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章

作品:师兄同门不同心|作者:乌舍凌波|分类:耽美小说|更新:2020-09-02 00:13:19|下载:师兄同门不同心TXT下载
  《师兄同门不同心》作者:乌舍凌波

  文案

  师弟逃出师门,被师兄千里追媳妇的故事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青梅竹马仙侠修真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郁、湛临风、┃配角:┃其它:

  第1章第1章

  楚郁星夜在竹林里疾行。

  这竹林旁边就是一条宽阔无比的大道。外人看来,他黑天胡地不走大道独辟暗径,不是在躲什么怨深孽重的仇家,就是避什么苦大仇深的债主。

  其实他两样都不是,他是在躲一个路窄的冤家。这个冤家就是他的师兄——湛临风。

  湛临风在江湖上的名声非常好,救死扶伤,除强扶弱,好评不断,而且长得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声音也凛然正气。认脸的人都会称呼他为“寒飞公子”,不认脸的人都称他为“这位侠士”。

  楚郁作为这位侠士的同门师弟,二人虽师承一脉。可江湖上的评论到他这画风就变了。

  他长虽然不算跟湛临风那样帅的逆天,可也算得上上乘的的长相啊,他记得他五官刚张开那会,有不少媒婆带着大户人家的八字来给他定娃娃亲呢。现在他要是敢跑到一堆女孩堆里,一听是他的名,那些个女孩就会举起小手帕,握紧小粉拳锤他,叫他“淫贼”。搞得他现在看见女人都怕。

  且不说女孩叫他“淫贼”。他跑到菜市场,报上名来,就会有一群大妈大叔围上来叫他“狗贼”。那些真正做偷鸡摸狗的事的人,听到他的名字反而很淡定,有事还会毕恭毕敬地跟他道:“兄台,咱们都是一条道的,你就不要为难我了吧~”

  我去你妈的一条道。楚郁真的觉得很郁闷。他从下山历练以来,没做过一件坏事,有闲工夫都扶老奶奶过马路了,他怎么就跟“贼”字沾上边了。

  这这“好事”都要归功于他的好师兄湛临风。江湖人都知道湛临风跟他有“仇”,每次见面都是拔剑相向,两张红脸斗个你死我活。

  湛临风是远近闻名的“侠”,那他就是臭名昭著的“贼”。

  他娘的,他什么坏事都没做过,如今世道瞎跟什么风!楚郁抚抚小心脏,对这个不分青红皂白的世道很痛心。

  夜里在竹林取路可真难,动不动就立出一根竹子挡路。楚郁为了好走随手就把挡路的竹子给砍了。

  砍得正激烈,忽然一道寒光闪过,有一节竹子朝他发起攻击。

  楚郁惊叹:“雾草,竹子成精了。”

  成精的竹子微怒:“言语污秽!你说什么呢!”

  楚郁一惊,取睛细看,雾~雾草~尼~玛~啊,神特么烦。

  这个成精的竹子正是他的“好”师兄湛临风。不知是不是他最近心里不畅,黑夜里穿了一身绿,连束发的发带都是浓浓的绿色,如此口味非常清奇的装束,大半夜站在竹林中还真是融为一体。

  这次他追他不知道又是被谁定了哪个罪状,楚郁撇撇嘴,气死了,“怎么又是你啊。”

  今日楚郁路过附近村庄时,前脚叫了一家客栈,后脚就听闻有人议论湛临风来了,他二话不说退了房,立马就跑。他功夫上比不过湛临风,每次打斗不是被斩断了衣袖就是被划烂了裤腿,或者是衣袖裤腿同时烂。所以他每次都极其识时务,打不过就跑,他跑的功夫可谓了得,回回湛临风都追不上。

  由于每次打架他都要重换一身衣服,之前他手头阔绰,打俩架也无妨。这个月来两人见面打架格外频繁,他的钱几乎都用来买衣服了,手头有点紧。遂,他机智地采取了避战政策,现在他已经成功避他避了好几个村。没想到还是被他追上了,真的是天要亡他。

  湛临风提着一把闪着寒光的剑指着他的眉心:“师弟,你跑不出我的手掌心。”

  楚郁伸手拨开眉心处有些冰凉的剑尖,噘噘嘴:“师兄的手心可真宽广。”

  湛临风冷哼一声:“那是,宽广到让邪魔外道都逃不出。”

  我一个阳光明媚的好青年怎么就成邪魔外道了。楚郁很不开心地顶回去:“你可真是阴魂不散,怎么说江湖上的人也叫你一声大侠,你踏马有空不去扶老奶奶过马路,天天找我麻烦干啥,是不是闲得蛋疼。闲了你就去自省去,蛋疼你就去找郎中去。你这样与同门师弟自相残杀,你不怕师父他老人家对你失望吗!师兄!”

  湛临风眉心一紧,握着剑又指向他的眉心,盯着他的表情狂躁起来:“胡说八道什么呢!你还有脸提师父他老人家。你说隔壁村儿村长的女儿——翠花,是不是你玷污了!人家一黄花大闺女还没嫁人呢,就被你那啥了,传出去辱不辱师门!”

  翠花!楚郁默念。

  他没听过这个人啊,隔壁村的村长他倒是记得,是个非常老的老头子。那天他在大道上的一处小摊上挑剑蕙,看见一个年迈的的老婆婆颤巍巍地走路。正当时,一辆马车疾驰而来,眼看着老婆婆是躲不过了。千钧一发之际,楚郁一个激步,侧身抱起老太太,逃过马蹄之劫。

  后来,他看老太太走路艰难,不忍心让她一个人走,怕后头再出现类似马车这样的事儿,便自告奋勇背她回家。一路上他还跟老太太漏明了身份说他就是那个江湖上人人喊打的贼人楚郁。谁想到老太太不仅没像那些人一样骂他,反而说那些骂他的人实在不分青红皂白了,冤枉好人。

  楚郁没听过几句好话,听见好话就饥渴,登时感动得简直就要泪流满面了,当即答应了老太太留在她家吃饭。

  老太太的丈夫就是那隔壁村儿的村长。饭席上,老村长十分喜欢他,非要把自己那个名字叫青花蓝花绿花不知道什么花的女儿嫁给他。他不肯,老村长就在饭菜里下迷/药,要逼婚。还好他自幼学毒,不管是什么坚不可摧的毒/药,还是是药三分毒的解药都攻不了他。于是,他大半夜呃——可以说是逃婚吧。

  如今湛临风突然拿着这件事儿竟然来找他兴师问罪,真他妈委屈,他一个天生俊秀的三好公民被人家索婚还要背锅太他妈凄惨了。艹艹艹!

  楚郁再次拨开他的剑:“湛临风!你搞搞清楚好不好!听信一面之辞可不是我派作风。”

  湛临风收起剑,正正衣襟,脸上还是不大畅快:“没做亏心事,大半夜不走大路,为何偏偏走小道儿!”

  这他娘的还好意思说。楚郁一脸的怒气冲天:“我那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