惫不堪的身体拖着满屋子的责任,继续前进。

  好在,还有吉吉,还有依依,还有……这样热心的张驰。

  在她看不到的背后,她的闺依依逗弄着吉吉,嘴角出一嘲弄的笑。

  *********回到家,张驰立刻开始布置猫砂盆、猫屋和猫爬架。梁宛月想要忙,却被张驰拒绝了。他着地上的猫,示意梁宛月先和它继续培养感。

  心大好的梁宛月,对张驰的那一别扭已经烟消云散。她哼起喜的小调,和在家休息的梁若雪分享着喜悦。

  装修完毕,张驰长舒口气,小家伙总算有了像样的小窝。

  张驰收拾了洗浴用品,想要先洗个澡,正好与前来找他的梁宛月碰了个照面。

  俏脸一红,梁宛月丢下一句“姐姐说请你一起吃晚饭”,便落荒而逃了。

  张驰这才注意到手的加大号裤衩,估计是这玩意把她吓跑的吧。不过,这次的晚餐邀请,比起上次,明显多了几分“诚意”。

  人不如猫啊,张驰头感叹道。

  走上饭桌,张驰便发现了一个让他食全无的角──舒续。

  舒续见到张驰,也有些意外。在他的认知,张驰应该已经被姐妹俩轰出了套间才对。

  不过,他还是热的打了个招呼。却换来张驰的一张扑克脸。

  习惯独自生活的张驰,早就忘记了假意迎合的方式。何况,眼前的舒续以让他一整天食全无。

  打输住院,打赢坐牢。要不是住院的概率更大,他真的是要冲上去和这孙子来一场真人pk。

  好在,由岐姐的厨艺还是那么合他口味。而且,单就与她默契的那一瞬对视,就以让张驰大吃三碗。

  饭桌上,梁宛月正式宣布,经过姐妹俩下午的磋商,决定将猫取名为“小紫”,呼应它紫香的眼睛。

  吃晚饭,梁若雪在厨房收拾,舒续牵着梁宛月到了客厅。

  张驰没有跟过去。他回到房间,打开了电脑,切换到监控视频。

  意弥漫在口。下午的相,让他选择忘记了梁宛月与舒续的侣关系。

  面对两人密的画面,张驰觉得像喝了一大口老陈醋一样难受。

  好在有小紫。粘人的小紫霸占了梁宛月的怀抱,让舒续无法用上次那种密而轻薄的姿势与女友进行身体。

  清探头捕捉到了他脸上闪过的一不忿。

  他伸出食,轻刮着小萝莉巧的鼻梁,惹得她发出一阵娇笑。

  得寸进尺的他,伸出拇开始拨弄着梁宛月的下。

  那带着几分调戏的动作让张驰气得握紧了双拳。他清晰地看到了梁宛月不满的闪躲和舒续不依不饶的试探。他担心,梁宛月会像某些小视频的网红脸女子一样,挣扎一番后条件反般的住男方的拇开始吮。

  禁不住舒续耐心的扰,梁宛月的双渐渐张开一个小口。

  舒续带着胜利者的喜悦,将拇伸入了她的口。

  “啊……”虽然监控探头无法传递声音,但张驰能轻松的脑补到舒续的惨叫声。

  更何况,隔音一般的房间里,他的惨叫声已经传到了张驰耳。

  梁宛月出两排整齐的贝齿,对着入侵者狠狠地咬下。舒续疼得浑身颤抖,触电般的抽回作恶的手,惨叫出声,将梁宛月怀的小紫吓得落荒而逃。

  舒续面狰狞之,却迎上了前来查看况的梁若雪。

  他脸连变,连忙向梁宛月道歉。

  张驰想,无非就是“玩笑开得太过、下次再也不敢”之类的话吧。活该。

  心痛快,张驰觉得镜头带着薄怒表的梁宛月,格外可。

  不多时,舒续便耷拉着脑袋,告辞离开了。

  打开电脑,没有看到新的上架申请邮件。张驰登录了安琪的微信公众号“家园猫窝”,想看看能否在这边找到突破口。

  公众号不多,只有几百。但每篇文章的阅读量和评论量都很,尤其是那些晒猫图的文章。

  看来,虽然捧钱场的不多,但捧人场的却不少。

  这当是有作空间的。他稍微考虑了一下,便定了初步方案。先少量买,超过5000开通“量”,走官方的量变现渠道。以目前点击量,只需要继续深挖“萌宠”频道,每个月还是能小入一笔的。

