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序)

作品:雪月静好|作者:Yunalesca|分类:肉文小说|更新:2020-09-02 04:13:13|下载:雪月静好TXT下载
  序章俗套的重逢作者:yunalesca2019-03-08字数:11603坐到了房间的床垫上,张驰仍然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张驰并非在黑中介处看到的这条租房信息,而是在一个steam游戏群中。

  一位名叫“加藤惠”的深潜网友,昨天忽然在群内发了条租房信息,然后马上撤回了,并在群中道歉,说发错了。张驰恰好看到,并在。5秒之内发现这个位置的房子可以完美的满足自己的需求。所以他便向“加藤惠”发出了好友请求。

  在魔都市区,这个价格最多只能租到温州炒房团老板定制的1/2隔间打工者专用蜗居间。像现在这种堪称豪华装修的套房内的一个次卧单间,市场租价至少得翻番。更别说公共区域的沙发、厨房、餐厅。

  但眼前这位和善的“加藤惠”大哥,就这样与他签订了租房合同。在他支付宝转了押一付一的房租后,就将大门的密码告诉了他。

  大哥自我介绍叫贾腾飞,来自冀州。虽然读音类似,但网名中的大和抚子忽然变成了现实中的钢铁直男大飞哥,让张驰一时有些难以适应。

  大飞哥介绍道,他与女朋友及家属租下了这套房,然后将闲置的这个单间出租回血。上个租客因工作外调,在一周前退房。

  如此优越的条件,如果没有什么附加条款的话,张驰恐怕得怀疑,其中是否有猫腻。

  所幸是有附加条款的:无不良嗜好、提供学生证或劳动合同复印件。

  如果推gal、看黄图和施法不属于不良嗜好,那张驰算是完美符合大飞哥提出的条款。他既有学生证在身,又有劳动合同在手。

  在他用几乎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明自己的情况后,他看到,大飞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露出了慈祥而友善的微笑。

  并非大飞哥有任何不友善的肢体语音,而是因为两人巨大的体格差。张驰一米七二,55公斤的小个,面对高达一米九,一身腱子肉的贾腾飞,怎么都有一种被欺负的感觉。

  “啊,津门的啊,和我对象是老乡。”听张驰自报家门后,贾腾飞道。张驰没有放在心上,他对老乡没什么概念,还不至于两眼泪汪汪。

  “厨房的东西随便用,用完记得洗干净就成。我和对象住主卧。小姨子住次卧,小舅子住门房。不过他们俩还在大学,有时不回来住。”贾腾飞说,“水费按人头分摊,电费按房间摊,网费就甭摊了,你用就行,待会我把你的设备加到白名单里。”

  张驰当然没有意见。他仔细查看了房间的情况,四室两厅,豪华装修,设施齐全;阳台很大,上面还放着吊篮沙发和跑步机。主卧有独卫,还有个卫生间在次卧三卧间的拐角处。两男一女共用一个卫生间,如果他们不常回来的话,还算好接受。

  大飞哥从事商用网络设备贸易,经常出差。用他的话说,基本除了出差就是放假。今天把租房的事情敲定,后天正好又要出差。

  张驰把自己学生证和劳动合同的电子版发给贾腾飞之后,这边的手续算是完成了。

  大飞哥友好的提出要帮张驰搬家,张驰谢绝了,因为他的全部家当也就是一个背包,一个行李箱罢了。铺盖洗浴打算现买,锅碗瓢盆什么的就蹭这位热心大哥的算了,毕竟他也不常做饭。

  大飞哥盛情难却,张驰只得厚着脸皮让他拖到了附近的华润万家,购买些生活必需品。当看到大飞哥的座驾时,张驰着实吃了一惊,骚蓝色的models7d,不说价格,逼格就足够秒杀半个小区了。

  开这样的车,居然还租房?而且居然还会把闲置的单间出租给陌生人回血?

