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八章

作品:夫妻双修功txt|作者:未知|分类:肉文小说|更新:2020-09-04 22:26:31|下载:夫妻双修功txtTXT下载
  今天他比以住晚回家了些,所以关小婷又下厨,煮了一碗面给他,而她因应他的要求,坐在餐桌陪他。

  “我……今天有出门。”关小婷小声的说着。

  “嗯。”官季明冷淡的回应。

  “我今天去……”

  “不用每件事都跟我说。”他喝了一口汤,味道淡淡的,不算美味,但以了。“你不是军人,我也不是你的上司,何况我们是在家里,不是在军营。”

  “嗯……”她在餐桌下绞着双手。

  官季明抬头瞥了她一眼,又继续吃面,还不时发出喝汤吸面的声音,基本上他的胃口很大,但她很能拿捏份量。不会让他吃不饱,也不会让他太撑。

  吃完了,他将碗筷给她。“明天再洗,先帮我放个热水澡。好吗”

  “嗯。”她将碗筷放进水洗槽,便转身上楼为他上热水,太达紧张的她并未发现他是以请求的语调跟她说话。

  看着她离开餐桌,官季明知道该是改善两人之间的关系,他先上楼拿衣服,再走进浴室,正巧她放好热水澡,他来到她面前,往前一跨,将她挤回浴室里。

  “你洗了吗”她摇摇头。

  “那陪我一起洗。”他已经动手脱去她身上的衣服。

  “可是我没拿衣服进来。”她阻止他的动作。

  “我帮你拿来了。”他已经脱去她的上衣,拿掉她的内衣,“趁着爸妈他们没发现,快点帮我脱掉衣服,你也不想让他们发现我们一起洗吧。”

  “季明……”她双手掩着双胸,接着她的裤子被他脱下,整个人坦露的呈现在他面前。

  “我们都袒诚相对这么多次了,你应该习惯才对,不该这么羞涩的。”他拉来她的双手,贴在他的胸口。“快点帮我脱衣服,你不想一整晚都耗在这里吧”

  关小婷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为难的解开他的军服,然后取来莲蓬头,却被他接了过去。

  “我来。”官季明在调整水温后,拉过她,让温水淋浴在两人身上,再取来洒浴r,抹在她身上,也拉来她的手,要她为他服务。“只是洗个澡而已,放松点。”

  从头到尾,关小婷的视线永远停留在他那结实的胸膛,当她的小手滑下他的腹部,他捧起她的脸,对着她的小嘴吻下去,而拿在手上的莲蓬头早就被他丢在一旁了。

  “不要在这里!”她推开他,小声的说着。

  “不会被发现的。”他又重新抬起莲蓬头,将两人身上的淋浴r洗掉后,便抱着她走进浴缸里,让她坐在他的腰际上,面对着他,“水还够热,够我们洗一阵子。”

  “季明,这样不好!”她想起身,但腰际被他扣住。

  “嘘,小声点。”他轻啄她的小嘴。“你不想惊动爸妈他们吧”

  官季明的话说服了她,她乖乖的坐在他腰际上。

  “你知道我一直想跟你共浴吗”他低头hangzhu她的小巧,沙哑的说着。“我们是不是还不曾在水里做过”

  关小婷双手握住他有力的手臂,为难的看着他。“不要在这里,会被发现的。”

  官母有时候会找她到客厅一同看电视,要是这个时候官母找不到她,一定会找到浴室里来的。

  “不会的。”他转而hangzhu另一边的小巧。“我妈不是个不识相的人。”

  “季明!”她僵直身子,倒抽口气,他的大掌正在她的身下,用那粗糙的指腹捻揉着她那儿。

  “早上我有帮你上药,好些了吗”他不想再弄疼她。“这种药很有效,是我朋友拿给我的,他是一名医生,改天介绍让你认识。”

  “啊!”她微起身,他的手指正在她的体内。

  “疼吗如果还疼的话我就停下来。”他盯着她,缓慢的抽动在她体内的手指,就怕她有所不适。

  关小婷咬着唇,不敢出半点声音,看在官季明的眼里,他知道他引起她的qingyu了,让他又加快了些指间的抽动,但他仍注意她的感受。

  “不要这样!求求你!”