  他将自己的见解发给安琪,并承诺只需要安琪提供素材,其它由他来作。

  与安琪约定了实细节后,张驰关闭聊天窗口,打开他的领域。

  正准备检查后数据时,忽然听到房门传来轻轻的响声。

  开门一看,小紫静静地蹲在门外,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盥洗室传来了声。看来是粱宛月在洗澡,把小家伙从怀里放下了。

  布偶还真是粘人啊。

  张驰将它抱入怀。回到座位,将它放在膝盖上。一边浏览数据,一边猫,惬意得紧。

  小紫待在张驰的上,不多时,不甘寂寞的站起身,东嗅嗅西嗅嗅。然后,爬上了书桌,蹲坐在张驰的鼠标垫上。专注的凝视着张驰的脸,好像在说:“为什么不看我?”

  张驰无奈合上了电脑,专心服侍子。

  在出浴的小萝莉唤走小紫后,张驰终于等来了由岐姐的召唤。

  梁若雪也刚出浴,身上带着清冽的甜香。

  不过像汇报工作一般汇报自己追她妹妹的进度和详,对张驰来说还真有些怪怪的。

  习惯就好,张驰告诉自己。毕竟,这是他距离梦想最近的一次。

  汇报完毕,躺椅上闭目养神的梁若雪长舒口气,撑了个懒腰,将质睡裙下的婀娜曲线充分勾勒在张驰眼前。

  张驰咽下一大口口,想要起身告辞。今天的进度不如昨天的明显,他并不奢望有和昨天一样的待遇。

  “他明天下午回来。”梁若雪坐起身,道。

  “啊?”

  “阿飞。明天下午回来。”梁若雪说,“所以,要不要把你的东西拿回去?”

  是啊。大飞哥,他才是由岐姐的正牌男友。比之前多出许多倍的涩感涌上心头。

  张驰深口气,压下的不适,道:“不,不用了,我已经不需要它了。

  烦我扔了吧。”

  说着,他艰难的站起身,想向屋外走去。

  没想到,梁若雪也同时起身。她的脸上带着神秘的微笑,伸出藕般的手,按在张驰的口,柔地将他推回了沙发坐下。

  一回生,二回。张驰充当睡裤的大沙滩裤被解开,天赋异禀的大根被释放出来。

  刚出浴数小时的小张驰还带着几分牛沐浴的香味儿,搭配它白皙可的造型,梁若雪将它握在手里,竟产生一分喜的感觉──就像喜欢一件小玩一样。

  依然是柔而灵巧的动作,安抚着少年无安放的望。

  与上次不同的是,梁若雪坐在张驰的旁边。她一只手搂着张驰的肩膀,身体轻压在他的肩头,另一只手服侍着大根,微微有些吃力。

  张驰紧张的双手有些不知所措。笨拙的模样惹得梁若雪轻笑出声,到:“想要的话,摸一摸,也可以。”

  近在咫尺的墨瞳将张驰眼的渴望收入眼底,并释放出来。

  为了方便他的动作,梁若雪甚至转变了姿势,蹲在了他的身侧。张驰颤抖的右手渐渐接近梁若雪的身体。

  部,还是大?

  犹豫了一番,耳边又想起了天籁般的声音:“别急,放松些,都可以的。”

  张驰的手自然垂下,隔着睡裙落在了梁若雪的大上。

  薄无法阻断肌肤解除的细腻感觉,或者说,让接触和摩擦变得更加滑。

  脑海想起了德芙巧克力的广告。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张驰的耳边说:“大和睡衣更配哦。”

  虽然对大不释手,但还有部。

  睡裙的部进行了多层加厚理,但里面,确实没有穿衣。

  眼测定,由岐姐的围至少在32c以上。张驰艰难的抬起手,离开大,向部缓缓进发。

  身体微微颤抖,梁若雪自然挺翘的部迎来了张驰同样颤抖的手。

  心的愿望一一实现,张驰的感觉脑袋有些晕。如果这是梦境,他愿意一辈子被困在其。

  掌心与那一点蓓蕾紧密接触,隔着睡裙的摩擦让梁若雪发出撩人的鼻哼。

  张驰紧张得停下了手的动作。梁若雪一边加快了手的动作,一边微微喘息道:“继续,挺舒服的。”

  原本淡淡的甜香变得馥郁。多重感官的冲击下,张驰很快到达了巅峰。

  依旧是没有压迫的接纳,张驰痛快的释放了所有。

  将少年送出房间,梁若雪看了看被少年体液沾染的纸巾,轻叹一声,拿着它走进了盥洗室。

  *********第二天清晨,一起用过早饭后,粱宛月依依不舍的告别了小紫。她有事需要出门一趟。

  张驰虚掩着门在房间摸鱼。昨天,委托进度的突飞猛进让他身心放松,没有比在这时候躺摸鱼更舒爽的事了。

  自从昨天见到小家伙蹲在门口,张驰就没有像从前一样,随时关门。小紫会自己进来,爬上张驰的床铺,躺在他的肚子上。过一会儿,它又会离开,应该是去由岐姐身边撒个娇。

  在这样的循环,时间接近了午。

  点外卖吗?还是说,能吃到由岐姐的午餐?