  这让张驰有些疑惑。

  但看到大飞哥脸上友善爽朗的笑容,张驰怎么也没法怀疑他有什么企图。再加上,他张驰,一个骨瘦如柴的死宅,论斤称都卖不了几百块钱,除了两个腰子,还有什么可企图的呢?

  买完东西,大飞哥还热心的将张驰拖到大学,取了行李。回到家,大飞哥接到电话,要去接逛街结束的小姨子,便匆匆出门了。

  张驰熟练的铺好床,这对他来说不算什么。毕竟高中开始在外地求学的他,已经具备了很强的独立生活能力。铺好床后,他赶紧坐到书桌旁,将自己的“爱机”打开。

  与张驰弱不禁风的身体比起来,他这台电脑算得上强壮了。蓝天p775准系统,量大管饱,足以满足他所有的日常需求。

  听大飞哥的意思,他家的网络应该是白名单防蹭网的。这时候他应该还没回,蹭网是不可能了。张驰打开自己的手机,连接热点,然后关上门窗,拉上窗帘,熟练地打开一个个软件,进入了那扇无光的大门。

  对,除了学生、罗氏制药实习it之外,张驰还有第三个身份——站长。

  他自建的“月世界”网站在“福利”界小有名气。许多“福利姬”都将自己的福利写真上架到他的网站销售。他靠独家自创的三重“反盗版”机制、相对安全的渠道和良心的分成制度吸引了一大批福利姬,然后利用优质首发资源、精致的界面和稳定的网络获得了大批粉丝。从此走向良性循环。

  张驰本人原本也是摄影爱好者,自从被拖入“福利”界,他深陷其中,却也乐在其中。建站初期入驻的那批福利姬,基本都是与他约拍过的小姐姐。

  他建站的初衷是,带他进入这个领域的好姬友小姐姐抱怨收款不方便(总被封号)和盗版猖獗,要是有个福利图界的steam就好了。姬友的需要就是张弛的动力,他便开始鼓捣这个网站,经过将近一个月的努力,终于迈出了在无光之境的一大步。

  时至今日,即使他一次次提高了vip和福利小姐姐的门槛,“月世界”的付费会员和入驻小姐姐的数量仍在稳定上升。当前进站需要预充3元,而福利姬也需要通过转介绍和张驰本人审核的双重门槛才能入驻,连带他那随手起的“zc111”的id也在福利界成为了小有名气的旗帜。

  为了保证不被跨省,张驰可谓煞费苦心。首先网站本体在us注册——由他高中同学us留学的基友代劳。他委托基友租赁了最好也是最贵的aws云服务,并以基友的名义同时架设了国内的aws镜像服务器。同时,收款也是基友代劳。

  基友高中毕业后全家移民美利坚,没有法律方面的压力,成为了他最坚强的后盾。

  短短一天,张驰的邮箱内新出现了两个vip申请和一套福利图的上架申请。

  vip申请只需要确定金额到账,审核邀请关系,就可以马上通过。福利图的上架申请则麻烦得多。张驰需要先打开这套图片,看质量与清晰度是否符合他制定的“月世界”标准;然后挑选其中最有代表的图片出来打码,充当预览图;如果有不小心露脸的图片,他还需要再次与作者确认,看是否符合作者本人意愿;最后综合图片质量和作者的意愿定价,将图包上传到主服务器,进行“反盗版”

  处理。

  今天这套图来自著名的“豆蔻映像”社团,图片的质量异常高。大尺度的视图、诱人的姿势加上专业级别的调光,使图片中唯美的少女躯体充满了色气。张驰刚翻阅了两三张,立刻决定,先开个小灶。

  因为,这位coser小姐姐他是认识的。他知道,她的身体会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他取出行李箱最内侧的一个盒子,拿出其中的“法器”,打开预热开关,熟练地挤上润滑油。然后回到电脑前,脱下牛仔裤,一边审阅今天的图包,一边进行“施法”。