  “好,我不这样。”他将手指抽出她的体内,转而要她承受另一种充实,他慢慢的一寸一寸的没入,直到完全没入在她体内。“这可以吗”

  “嗯!”关小婷点点头。

  官季明缓缓的摆起律动,并吻着她的小嘴,直到娇柔的身躯紧紧抱住他,小脸埋在他的颈间。时而jiaoyin时而鸣泣,他才加快律,让整间浴室弥漫着一股qingyu的气味。

  欢愉过后,他用浴巾覆在她身上,抱着她走出浴室,而他则是一丝不挂。

  进到房间,他温柔的将她放在床上,随即覆上,并拉来被褥,盖住两人。“身体还好吗”

  他已经很克制自己了,在浴室里,他并没有做出太激烈的举动。

  “嗯。”她紧闭着眼,缩在他的怀里。

  “对不起。”他亲吻着她的额际。“前些日子是我不对,我想了又想,你也有交友的权利,是我不好,我不会再那样对你了,你能原谅我吗”关小婷讶异的睁眼,不懂他突来的转变。

  “我实在不该那样对你,我应该把怒意发泄在林子钦身上的。”

  他非常懊悔。也气自己像个笨蛋一样,要不是何丽的一句话敲醒他,他恐怕还会继续陷在泥涡里。

  “为什么你……”她不懂他骤然转变的态度。

  “今天我主动找了林子钦谈了一会儿。”感觉她的身体微僵,他轻抚她的背,继续说下去。“我跟他谈了很多,我让他明白你会嫁给我,不单纯是因为我得到你父母的认同,而是你有眼光,当初他没好好把握你,是他的失误,怪不了别人,既然我是那个幸运的男人,我就不会让你离开我,就算他想以朋友说服你离开我,那也不行。”

  “我没那样想过。”她未曾有过要离开他的念头,一刻也没有。

  “我知道,所以是我的错,是我的猜忌造成我的不理性,进而伤害了你,我真的很抱歉。”

  他真诚的说着:“但只要你和林子钦见面一次,我就会提心吊胆一整天,担心你是否会离开我,毕竟你在嫁给我之前,你还是爱着他的。”

  “在嫁给你之前,我就把他忘掉了。”她气急败坏的说着。

  “对不起,我明明知道你的心是向着我的,但我就是会克制不住去猜测。”他闭上眼,谓叹。“小婷,你爱我绝对不会比我爱你的多,这就是为什么只要你跟林子钦见面,我就会愤怒不安,就怕你哪一天突然对我你要离去,那我真的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样疯狂的事。”

  她果然是个很失败的妻子,只会让他c心,于是她抬头,覆上他的唇,她学不来唇舌交缠,但她以她的方式,也能尝到接吻的滋味,好一会儿才分开。“你要相信我对你的心,除了你,我不会让其他的男人进驻到我的心里,但我爸除外。”

  “谢谢你。”他轻笑,在她额上轻印,因她的话而安心。“今晚你累了,我们今天就早点睡吧。”

  “嗯。”她乖乖的闭上。

  他将她拥紧些,在心里警告自己,绝对不可以再这样伤害如此深爱他的一个女人。

  经过那一夜的结合,他们回到恩爱的日子,而官季明曾带给她的粗暴,让他每日都想弥补她,从不上街买

  第6部分

  快捷c作:按键盘上方向键←或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ener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可回到本页顶部!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quo;收藏到我的浏览器&quo;功能和&quo;加入书签&quo;功能!经过那一夜的结合,他们回到恩爱的日子,而官季明曾带给她的粗暴,让他每日都想弥补她,从不上街买菜的他,破天荒的陪她逛了菜市场,却开着昂贵的保时捷,与骑着摩托车的那些人显得格格不入,当她取笑他时,他却脸不红气不喘的辩解着:“我是军人,又不是叫卖的,我怎么会知道来菜市场骑摩托车就行,又没人规定不能开车来。”