  张驰犹豫的时候,微信提示音忽然响起。

  “小紫菜,我的上一套图泄了!”

  是筱筱。她的绪很激动,连续向张驰发送了许多消息。那充满语气词的断句让张驰的理解变得有些困难。经过五分钟的,张驰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

  筱筱的前男友,忽然加回她的微信,将她一通臭骂,然后便对她发送了上一套图,她的几张大尺度照片。

  他一边倾倒着自己不满的绪,一边用各种恶的词汇砸向筱筱。最后甚至扬言,要公开筱筱的照片,“让大家看看你放的真面目!”

  张驰心的怒火一下窜了上来。筱筱男友的反应实属正常,但他看到这些图的途径明显有问题。这套图才刚刚解禁几天不说,他的“月世界”已经很久没有出过这样的“泄事故”。

  “筱筱,先别急。你在哪?我下午来找你。”张驰说。

  确认筱筱的地址后,张驰开始着手查询图片泄的详。

  张驰的每个图包,都隐藏着三重验证信息。从验证信息,张驰可以轻松查出泄图包的会员账号。除非是这方面的行家,能将他张驰所有的记号统统抹掉。

  张驰找到泄的图,下载后开始仔细的检查。

  没过多久,他便松了口气。对方并不是行家,甚至将原始的图包直接分享到了网上。

  张驰直接在后将这名会员和他的绍人设置为禁止访问。然后开始检查会员的信息。

  这名会员是上个月刚加入的,缴纳了全额的保证金,id是一串不起眼的数字。

  而他的邀请人是一位老牌会员“老树盘根”──一年以来为他邀请了七八名新会员。

  他用工作专用的三无qq联系到了“老树盘根”,向他说明了况。

  “老树盘根”非常惊讶。他说,那是他认识多年的朋友,应该不可能出这样的事。

  张驰没有就此罢休,虽然不方便说明详,但铁证如山,由不得那人抵赖。

  “老树,我知道,你是『月世界』的老人了。这次的事影响很恶劣,如果没理好,我这个站长就不用当了。”张驰发送道。

  “我知道,我这就去问问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老树盘根”回复道。

  张驰趴在书桌上,思考着理的方法。

  当务之急,是稳定住筱筱前男友的绪。套图的泄与他男友的动散播完全是两个概念。套图的筱筱只出了半个下巴,而且加上了薄码。但如果她前男友在圈子散播,筱筱恐怕会失去生存的空间。

  他隐约知道筱筱的难。而她的前男友,或许不知道。

  “他的,这小子说他的号被盗了。”

  张驰当然不能接受这样的说法。如果都能用盗号来搪塞,还要他这个站长什么?

  “他说,他确实是被盗号了。这个号上剩下的钱就当补偿了。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再给他一次机会,重新缴纳保证金。”“老树盘根”回复道。

  这可是好几千白花花的银子,说不要就不要了?原本,即使扣除违约金,还能剩下一些还给他的。这么看来,这家伙确实是被盗号的?

  张驰心一动,打开了“月世界”的后。他要看看,这家伙最近的浏览和下载记录。

  “老树,烦我转告,我会进行调查。请问他的号是什么时候被盗的?”

  得到确切的回复后,张驰开始仔细检查着账号的蛛迹。

  在他专注的时刻,房门悄悄的打开了。

  然而,推门进来的却不是小紫,而是梁若雪。

  她看到张驰专注的模样,玩心乍起,脱下鞋子,放轻脚步向他身后走去。

  天赋异禀的梁若雪,在木底板上踮起脚尖走路的时竟然如同小紫一般,悄无声息。

  当张驰注意到身后的呼声时,梁若雪已经站在他的身后。

  而他电脑屏幕上显示的画面,已经被她看到。

  月世界的网站背景──他自手绘的得意作品,少女孤傲的背影,寂寞如夜空的圆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