  张驰使用的“法器”属于旗舰级别,材料弹性和尺寸模拟真人,内有玄机,双通道设计,自带加热……但也带来了一些缺点。除了昂贵之外,体积成为了最大的桎梏。

  与女性腰身几乎等大的“法器”,在宿舍与家中基本没有生存空间。这也是张驰需要外出租房的原因之二——之一当然是他的站长身份。

  使用飞机杯,也并非贪图享受,实在是迫不得已。骨架娇小、握力无能的张驰,偏偏长了一根尺寸惊人的阳具——静止尺寸超过了国民平均战斗尺寸。一旦进入战斗状态,张驰的小手根本难以长时间把握他狰狞的阳物。有时,他甚至觉得,阳具上的肌肉说不定比他手臂上的更加发达。

  在经历多次筋疲力尽的施法后,张驰终于走上了使用“法器”的不归路。而在多个“法器”损毁后,他也发现,“少女”尺寸的飞机杯根本无法满足他的需求,只有霓虹进口的高级飞机杯外加熟女尺寸,才能在他的巨茎下多坚持些时日。

  将看图器设置为幻灯片模式,张驰双手握住法器,开始快速施法。

  不知是不是因为尺寸原因导致勃起时需要更多的血液,张驰在下身进入战斗状态后,总觉得脑袋里的想法会慢半拍,满脑子都是肉欲。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精虫上脑”吧。

  今天的这套图是艾米莉亚的cos,衣物还原度高,小姐姐身材也非常匀称。

  “豆蔻映像”的团队十分专业,图片分辨率高,构图合理,ps参与度也适中。

  但此刻的张驰却没有心思考虑这些,他只是如野兽般红着眼睛盯着渐渐切换的画面,做着往复的运动。

  渐渐地,小姐姐白裙内的小裤裤被自己褪下,然后就是她撩起裙摆,躺在粉色床垫上的大特写。

  光洁平滑的腹部,点缀着可爱的肚脐,构成了一幅绝美的画面。但视线下移时,张驰再次看到了,小姐姐那如蜜桃一般多毛的下身——与她精致的其他部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画面的冲击使张驰的两眼发直,甚至让他的下身感到了酸麻,精关都有些许的松动。

  小姐姐茂盛的毛发仅仅存在于阴阜处,微微张开的大小蜜唇周围却依然是光洁一片。

  而左边蜜唇的外侧,有一颗几乎不可见的小豆豆。这也是画面内这位coser——筱筱的标志。虽然因为图片后期的处理,使这个标志淡化了许多,但张驰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它——曾经亲密接触过的它。

  没等张驰停止幻灯片播放,细细品味这张图片时,下一张图片已经自动切换过来。而这张的尺度,则更加惊人。

  下一张图片中,筱筱以跪趴的姿势睡在床上,脑袋像鸵鸟一般深深埋进了枕头中,而下身则自然而大方的展示在镜头下。

  阴阜上的毛发在下方冒出了个尖尖,蜜唇周围的颜色仅仅比大腿的颜色略深一点,而中央则是诱人的粉红色——并不是ps调整的结果,因为张驰曾见过真实的她。

  下一张图的尺度则更加劲爆。筱筱居然用双手将臀部用力掰开,下身像花朵一般展现在照片中。原本犹抱琵琶的膣道因为组织的拉扯,变成一个鲜嫩的“o”

  型。大片粉红色的嫩肉看起来鲜嫩可口。在高清的分辨率下,冒出尖的阴蒂和处女膜的残留组织都清晰可见。

  更要命的是,一小股白浊的液体,正在沿着她如花的下身汩汩流出,如同成熟后的花汁。

  每个看到这张图片的成年人都会明白,这是性交后的痕迹。

  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心中那头野兽发出了低沉的嘶吼。张驰的下身连连挺动,将数量惊人的体液射入了“法器”中。

  经过半分钟的喘息,张驰用卫生纸清理了下身的痕迹,便借着“贤者模式”