  原来官季明除了不会打领带,关小y谋家还发现他也不会骑摩托车,连脚踏车都不会,但这些她只能偷笑在心里,因为只要她笑出声,官季明就会把她压在身下搔庠,而且场合无论,好几次被官父官母瞧见了,她几乎是红着脸,想找个地d钻进去,再也不要出来了。

  这一天,她和官母在客厅聊得正开心时,门外传来门铃声,当她将门打开,着实错愕,林子钦竟然找上家里,让她很为难,因为她答应记季明不再与他见面的。

  “你怎么会……”

  “你放心,我来找你是有经过官季明的同意,所以你不需要担心他会生气。”为了不让官季明再起误会,他决定先找上官季明,在征求同意之后,再来找关小婷。

  “季明他……”

  “他同意我来找你,但下不为例。”

  “那……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想约你出去。”知道关小婷会马上回拒,林子钦又说了:“你放心,我都有征求过官季明的同意,才敢约你,若你担心跟我出去会造成官季明的误会,你可以打电话问他。”

  “那……你等我一下。”关小婷马上回到客厅,拨了通电话给官季明,确认之后,她才松了口气,林子钦真的没骗她,挂断电话后,她又跑到林子钦面前,脸上有着轻松。

  “我没骗你吧!”他可不想再让官季明假公济私,他在十分钟之内跑完三千公尺,还不准他休息,继续劳动服务,纵使他有特殊关系,官季明仍不放过他。

  “嗯,那你等我一下。”关小婷回到客厅,向官母说明要出门后,便跟林子钦出门了。

  他们来到附近的一家咖啡店,林子钦点了黑咖啡,而关小婷则是点了柠檬水,他感觉又好象回到以前。

  “你的口味还是没变。”这次他没有擅自主张帮她点饮料了。

  “你也一样。”两人相视一笑。

  “有一阵子没见到你了,我想你一定过得很幸福吧!”虽然两人已经是过去式了,但他仍关心她,就象好朋友一样。

  “季明对我很好。”关小婷拉了拉领子,让他瞧见她颈间的红点。

  “这样就好。”就算她不遮掩,他也能瞧见她颈间的红点。“小婷,退伍后,我要去欧洲了,这次真的是最后一次约你出来。”

  “欧洲”她有些讶异。

  “嗯,我想我该为我家里的人做一些事了。”以往的年少轻狂不该再存在他身上了,是该做个成熟的男人了。

  听他一说,她真正的笑了,当兵后的他真的变了,变得成熟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只会仗着家里有钱就乱搞的男孩了。

  “对了,顺便跟你介绍一个人。”他从皮夹拿出一张照片,还有一张纸,放在她面前:“她是我女朋友,这是我新家的地址,有空来找我,我作东。”

  “嗯。”她把那张纸给收下。“祝你一切顺利。”

  “谢了。”这句祝福听得让他很感慨,很后悔为什么当初他没有好好把握她,现在她嫁人了,要后悔也来不及了,其实他曾愤怒的想找官季明较量,但当他看到官季明,他却不敢向前,那一刻他才了解,他是真的输了,输在那种男人的成熟,所以他也要改变自己,让自己更成熟。

  “欧洲……好远的地方。”

  “怎么舍不得我吗”他打趣的说。

  关小婷轻笑。“恭喜你找到目标,我想这一餐就由我请客吧!”

  “这么大方”他知道她没有工作能力,她的钱肯定是她的男人给的。

  “你知道我的能力,一顿上千块的餐点我付不起,这几百块我还可以。”

  他大笑。“好,就让你请。”

  聊着聊着,关小婷突然大叫。“糟了!都五点半了,我要回家做饭了。”

  林子钦苦涩一笑。“真好,煮给他吃的吗”

  “嗯。”她的脸上有着幸福的娇羞。

  “好吧!”他叹了口气,她都已经是别人的女人了,不该再对她有非份之想了。“那今天就此为止。你赶快回家吧!我想在这再多坐一会儿。”

