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十七章 禁庭春昼

作品:大唐不良人|作者:庚新|分类:穿越小说|更新:2020-10-29 04:07:33|下载:大唐不良人TXT下载
  禁庭春昼,莺羽披新绣。

  百草巧求花下斗,只赌珠玑满斗。

  ……

  午后的日光,斜照在春庭上。

  高阳公主斜坐在阶前,手里捧着《大唐西域记》面上现出沉醉之色。

  长长的黑发,没有束起,而是任其自由散漫的垂于肩上,倾泻在书页上。

  充满一种不可描述的遣倦之感。

  苏大为站在阶下,看着高阳公主,其实颇有几分尴尬。

  他现在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方才把书送来,说告辞,结果高阳公主说,请留步,我就随便看看,一会就还你。

  说是随便看看,这都快一个时辰了,好像她一直沉浸在书中,保持着姿势不曾动过。

  若非高阳公主偶尔睫毛颤动一下,苏大为几乎怀疑自己遇到的是一座雕像。

  高阳公主可以一直保持不动,但苏大为确实是太无聊了。

  此情此景,脑中闪过李白的《清平乐》,不禁吟道:“禁庭春昼,莺羽披新绣。百草巧求花下斗,只赌珠玑满斗。”

  深宫里春日的白天,只见到黄莹鸟长出了新的羽毛。

  在花下挖空心思玩“斗百草”,输赢的赌注需要成斗的金银珠宝。

  原本只是随口这么一说,岂料一直如雕塑般的高阳,修长的睫毛颤抖了一下,仿佛一瞬间“活”了过来。

  “你如何知道此事?”

  高阳公主抬头,苍白的面上,一双幽深带怨的眼眸,还有殷红如花瓣的唇,形成极富视觉冲击的美感。

  依旧是脆弱之美。

  原本的高阳,是强势的,阳光的,是刁蛮任性的。

  脆弱这个词,好像从不会出现在她身上。

  但流放巴州十一年,岁月早已磨平了一切,改变了许多。

  “公主,你说什么?”

  “斗百草,我幼年在宫中,常与陛下玩耍,那时媚娘还是父皇才人,有时在一旁看我们戏耍。”

  高阳眼中流露回忆之色。

  “这是我们小时候的事,你如何得知?是媚娘跟你说的吗?”

  “算是吧。”

  苏大为额头见汗,心想我只是无聊了,见你坐在春庭阶上,刚巧想起这诗首。

  对不住李白兄弟,来了个文抄公。

  日后你会少一首佳作,不过想必以老兄你的才气,应该不会太为难才是。

  岂料这随口一吟,居然也能与高阳幼年的经历对上。

  只能说是……

  缘份呐。

  苏大为向高阳公主叉手道:“公主,若是想多看几日,我可以过几天再来。”

  “不急,你先陪我说说话吧。”

  高阳仰起脸,苍白的面上,有一种凄然。

  苏大为也不得不承认,哪怕经过十年流放巴州的生活,高阳依然很美。

  不愧是当年太宗皇帝最宠爱的公主。

  “公主想说些什么?”

  “就说说法师这《西域记》吧。”

  高阳将厚厚的书置于膝上,黑色的长发如瀑布般垂下。

  这衬得她的肌肤越发晶莹雪白。

  “我刚看戒日王梵授幼女被父王指婚嫁给大树仙人,大树仙人嫌弃此女不美,遂发恶咒,使其九十九个姐姐瞬间伛偻曲腰一段。”

  高阳轻捋耳畔碎发,向苏大为凄然道:“人生于世,忧患实多,生有何欢,死有何惧,我号为高阳,若是死在太阳真君诞辰,可谓死得其时。”

  苏大为心中剧震:“公主慎言。”

  一句话冲出口,他忙补救道:“陛下既召公主回长安,必然已赦前非,公主与陛下自小便感情很好,现在可以重头开始,可以好好生活,岂可说这种不吉之话。”

  “前非?”

  高阳公主笑起来。

  她这次笑,显得有些魔障,有些肆意。

  银铃般的笑音,传遍庭院,一直笑得花枝乱蹿,几乎喘不过气来,高阳突然住口,向苏大为冷声道:“我有何罪?”

  “这……”

  你特么卷入谋逆之案,什么罪,这还用说吗?

  当然,说高阳谋反,或许有些夸大了。

  但按唐律,高阳当时私问星相,这就有巫咒的嫌疑,是犯了大忌。

  换任何一个君王,将她流放,都算不得冤案。

  “你觉得我是大唐公主,所以就应该循规蹈矩,就应该老老实实相夫教子?这样,才是合格的大唐公主,对吗?”