  的高效率重新进入了工作。

  挑选了其中最诱人的几张图片,加上马赛克作为预览图;然后将图包做好防伪处理,写好介绍词,就开始上传的步骤了。

  这套图的“质量”惊人,张驰当即就决定放在强推位置、标上a级的价格,并设定了2套保卖——也就是说,当2位vip购买图包后,这套图才会正式解禁,通过他的服务器推送金主们的电脑和手机终端,承载他们内心的欲望。

  他将审核的结果邮件回复给“豆蔻映像”的工作邮箱,然后打开微信,给筱筱的私人微信号发送了一张代表惊叹表情图。

  “小紫菜~”筱筱回复了一张表情图,并唤出了他的爱称。他在网上的id被各种方式解读。网站内的用户一般叫他“紫川大大”,而熟悉的小姐姐叫他什么的都有,比如“紫菜”,甚至有叫“痔疮”的。

  “刚刚上架了你的一套图……我……社保了……”张驰发送道。

  “啊哈哈,那套『艾米莉亚』吗?那是三周前拍的了。新来的后期效率不行啊,今天才发过去。怎么,要不要筱筱送货上门,让紫川大大潜规则一下?”筱筱依旧大胆的回复道。

  张驰吞下一大口唾液,回复道:“别,筱筱,我会把持不住的。”

  “没关系啊,筱筱不介意哦。上个月,筱筱回归就单身了。”

  “啊?怎么回事?”张驰有些惊讶。筱筱有一位交往了三年的男朋友,他们的感情一直比较稳定。

  “还能怎么回事,『福利图』被他看到了呗。讽刺的是,他看到的流出的盗版呢。”筱筱回复道。

  张驰急忙给筱筱发送了语音请求。

  “怎么了,小紫菜,想安慰筱筱吗?”手机那头的筱筱强笑道。

  “筱筱,是我这边的图泄露了吗?”张驰道。

  “不是。是我早期拍的写真。有一张图不小心露出了半张脸。你的反盗版挺不错的呢,他根本没看到我后来拍的那些大尺度的图片。”筱筱说。

  “那他应该没办法确定是你啊。”张驰道。

  “呵呵,他拿着图片问我,我就大方的承认了。”筱筱的语气变得忧伤而落寞,“他是个好人,我可以瞒着他,却不能骗他。”

  张驰一时语塞,半天只挤出来一句:“对不起。”

  “没事的,小紫菜,我脱掉衣服的那天,就想到有今天了。怎么样,这次的套图还行吧?有没有给筱筱个好位置?”

  “置顶推,a级,保卖2。”张驰说。

  “哇,这么好的待遇!发达咯!”筱筱喜悦的声音传来。

  “嗯,图片质量很高,而且……尺度很大。”

  筱筱轻笑道:“呵呵,既然都这样了,我也没必要端着了,不是吗?再说,我套图的人气再上不去,红绪姐也会为难的。”

  “可是……我还是觉得……”张驰支支吾吾道。

  “安啦,援交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里面的白色蜜汁液体是买的道具呢。”

  diyibanzhu.com像是看穿了张驰的小心思,筱筱道,“朝江的水平有限,只能靠这样的套路才能拍出感觉。要不,下次帮我再拍一套把,紫川大大。”

  “好吧,筱筱,你要……保重。”张驰道。

  “放心吧,筱筱还是有底线的,不会让自己更脏了。じゃね~”

  张驰在业界的口碑很好,但身为学生而且时常兼职的他时间并不是很充裕,再加上安全问题,所以他约拍不算多。带他入行的红绪姐和刚刚通话的筱筱算是他拍得比较多的两位。

  虽然亲眼见过无数少女的美好身体,但张驰至今,俗称处男。他从不对约拍的coser动手动脚,但看到小姐姐的美图,却还是忍不住想要撸上几发。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为红绪姐拍写真时,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但还是在最后关头刹住了车。事后红绪姐甚至有些惋惜,没有收下他的处男身。