  “嗯。”关小婷抓着账单跑往柜台,然后小跑步的跑出店外,临去前,她又折回,对着窗内的林子钦露出俏皮的表情,跟他道再见。

  林子钦淡笑,以点头跟她道别。

  回到家里,关小婷以最快的速度准备好晚餐,然后迎接他回家。

  饭桌上,官母的笑话依旧打动不了官季明,只有官父与她捧场。饭后,她会陪官父官母在客厅闲聊,但这次官季明却突然喊累,才晚上七点就把她带回房里了。

  在一阵缠绵后,她偎在他强壮的手臂,靠在他怀里,他的身体永远是那么舒适与温暖,在冬天是个很好取暖的物体。

  “你最近的经期似乎不太准。”

  “哪有,是你记错日期了。”天底下没有男人会去记女人每个月的来潮的日期吧!唯独官季明。

  “是吗”待会他要起来翻翻日历,他呆是有做记号的。

  “是你记错了。”其实是她又骗了他,在三天前,她的来潮早就结束了。

  “小婷。”

  “嗯”

  “你不要再吃避孕药了,我们来生个小孩,好不好”

  小孩他的话让她睁着大眼看着他,“你、你说什么”

  “我们生个小孩好不好”他低头凝住她,大掌在她的脸蛋上抚触,呢喃的重复刚才的话。

  “为什么”

  “因为我想要有个孩子,而且上次回家,爸妈也催促我们赶快生个孩子。”

  “可是要生孩子也不是说生就生。”又不是母猪,说有就能马上有。

  他覆上她,眸里闪过一丝促狭。“我会努力的。”

  “季明!”不可否认,他在床事确实很卖力,可是她还是个学生啊!“等一下啦!”他已经挤进她的双腿之间了,动作迅速的让她又好气又好笑,他怎么会这么猴急。

  “我们可以生四个,我绝对养的起。”他的手指又探到她的身下,按住那敏感的凸点,温柔的捻揉着。

  她倒抽口气,急忙的开口:“如果我怀孕了,那我的学业怎么办”

  “这个问题待会再说。”

  数不尽的肌肤之亲让她自动把双腿分得更开,好让他方便行事,在他把指间探入时,她轻声jiaoyin,小手贴着他的胸肌,因qingyu而语调颤抖:“我们会不会做太多次了我听说做太多次,男性的j子会变得稀少,女性会不容易受孕的。”

  “胡说!”他这么强壮,怎么可能不会让她受孕。

  “可是……啊!”她的身体又被撑开了,每次他都不等她把话说完,就这样进入她的身体,好几次她都气得想打他,但都被他猛然的攻势给收服了。

  “今晚我们就采取这个姿势睡觉好了。”被紧窒的r壁夹住一个晚上,那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只要轻轻抽动,紧窒的r壁就会将他往外推挤,但又象是要将他吸住不放,他的热源都快来不及补充给她了。

  “我不要!”她扭动的身子,上次被他放在体内的经验,记忆犹新,她不知道他的感觉是否和她一样,只要她一动,滑出的硕大就会更加深入,让她既难受又想要他在她的小x摩擦,好解除那股莫名的s痒。

  “可是我想要,你阻止不了我的。”

  “我不要!你快退出去。”她身子一缩,让他的硕大滑出去些。

  “我要!”他又用力刺入。

  “你怎么可以这样!”

  “为什么不可以这样。”

  这一整晚,他们就这样一撤一入,然后嬉闹的行为逐渐变调,成为真正的交欢,而且是前所未有的激烈。

  尾声

  四年后——

  产房里传来阵阵的凄厉叫声,让一向沉稳的官季明出现了慌乱,他知道女人分娩是件危险的事,但他相信医学上的发达,可以达到几乎百分之百的安全,可当他目睹整个分娩的过程,就算他是个铁汉子,也会手足无措,完全把医学上的发达抛诸脑后,恨不得时光能倒回,他绝对不会让她受孕。

  “深呼吸,再深呼吸,宝宝很健康,一切会没事的。”护士一边为她加油打气,一边安慰她。“来,我们再试一次。深呼吸后就用力。”