  “这个,我不知道。”

  苏大为看出来了,高阳有病,还病得不轻。

  这种病,不是身体,而是心病。

  看来十多年的流放生活,也并未磨平她心中的不平之气。

  如果不是顾忌对方明天将会见大唐皇帝李治,苏大为恨不得现在掉头就走。

  他已经有些后悔,不该招惹高阳公主。

  “我母亲名叫高惠通,是太宗身边的刀人。”

  高阳不理会苏大为的想法,手捧着书,倚靠着庭院,仿佛陷入梦呓般的回忆,自顾自的道:“刀人不是侍卫,是后宫嫔妃。”

  “我知。”

  大唐皇帝的后宫除了皇后、贵妃、淑妃、德妃等高级嫔妃外,还有才人、昭容等中级嫔妃,以及御女、采女等下级嫔妃。

  除此之外,又有承衣、刀人趋侍左右,并无员数,皆六品下。

  高惠通出身名门,父亲高世达,曾是隋朝高密县令。

  丈夫也是当地青年才俊。

  高密被窦建德占领后,高世达和高惠通丈夫成为窦建德下属。

  唐武德四年五月,大唐与大夏在虎牢关展开决战。

  高惠通丈夫战死,她随父亲高世达,与窦建德等大夏官吏,被献俘于长安。

  武德五年,高惠通由于“立性温恭,禀质柔顺”,被李世民看中,纳为侍妾。

  其时二十六岁,比李世民大一岁。

  不过,太宗皇帝一向好人妻,女方大一点也无所谓。

  武德九年四月,高惠通在生高阳公主时,难产去世,年三十岁。

  此事对李世民影响极大,是他第一次亲见至亲死亡。

  以致高阳虽只是庶出,却受到李世民远超其他兄妹的怜爱。

  高阳公主从小丧母,长孙皇后将其接入宫中,视同己出,精心抚养。

  贞观二年,晋王李治出生,贞观十年,长孙皇后病逝,十四岁的武媚娘入宫,成为李世民的才人。

  武媚娘认识了十岁的高阳公主和八岁的李治,三人的关系极好。

  ……

  苏大为站在庭中,静静等待着高阳公主接下来的话。

  谁知她却不发一言。

  日头渐渐西斜,将她的身影在壁间缓缓拖长。

  苏大为看看天色,脸色微有些难看。

  “公主?”

  他抱拳道:“在下还有要事在身,请先行告退。”

  “你要走了?”

  高阳的目光投向苏大为,但眼中没有焦距,似乎魂还没回来。

  “公主,我家中还有事。”

  “哦,家,你有家的。”

  高阳的眼眸渐渐明亮起来,脸上浮起歉意,玉指轻轻将腮边发丝挑起,别在耳后。

  “是我为难你了,你有事,便先去忙吧,这书……”

  “我过几日再来拿。”

  “甚好。”

  高阳转头看向庭院一侧,再不言语。

  苏大为心里觉得有些古怪,但一时又不知这种感觉从何而来。

  总觉得,高阳公主人回长安了。

  但她的魂魄,却并不在此。

  家?

  对了,这位大唐公主,虽集万千宠爱于一生。

  却像是无根的浮萍,找不到家的感觉。

  心所安处,即为家乡。

  高阳公主的心,无处安放,却又在哪里?

  苏大为收起心中杂念,向高阳施礼,缓缓后退,正打算折身离开。

  忽见高阳双手抱书,仿佛梦呓道:“你刚才的诗,只念了两句,能念完吗?”

  苏大为犹豫了一瞬,开口吟道:“禁庭春昼,莺羽披新绣。

  百草巧求花下斗,只赌珠玑满斗。

  日晚却理残妆,御前闲舞霓裳。

  谁道腰肢窈窕,折旋笑得君王。

  禁闱秋夜,月探金窗罅。

  玉帐鸳鸯喷兰麝,时落银灯香灺。

  女伴莫话孤眠,六宫罗绮三千。

  一笑皆生百媚,宸衷教在谁边。

  烟深水阔,音信无由达。

  惟有碧天云外月,偏照悬悬离别。

  尽日感事伤怀,愁眉似锁难开。

  夜夜长留半被,待君魂梦归来。”

  一口气念出大半,苏大为抱拳道:“在下才疏识浅,只记得这些。”

  “尽日感伤怀,愁眉似锁难开,夜夜长留半被,待君魂梦归来。”

  高阳仿佛没听到一般,口中长声叹息:“这诗……真好。”

  苏大为站在庭院门前,等了半晌,只见高阳坐在春庭阶下,双眼迷离,一时竟像是痴了。

  他想了想,悄然退出。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等过几日把书讨要回来,这事就算结了。

  ……

  一夜无话。

  第二天,苏大为照常去长安县点卯,再翻翻公廨里的卷宗,看看有没有积年没破的案子,又或者新案。

  正在翻着资料,突然见南九郎踉跄着冲入公廨,对着他近乎哀号般的喊:“苏帅,公主……公主她……”

  “公主?”

  苏大为停下手中的活,抬头诧异看向脸色煞白,两眼无神的南九郎:“你说高阳公主?她怎么了?”

  昨夜记得高阳公主提及过,今日会入宫面见陛下。

  “高阳公主,死了。”

  咯噔!

  苏大为心里猛然一震。

  仿佛一脚踏空。

  高阳,死了?

  她怎么会死?

  等等……

  苏大为猛地反应。

  自己昨日见过高阳公主,结果今日公主死了。

  李治会怎么想?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鲤鱼乡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m..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