  红绪姐——也就是张驰的姬友,是带他入行的领路人,是最早的那批福利姬之一。当时的张驰是她的小迷弟,购买了她的全套写真。然后他们相识,熟知,并最后携手走上了这条“不归路”。红绪开创了“豆蔻映像”社团,而张驰开创了“月世界”。

  刚刚酣畅淋漓的一发带走了张驰大部分的体力,毕竟硕大的下身占据了他有些孱弱的身体太大的比重。他就这样,倒在床上睡着了。

  口干舌燥的醒来时,已经到了半夜十一点。

  张驰从床上爬起来,才发现没有任何饮用水了。

  他踉跄起身来到厨房,在大飞哥的饮水机里接了一杯水,咚咚咚喝下肚,才感觉力气恢复了几分。

  这时,该开始善后工作了。

  “法器”需要细心的清洗与保养,才能持续的满足张驰的需求。毕竟,旗舰版的“法器”对张驰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在他的大根冲击下,能稳定工作一段时间的“法器”,无疑是物有所值的。

  在宿舍使用时,使用和清理是个大问题,得趁同学都不在的时候偷偷处理。

  果然,外出租房还是会方便许多。

  但当张驰清洗、保养完法器,哼着小调回房的时候,却意外遭遇了“滑铁卢”。

  她的净身高超过了175厘米,即使穿着平跟小鞋,也比瘦小的张驰要高出半个头。她应该是下班归来,手上提着手包,身穿着灰色的职业套装,筒裙下的黑丝让原本夸张的长腿愈发惊心动魄。

  她是大飞哥的女朋友,套间的女主人?

  当张驰分辨出她精致的五官时,脑袋里的信息“轰”的炸开了,威力甚至高于刚刚看到筱筱大尺度的福利图时。

  “由……由岐姐……”

  她一脸淡漠的看着张驰。张驰手中那羞于见人的夸张“法器”,也仅仅是为她的表情上增加一丝鄙夷而已。但听到张驰不由自主发出的呼唤时,她脸上竟有一丝动容。

  思考的表情只持续了瞬间,她发出一声冷哼,便转身进入了主卧。留下呆滞在原地的张驰。

  失魂落魄的回到卧室,顾不上收拾手中的“法器”,张驰仰躺在小床上。记忆的匣子,在这一刻完全开启。

  初中阶段的张驰,身材比现在还夸张。初一的他,身高才一米四五左右。寄宿学校内,学生的“隐私”都被最大程度的呈现在所有人面前。张驰下身的异样很快就在男生间传开了。

  如果他的身体健壮,说不定巨大的下身还算是个优点。但他小鸡一般孱弱的身体,配上比例不协调的大根,让所有嘲弄的眼神和言语蜂拥而至,将他的青葱年华埋葬了大半。

  他初中的外号十分直白——“大鸡鸡”,不论是意境还是文采,都比他高中时的外号“张根硕”不知差了几个档次。

  他的女同桌是个开朗的女孩,不仅没有对他有丝毫的鄙夷和诽语,反而会在他面前露出一丝刻意的温柔。当时的她,几乎成为了张驰心中的暖阳。

  他用几周时间,引经据典写出了洋洋洒洒的一封情书,并珍而重之的双手递给了同桌。同桌一脸娇羞的点了点头,并约他到了教学楼后的角落,与他牵着手,说起了情话。

  十指紧扣的柔软触觉让他身心的某个区域觉醒了。原本尺寸惊人的下身,第一次开始抬头,将校服裤高高顶起。

  从未经历过的陌生麻痒快感让张驰心中多了一点恐慌。生物尚未学到生理卫生部分,他小脑瓜内的知识无法对他有任何支持和帮助。

  而同桌,乌溜溜的眼睛中,透出了关切又好奇的光。在她的温柔攻势下,张驰乖乖的褪下了校服裤,将初具规模的下身暴露在“女友”面前。

  “好可爱,我可以摸摸它么?”