  分娩的剧痛让关小婷咬紧牙关,连续做了好几次深呼吸,并配合护士的指示,使尽力气。

  “深呼吸,再来,再用力一点!”关小婷拉紧两旁的铁栏杆,深呼吸又再次用力。

  “看到头了,加油!再用力一点。”护士大声的喊着。

  关小婷牙根一咬,使尽全身的力气,就在她要虚脱的时候,她听见了护士喜悦的向她喊着,接着是洪亮的婴儿哭声,她松了一口气。

  “恭喜,是个健康的男孩子。”因为这一幕而感到震撅的官季明,整个人都傻了,要不是护士将他叫回神,他恐怕还会继续傻下去。

  “官先生,恭喜你。”护士将包裹住的初生儿交到官季明手里,并且叮咛着:“初生儿是很脆弱的,请你务必小心。”

  官季明颤抖且小心翼翼的接过孩子,看这软软的小东西在他怀里,整个人沉溺在为人父的感动里。

  这时护士又将初生儿从官季明的手里抱走,笑着对他说:“待会你可以到育婴房看。”

  “谢,谢谢。”他竟然结巴了。

  “医生,快!还有一个,是双胞胎。”另一名护士大声的说着。

  刚才的紧张气氛又回来了,官季明一听到是双胞胎,心里是既激动,又担心她的身体是否能再负荷,人家说生小孩有如鬼门关走一回,他真正的见识到了。

  第二个孩子很顺利的生出来了,是个女孩子,而关心婷已经累得睁不开眼,连瞧孩子的力气都没有,就陷入昏睡了。

  分娩让关小y谋家耗尽全部的力气,但在睡了几个小时后,她就醒了,精神也好多了,一睁眼就看到官季明在一旁守着她,看着他焦虑的表情,她就知道他一直没有放松过,从她进产房,他就一直绷紧神经,还差点被护士赶出去呢!就怕他碍手碍脚。

  “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见她醒来,官季明立即坐近她身旁,此刻的他比她进产房还紧张。

  “我很好,你不要担心。”她被他焦虑的模样惹笑了,原来他紧张时会手足无措,她还是初次看到。

  再三确定她没事,官季明才真正松了口气,进而将她拥在怀里,象是会失去她似的,亲吻她的小嘴,由衷感激的说着:“谢谢你为我们生了一对双胞胎。”

  “不客气。”她也以吻回礼。“对了,孩子们的名字怎么办”

  “爸妈已经为我们的孩子取好名字了,男的叫官日佟,女的叫官日洁。”

  关小婷皱了一下眉头,“好奇怪的名字。”

  “这是爸妈他们相约去找算命师所算出来的名字,说这样对孩子们以后的发展会比较好。”

  关小婷讶异:“你是说……”

  “没错,我爸妈跟你爸妈。”他又在她的小嘴上轻印。“要不这样,他们各有各的坚持,吵得面红耳赤的,只好由算命师来决定了。”

  “嗯!”

  这时护士推着育婴车走进来,提醒着关小婷。“官太太,要喂奶了。”

  关小婷接过护士抱过来的孩子,然后解开衣扣,露出雪白的茹房,慢慢的引导孩子吸着她的奶水,喂完一个,再换另一个,看着小小的嘴巴在她的r上吮动,她的心里有和种无限的满足,她抬头,与他相视一笑。

  喂完奶水后,护士便把孩子们给推回育婴室,而官季明帮她把衣扣给扣回,但扣到一半,他却停了下来,眸光一直盯着她的胸部研究。

  “怎么了”

  “你这里变得好大。”他直接将大掌覆在她的胸部,果真又大了些,本来能被一手掌握的小巧,现在已经溢出他的手掌了。“我想至少升了两个罩杯。”如果他猜得没错。

  关小婷脸一红,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这么大,未还孕前,她的胸部简直是平的,怀孕后有如天壤之别,xiongzhao就换了四次,所以现在她都不穿xiongzhao了。

  “可能是因为你生了双胞胎的关系,不变大的话会没有足够的奶水。”他是这么想的。“不过摸起来好软,好有弹性。”正经的表情突然转为邪魅。

  “季明!”她嗔怨的叫道。

  他大笑了几声,然后放开她的茹房,“你再休息一会儿,我在这陪你。”

  “嗯。”

  在医院待了几天,她终于可以回家了,但新生儿的报到让她手忙脚乱,官季明却做的相当好,无论是帮孩子们洗澡或者喂奶,他总是得心应手。反观她,什么事都不需要做,只要把月子做好就行。

  数次她在半夜醒来,却不见官季明躺在床上,她并不觉得奇怪,因为她知道他一定是起身关心孩子们的善,看着他那种专注的态度,她就忍不住泛起甜蜜的微笑,这次也是。

  “怎么醒了”他回到床上,将她拥进怀里。“你最近叫是睡睡醒醒的,是不是不好睡”

  “才不是呢!除了睡,我什么都不能做,会在半夜醒来也是很正常嘛!”她小心翼翼的不去贴近他,因为涨奶让她的茹头很敏感,只要稍加摩擦,全身就象是被触电一样。

  “很不舒服吗”他知道她一直有涨奶的问题,就算把多余的奶水挤出来,她仍是涨得难受,让他连碰她都要保持一不定期的距离。

  “嗯。”以前她的胸部小,很羡慕胸部大的女人,但现在她就不这么想了,胸部太大反而是受罪。“冰箱里还有奶水吗”

  “还有十瓶奶水,够孩子们喝了。”每天他都会帮她挤出多余的奶水,以减轻她的不适。

  “还有十瓶啊……”她喃喃自语的说着,原本还很期望的脸蛋,顿时暗了下来,她好想把奶水挤出来,因为涨着真的好难受。

  看她微皱着小脸,他知道她在困扰着什么,于是他自告奋勇,直接接高她的上前,并且说:“我来帮你吧。”

  “什么你……”无礼于关小婷的惊呼,他低头便hangzhu她的r尖,像婴儿一样,xishun她的奶水,自从她怀孕后,他就不再碰她,就怕伤了她跟肚里的孩子,生产后的她又无法立即行房,好几次他都快要发疯了,幸好有孩子们分散他的注意力,但现在他想小小满足一下。

  “不要这样!”他的xishun让她全身象是被电流导过一样,涨奶让她的茹头很敏感,而他又这样吸着,让她不得不抓着他的头,企图想阻止他。

  “真好喝。”一边还没吸完,他又换到另一边,大掌也覆在她的茹房上挤揉着。

  “季明!”原本想阻止他的,却在他的xishun与舌功下,变成紧抱他的头,恨不得他吸大力一点,大掌的手劲也加重些。

  “帮我。”他握着她的手,来到他的yuwang下,既然不能行房,用手也是可以的。

  “嗯。”她毫不犹豫的握住他的硕大,上下套弄着。

  或许是太久没有交缠,官季明很快就在她的手上发泄了,而关小婷也在他的下达到高c,但官季明仍是贴在她的胸前,不肯离开。

  “是不是还不够”她知道他是个xingyu很强的男人,只是用手让他发泄一次恐怕是不够的,也难为他这么忍着。“是要我用嘴巴吗”

  “不用,我只是不想浪费你的奶水而已。”适才他的手劲让她的奶水喷得得整个都是,他正在用舌头,像个小狗一样,为她的胸部作清洁。

  没了奶水的重量,她觉得轻松了许多,但在他的舌功之下,除了低声jiaoyin,接下来就是冗长的热吻,直到两人都在生理的某个程度达到满足,才相拥入睡。

  终于等到她坐完月子,在医生的保证下可以行房,还说关小婷的身体状况极佳,比一般坐完月子的妇女恢复得更好,当下,官季明便近不及待的将她带回家,想与她来一段鱼水之欢。

  车子才驶进车库,他便接到父母的电话,说他们现在在关家,那对孩子也被带了过去,这下子他不需要下车,直接在自家车库里做起事来。

  “你怎么老是……”她想逃下车,却被他压在椅座上,她看着他将她的椅背往后调到平放,然后高大的身躯覆了上来,她真的是又羞又气。

  “我有多久没碰你了,我都快疯掉了。”他轻而易举的褪下她的裤子,连带diku也拉下,然后揉着那稚脆的凸点,但他又嫌湿得不够快,他干脆以口代手。确定湿润后,他马上拉下拉链,扶着肿涨不已的硕大,抵着她的小x,正要进入时,她的手却挡住了那道裂口中。