  虽然女生在这方面比男生早熟,但同桌肯定没见过如此又大又白且形状完美的大根。她的好奇也是理所当然。

  张驰清晰地记得,那一刻,同桌脸上的笑容有些陌生。但对她毫无保留的信任让他没有犹豫的同意了。

  同桌的手抚上了他的阳具。她脸上带着兴奋的表情,把玩着肉质的“新玩具”。

  在她温软的小手下,强烈的快感袭上了张驰幼小的心头。

  她掏出了诺基亚手机,想要记录这新奇的一切。同时,手上的力气也慢慢增大,并时不时挑逗着白里透红的龟头。

  很快,在同桌恶作剧般的一握后,张驰的脑袋一片空白,下身抽搐的射出了人生的初精。

  米白色的精液喷射得很远,有部分沾染到了同桌的小手上。同桌好奇的闻了闻,甚至皱着眉头舔了舔,嫌恶的表情一闪而过。

  在同桌的软言安慰下,张驰心中的羞赧和惶恐转化成了甜蜜,他忽然觉得,拥有了大根后收到的一切歧视和嘲讽都是值得的。

  直到一周后的大课间活动。

  这些天,他发现许多女生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这些他都可以不在意,最让他难受的是,同桌对他的态度冷淡了许多。

  终于,在大课间活动后,一位为他抱不平的同学才好心的告诉他,他的大根照片和射精时的丑态,连同他手写的情书,已经传遍了几乎全班所有女生。

  同桌少女不知轻重的恶作剧,让他的天空变成了深灰色。

  学校能躲藏的地方,只有教学楼后的空地,和教学楼的顶楼。而教学楼后是他的伤心之地,所以他只能躲在教学楼的顶楼,在所有能自由活动的时间。因为,在教室的每一刻,他都会觉得,无数双眼睛盯着他,和他的大根。

  这时,他看见了她。

  她也经常独自站在另一栋教学楼的顶楼,看着远方的迷之景物,留给张驰一幅无瑕的侧颜。她总是穿着对当时的他来说太过时髦的黑色哥特长裙,飘逸的裙摆与栗子色的长发随风飞舞的样子,让张驰迷醉其中。她经常从衣裙的某个角落掏出一盒烟,取出一支,点燃,然后继续看风景。

  张驰知道她。她叫梁若雪,是学校高中部的校花——男生间流传的那种。她的成绩长期盘踞在全校前三,再加上出众的家境,所以获得了从不穿校服的特权。

  她对同学从不假辞色,甚至对老师也是一样。

  她的传奇故事也让张驰如雷贯耳。男生的搭讪她从不会有半句回复。曾有黄毛青年不知轻重的在顶楼调戏她,却被她三下五除二的放倒在地,爬都爬不起来。

  高中部教学楼的顶楼,也渐渐成为了她的专属秘密基地。

  就这样,张驰看着她,度过了初一的时光。

  初二下学期,学校来了一位新的教导主任。某天,正当张驰想要如常登上顶楼时,教导主任从顶楼上押着几个男同学往下走。

  这几位男同学他都认识。他们经常爬到顶楼抽烟,遥望对面楼的梁若雪,嘴上说着轻佻的荤话。

  顶楼的风可以吹尽焦油的味道,所以这边教学楼的顶楼无疑是抽烟的圣地。

  张驰被吓坏了,赶紧回道自己的教室。数分钟后,他才反应过来,是否应该去对面楼顶,向梁若雪报信——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位教导主任数次在学校大会上批评过梁若雪的“违反校规”的行为——当然,梁若雪依然我行我素。

  但抽烟的行为,在他们学校是可能被记过的重大违纪行为。

  小张驰脑子一热,拔腿就向对面的顶楼奔去。受限于体制,最后的一小段路,他几乎是拖着自己的双腿,凭借那一腔热血,强行爬上了楼。

  梁若雪指尖夹着仍在燃烧的香烟,有些诧异的看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张驰。

  但天意弄人,还没等张驰调整呼吸,说出报信的话,教导主任竟从张驰身后出现,将抽烟的梁若雪抓了个正着。

  梁若雪看向张驰的目光,从好奇变为了鄙夷。在教导主任冷笑着将她“押送”