  “季明,别、别在这里。”她难掩羞涩。“你不觉得车内的空间不够大吗”

  “只有我们两个,空间绰绰有余。”他拿开她的手,沉身一挺,才进到三分之一,就遭到阻碍了,这种感觉就跟她的初夜是一样的,令他不得其解。“为什么愈来愈紧,紧得让我都进不去了。”

  “慢一点,你慢一点就可以进去。”她抓着他的健臂,娇柔的乞求着,太久没有欢爱,就算有了他的口水作湿润,硬生生被撑开的感觉仍是叫她难受。

  “好吧!”他以为是自己的爱抚做的不够,难以进入也是理所当然,所以他慢慢地,一寸一寸地没入,直到他的硕大完全在她的身体里,他大大的松了口气,额际都冒出汗了。

  长久未充实的感觉撼动着她,撑大的痛楚并未让她退怯,反而让她更主动等待他的律动,但过了好久,他仍是维持这样的姿势,让她不解。“季明”

  官季明抬头,一脸绷紧的看着她,连说话都有困难。“我没办法动,你那里太紧了。”他更怕一摆动,他就会发泄在她体内,他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她的紧窒。

  “真的很紧吗”她有点失望。

  “嗯。”他试着撤出再进入,但一股巨大的快感让他浑身僵硬,全因为r壁的夹紧,让他再也不敢动了。

  见他这么难受,她突然对他道歉。“对不起,我怕生产后会松掉,所以要医生为我缝紧一点,但我没想到会让你连动都动不了,我……”

  听了她的话,官季明忍不住低吼,不让她把话说完,立即悍然摆动了起来,他的脑海一直盘旋着她的话,她竟然要医生为她缝紧一点,存心是要他发疯。

  “啊!季明!”她一点也没有心理准备,他就这样动了起来,一次又一次的深入,让她自动的将双腿缠在他的腰际,小嘴也忍不住乞求。“季明,快一点,再快一点!”

  如她所愿,他疯狂的摆动下半身,每一次的顶入,他就发出低吼的粗哑声,而被他顶得上下摇晃的双r,也被大掌不温柔的挤揉着,很快的,他就在她体内发泄,但这只是前戏,xingyu旺盛的他很快的又硬了起来,继续在她体内律动。

  关小婷不知道要求医生为她缝紧一点是否有差别,但他奋力在她身上的作为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就算被强壮的健躯压得喘不过气,她也甘之如饴。

  整个车内一直持续着dongti交缠的碰撞声,还有jiaoyin与粗喘声,也不知道经过多久,数不尽的发泄,与达到高c的次数,最后两个人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的相拥着,他不愿离开她的体内,而她也同样有着这样的想法,想要他停驻其中。

  当官季明在她体内停留够了,才依依不舍的抽离开她的身体,他看着浊白的y体源源不断地自她的小x流出,于是他又自私的刺入,阻止浊白的y体继续流出。

  “嗯,季明!”他的深入让她更夹紧他的腰际,小嘴也溢出jiaoyin。

  “你累了,我们就在车里休息一下。”

  “不行,爸妈回来会发现的。”她想起身,可是又舍不得让他的硕大离开她的体内,被充实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放心吧!爸妈带着两个孩子去见他们的外公,不会那么早回家的。”

  “嗯。”她这才放下心。

  “休息一下吧。”

  “嗯。”

  看她带着甜蜜的笑容闭上眼,他得意的笑着,因为他知道再过不久,家里又要增添一名新成员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