  回办公室,经过张驰的身边的时候,他清晰地听到她说出的那句话:“小鬼真是恶心。”

  至此,他初中阶段最后的一缕微光,就此湮灭。

  中考的失利,让他顺理成章的逃离了这座城市,来到了外地的寄宿制私立高中。这段记忆,本应被渐渐尘封。

  高中时,已经成为宅男的他,第一次接触到《素晴日》这部作品。梁若雪的形象,与其中的水上由岐,从此完美结合。

  在睡梦中,他无数次的向由岐姐倾诉衷肠,想要解开误会。由岐姐却从没给他任何回应。渐渐地,变成了张驰心中的一个结。

  大学时,他曾想过回到老家,寻找梁若雪的踪迹。但他知道希望渺茫。因为,初中毕业时,他就听说梁若雪考取了不列颠某高校,从此出国留学了。

  他没想到,竟然会在8年后,与梁若雪在魔都相遇——在他手中拿着超大号飞机杯的时刻。

  时光荏苒,她的五官和身材也有些许的变化——尤其是胸前,但刚刚相逢的瞬间,强烈的感觉让张驰几乎可以确定,那就是她,梁若雪,由岐姐。

  尴尬的场景和道具,没头没脑的台词。这样的重逢真是,糟透了。

  张驰双手扶在脸上,认真的思考今天的行为会带来的后果。

  如果她的感觉没错,那梁若雪已经成为了他的高富帅房东,贾腾飞的女朋友。

  看他们的样子,已经同居了许久,说不定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强烈的酸涩充满了张驰的心头。数年的情结就这样,被命运拉成了死结。

  向她倾诉衷肠,已经不合时宜。即使误会解除,还会有什么意义吗?

  更何况,如果相认,自己拿着大号飞机杯的猥琐形象,只会让梁若雪记忆中的他更加丑陋。

  忽然,张驰发现,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

  贾腾飞和梁若雪,是他的房东。如果梁若雪把刚刚的情况告诉贾腾飞,大飞哥会不会捏着他的颈子,将他扔出这个套间?、或者说,根本用不着大飞哥,高中时就已经武力值max的梁若雪,就足以把猥琐而萎缩的他赶出去了。

  怎么办?现在去登门道歉还来得及吗?

  最终,张驰打消了念头。或者说,他已经认命了。

  他打开电脑,进入“月世界”后台。

  两小时前上架的“艾米莉亚”套图,已经完成了9多套预售。这个数据在她的意料之内。他发布了一条新的推文,报告了最新的进度,并再次推荐了套图。

  如果不出意外,明天上午,筱筱的秘密花园就要出现在金主们的面前了。

  啊,为什么会有一种,被ntr的感觉啊。

  第二天,九点,盯着惺忪的睡眼,张驰走出了房门。

  大飞哥和由岐姐正在餐厅内吃早餐。见到他,大飞哥露出了热情的笑容。

  “小张,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对象,梁若雪。说起来,你们还是津门老乡呢。”

  张驰僵硬的笑着问了个好。梁若雪冷漠的看了他一眼,算是打过招呼了。

  来到卫生间,感受着扑通跳动的心脏,张驰看到了镜子内面红耳赤的自己。

  刚刚的出场,真是逊爆了。

  但是冷静下来想想,自己似乎暂时不会被赶出去了?

  或许,在由岐姐面前,自己只是只微不足道的小虫子罢了。

  洗漱完,张驰谢绝了大飞哥一起吃些早饭的邀请,背着大书包出了门。

  他来到联通营业厅,将自己名下的2份1m的宽带,迁移到了新租的房间。

  魔都的联通宽带上传速度优秀,而且可以分配固定公网ip,这对他来说意义重大。而两份1m宽带配合双拨路由器,才能满足他作为站长的需求。

  今天是节假日,不需要到学校和公司报道,一时间张驰竟不知该去哪里。晃晃荡荡回到小区,他看到由岐姐穿着居家的衣裙,手中提着一袋垃圾。而他正好站在了小区垃圾站的前方。

  看到了他,由岐姐脸上的表情更冷了几分。她一扬手,手中的垃圾袋就向张驰飞了过来。

  然后,垃圾袋与张驰的脑袋擦身而过,落到了垃圾站中。

  扔出垃圾后,梁若雪转身就走。

  回到“家”中,贾腾飞在客厅看电视。见他进来,邀请他今天一起吃晚饭。

  张驰连忙谢绝,但大飞哥盛情难却。

  “没事儿,同在一片屋檐下,就得多走动。看过『爱情公寓』没?那关系多让人羡慕。”大飞哥说,“别看我对象态度有点冷,她人可好了。晚上我小姨子回来,阿雪会亲自下厨,咱们有口福了。”

  魔都联通的效率很高,中午时分就把他的宽带迁移完毕——顺便感叹了一下,这小伙子要这么快的网速干嘛。

  重新用回熟悉的网络,张驰再次潜行到月世界。在他的“站长推荐”下,筱筱的套图已经完成两百余套预售,只等他解禁了。

  他轻点鼠标,完成解禁。一个个专属下载链接将自动推送给金主们。

  一个小时后,套图下方就出现了许多留言评论。

  “我tm社保!”

  “筱筱美如画!求更多!”

  “站长推荐,果然精品!”

  “筱筱援交吗?想透!”

  除了某些特别出格的言论,张驰从不对评论区进行任何删减,完全是粗放式的管理模式。“月世界”是他理想的自由空间,他也相信,套图的作者有面对所有评论的能力。

  向筱筱发送了祝贺的微信,张驰琢磨着,要不要再用筱筱的身体来一发。

  梁若雪的目光忽然在脑海中出现。让张驰打消了这个念头。

  筱筱回复了个抱大腿的表情图,并询问他约图的时间。

  “下下周末吧,地点你定,魔都周边都行。”张驰回复道。

  “小紫菜,我们社团新来了一位漂亮的小姐姐哦。这周末我想和她一起出一套百合主题的图,怎么样?”

  “哇,百合什么的最喜欢了!是新入坑的小姐姐吗?”张驰惊喜的回复道。

  “不是。原来就在网上发过一些小尺度写真的。id叫『思琪』,小紫菜你见过吗?”

  作为福利界的老司机,这个id张驰确实不陌生。萝莉体型,小尺度视图。

  她的修图很业余,但更突出了身上皮肤的娇嫩与白皙。因为脸和私密区域都没有出镜,最大的尺度就是穿着三点式的内衣,所以即使她的身体十分美好,但依然没有什么名气——还无法在“月世界”上架。

  “啊,我知道,她也加入社团了吗?我记得『豆蔻映像』所有的套图都是大尺度视图啊?”张驰回复道。

  “是的,她想尝试一下大尺度视图,但是有些放不开。所以我想和她一起出一套百合主题。怎么样?有没有鸡冻?”

  “哈哈哈,鸡儿梆硬中。”张驰老实的回复道。

  小尺度转大尺度的情况张驰见得多了。福利姬多半还是为了改善生活状况才献身出镜,而小尺度的视图是很难卖出高价的。

  感叹着又一位少女的越陷越深,张驰开始收拾房中的杂物。许多都是上任租客留下的,张驰有些洁癖,打算将它们一锅端尽。

  咦?这是什么?

  一张sandisk的内存卡,静静地躺在了书桌的抽屉中。

  这也是上任租客留下的吗?

  内存卡的外形在平凡不过。不过其中会有什么东西呢?

  上任租客会不会回来,向他索要自己遗失的物品呢?

  或者,直接交给大飞哥吧,让他帮忙转交下。

  几乎打定主意的张驰,却被心中的小人再次扰乱了心神。

  要不,就看一眼?

  心灵的抉择:1→看看里面的内容2→直接交给贾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